上海复旦教授求医未果去世 同事批防疫死循环

上海COVID-19防疫封控期间,接连爆出居民食物短缺、延误就医死亡等问题。近日,又爆出复旦大学爆出外文学院教授俞惠中因无法就医不幸去世的消息;有学者认为严格措施引发的一系列次生灾害与当局的“死循环”政策有关。

4月16日,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前院长曲卫国在朋友圈表示,这些天网上不时看到因防疫而造成的悲剧,当天一早看到了朋友转发的这个帖子,悲剧终于发生在了自己认识的人身上。俞惠中教授因“政为”因素、无法得到医治撒手人寰。

曲卫国透露,“整整四个小时的全城求医啊!这对俞老师和他的亲属来说是怎么样的一种煎熬!前些天有领导说感同身受!这她能感同身受吗?每次新闻发布,有关部门都对就医难问题的解决做了承诺,说畅通就医渠道。这保证有措施吗?可以追责吗?不把大多数医护人员调回到自己的岗位,就医渠道能畅通吗?堵塞渠道部不是医院或医护人员或保安,而是有关部门的政策!”

曲卫国表示惋惜,“俞老师是一位非常儒雅、低调的老师。就这么因为政为的因素走了,太让人伤心了。”

对此,有网友表示:“听说复旦的俞惠中教授,交大的吴中南教授近日皆因求医无门而病逝,哀叹之余不禁感叹,这就是沉默的代价!”

另一位网友说,“听闻复旦外文学院俞惠中教授走了,很不幸,因为没有及时医治;另外,交大吴中南老师,也走了,包括之前古典音乐爱好者陈顺平……说‘感同身受’、说‘我能理解’,都是苍白无力的废话。”

上海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赵立行在微信朋友圈批评上海的防疫“死循环”。

赵立行说,“什么样的脑子才能设计出这么多‘死循环’:把市场流通堵得严严实实,然后再尽全力打通堵点:要求所有市民足不出户,但吃饭问题自己想办法;给好人发了不少连花清瘟,又告诉你好人不能吃这药;阳了没有能力转运居家赋红码,自己转阴了要转运才能赋绿码;就医前要先测核酸,但进医院测核酸要有核酸证明;健康的人一遍遍地测核酸,但又告诉你测核酸有感染风险;测了核酸健康云可以查结果,但疾控中心说结果由它说了算;抗原试剂发了一堆天天测,但又告诉你这个是不准的。很多问题因为这些死循环而出,但所有部门都负责任地让这个死循环活着。”

上海市卫健委4月18日通报,4月17日全天新增2417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和1983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新增死亡病例3例,均为高龄,同时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糖尿病、高血压、脑梗后遗症等严重的基础疾病。这也是上海3月底实施封控以来首度通报死亡病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