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的欧洲:中欧投资协定的背后

经过长达7年35轮的马拉松谈判,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终于达成。在美帝全力拉拢欧洲各国构建新的冷战同盟的关口,作为美帝的盟友,欧盟不惜得罪美帝,和中国达成了这个号称“将为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作出重要贡献”的协定,那么这个协定到底有什么内容?它的背后各方又是怎样的考量?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核心内容包括四个方面:一是保证相互投资获得保护,尊重智慧财产权,确保补贴透明性;二是改善双方市场准入条件;三是确保投资环境和监管程式清晰、公平和透明;四是改善劳工标准,支持可持续发展。 

简而言之,这个协定消除了欧盟各国在中国投资某些行业的障碍,如新能源汽车、云计算服务、金融服务和健康行业等,为欧盟企业进入这些行业消除了壁垒;同时欧盟得到中国关于履行国有企业行为义务和全面透明补贴规则的承诺,得以公平竞争——这些正是此前长达7年的谈判中,屡屡达不成共识的关键。 

德国的小算盘 

但是这个被认为是中欧最重要的投资协定,至少还需要几个月时间转化为法律条文,并经过欧洲议会的批准才能生效,这一过程可能要在2021年下半年才会开始。 

必须指出,这个协议,是在德国的力推之下达成的。这个节骨眼上,德国不惜得罪美国,不遗馀力的推进这个协议的达成,当然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 

众所周知,欧盟其实是由德国、法国两个大国主导的。英国由于百年以来一直奉行特殊的“光荣孤立、大陆均势”国策,其实在没有脱欧之前,就不怎么热衷于欧盟事务。德国虽然二战后其实是在美帝的扶持下得以复兴,但对于美帝,德国并不像日本紧紧跟随,而是一直怀有某种程度上的戒心——因为德国从心底并没有放弃主导欧洲事务的雄心。特别是在柏林墙垮塌之后,德国成为欧盟领头羊的渴望愈发明显,在全球事务上欲摆脱美帝羽翼,自成一体。 

所以在默克尔的领导下,德国这些年和中、俄走的很近。特别是俄国,虽然德、俄历史上苦大仇深,但默克尔还是不惜和英、美翻脸,执意引进俄国的能源,和普京眉来眼去。川建国嚷嚷著要从德国撤军,名义上是战略收缩,其实就是因为感到德国有“反骨”,不想再当保护“二五仔”的冤大头。 

默克尔这个人,我们都知道她有圣母情怀。当年在她的主导下,欧盟开放了难民配额,让中东、北非大量的穆斯林移民进入欧洲,结果大家都看见了,欧洲各国苦不堪言,遗祸可能将来更为明显。法国都快变成“法国斯坦”了,德国自己也被祸害得不轻。 

默克尔始终怀念她的东德生活 

默克尔出身于社会主义东德,年轻时候因为俄语跟母语一样流畅,还专门去苏联游学——这使得她对于俄国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好感。而且作为女性知识份子,还当过秘密员警“斯塔西”的眼线,负责监控自己的在德国科学院的恩师罗伯特·哈弗曼。但即便如此,她自己也不被信任,遭遇过闺蜜的监控,按理说应该对意识形态有深刻理解。特别是对为祸东欧几十年的俄国人,不该有什么幻想。但事实就是,她对于那个会面时候利用她怕狗的弱点,故意用狼狗来恐吓她的普京,都远比对川建国还亲。而且她对当年的东德生活始终很怀念,在2019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不管你们说东德当年多么的专制,但我们依然可以在那种体制下生活得很幸福”——不知道那些冒死翻越柏林墙的东德人同不同意。 

摆脱美国的庇护,让德国重返德意志帝国的大国地位,是不是符合德国的根本利益,这里我们且不探讨。但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德国近年来主导欧盟的一系列神操作,不仅改变不了俄国依然是欧洲最大威胁的现实,反而让英国坚定了脱欧的决心,更和美国离心离德,实际上得不偿失。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德国力推中欧投资协定的达成,实际上希望在中美关系也渐行渐远的时刻,能够火中取栗,趁乱拿到此前谈判中一直得不到的利益,还能达到牵制美国的战略平衡。而对中国而言,之所以愿意做出此前未曾松口的让步,当然也是在外部环境急剧恶化,特别是来自美帝的压力与日俱增的情况下,亟需在国际关系上作出突围,防止欧盟倒向美帝。这是双方一拍即合的利益基础。在美帝政府即将换届的节骨眼上,强硬的川建国已经成为跛脚鸭,无暇顾及外部变化,更是促成了双方抓紧时间达成协议的动力。 

但是,现实是不是能够如愿,恐怕还有诸多的羁绊。因为欧盟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欧洲大陆的各个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往往都是各怀鬼胎。 

去年底,迫于美国的压力,欧盟终于通过了早就已经制定的欧盟版《马格尼茨基法案》。这个以美国的制裁法案为蓝本的法案,看起来很正面、很符合主流价值观,但门槛却非常高,其实很难执行。因为它规定任何制裁的发起,都要经过27个欧盟会员国的一致同意…… 

我们知道欧洲的蕞尔小国,利益出发点千奇百怪,不要说得罪人的制裁法案,就是连正常的贸易协定都众口难调。27个国家中只要说服任何一个——这对很多大国来说绝不是难事,就可以让欧盟版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形同虚设。所以时至今日,也就只有一个人见人厌、小国寡民的白俄罗斯被制裁。 

面临毁灭欧洲始终仰赖美国搭救 

一句话,欧盟各国的GDP加起来,虽然是世界第一,但是却没有第一的执行力。反而在世界大国的角力中,首鼠两端屡屡乏力,谁都不怕。这简直就像极了战国时期的合纵连横——山东六国早就看到了秦国的致命威胁,在一百多年的时间中,数十次联合抗秦。但是秦国随便花点小钱,派出一堆三寸不烂之舌,就能轻易撬动各自算计的六国,结果最终各个击破。

这次的中欧投资协定是不是能够如愿,恐怕也面临诸多变数。因为我们知道,不管什么协定,关键还是看双方的执行——成为历史性档,不具备现实意义的例子,刚刚过去不久。默克尔的算盘,是现实的精明还是理想的愚蠢,现在还不好说。 

某种程度上来说,英国选择决绝的脱欧,算是几十年来“多么痛的领悟”。和德、法站在一起,不仅无法引领欧洲,反而还会被拖累。重返“光荣孤立、大陆均势”的国策,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作为现代文明的发源地,欧洲在数百年来为人类的进步和发展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但是为什么近百年来,它会被后来的小弟美国远远的抛下,甚至在两次世界大战之中,都面临毁灭的危险而要仰赖美国的搭救? 

在各种各样的现实中,我们都能找到答案。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