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蒙修改教科书谈起

中共剥夺内蒙古人的母语,把学校各科教学都用汉语授课,将蒙古语视为一门外语,这种文化灭绝的政策,引起蒙古人群起而攻。有电台三百员工签名反对,引用宪法条文反驳当局,事件正引发大规模的抗争。

与此同时,有报道称,中共正在修改教科书,删除蒙古语教材中热爱蒙古故乡,崇尚蒙古文化的内容,而代之以歌颂习近平的内容。

在西方社会,从来没有政府当局要求学校里的孩子接受领袖崇拜的教育,而在专制政权下,对领袖的个人崇拜,基本上是普遍现象。从前朝鲜的个人崇拜,发展到金日成是世界革命领袖,是全世界人民的父亲等等不要脸的吹捧。朝鲜一个芝麻绿豆小国,政府连自己的国民都喂不饱,他还想做全世界人民的父亲,真是蚊子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毛泽东时代,个人崇拜也曾登峰造极,毛始终是中共的开国领袖,至少领军打下江山,毛本人读很多古书,深得帝王术之真谛,个人谋略可称出类拔萃。当年中国人崇拜毛,多少还都有点依据。

但即使是毛,因为发动文革的需要,接受林彪和四人帮的极度吹捧,到文革后期,在与美国记者斯诺的交谈中,也公开表示对个人崇拜的厌恶。很简单,所有人为制造的个人崇拜都是虚假的,靠不住的,是沙上之塔水中之影,这点简单情理,毛泽东还是明白的。人民对领袖的崇拜应该出于真心,出于对政治领袖为民造福的感恩。

毛一生作恶太多,自己知道将要受历史的审判,所以临终之前,对自己的历史地位已经很悲观。唐山大地震后,毛感觉到天意难违,天讉难免,曾经无端痛哭。在人民巨大的伤痛面前,毛感觉自己的路已走不通了,只好承认要在“风雨中交班”。

以毛之神通广大,把中国和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他尚且在人民的力量面前感觉虚怯,习近平学问平平,能力有限,敢以毛二号自居,也要求中国人崇拜他,这不是有点可笑吗?

习近平到外国,吹嘘自己读了多少书,他列出来的书单,都是文艺小说居多,是我们那一代知青在乡下没有书读,到处去搜罗来传阅的一些“封资修”大毒草。他读过的那些书,“老三届”普遍都读过,那不能证明自己有多深厚的学养。 

伟大的政治领袖,应该体悟人民的心声,回应时代精神的要求,带领人民,造福人民,而不是逆时代潮流而动,欺骗人民,迫害人民。你是人民之子,人民自会感念你,你是骑在人民头上的恶棍,人民迟早要和你算帐。

因此,要求人民崇拜,这只暴露自己的自卑心态,人民不崇拜你,你就没有价值了吗?人的价值所在,不是别人对你的吹捧,而是你为他人做了什么事。你有多少本事,人民给你多少评价,你干了多少坏事,人民一一登记在册,人民不会多给你,也不会少给你,历史是人民写的,与崇拜不崇拜没有关系。

中国人曾经何等崇拜毛泽东,但毛一死,崇拜就化为流水,今日还有人为毛泽东上香磕头,那不是真崇拜,只是愚昧的草民们的低级迷信而已。

共产党的诸多作为,都有浓厚的封建会道门色彩:入党要宣誓,党内层级分明,讲利益不讲信誉,谎话连篇,作恶无底线,善于操弄阴谋,杀人不眨眼,这些都带有浓厚的邪教色彩。邪教也有大佬崇拜的风俗,口耳相传美化大佬,大佬才能能呼风唤雨,带人到处作恶。

与蒙古改教科书一样,香港也在改教科书,日后香港孩子会不会被要求背诵习近平语录呢?要不要喊习近平万岁?很难说,以林郑对习的忠心不二,这种可能性还是相当高的。

“扣好扣子”﹑“撸起袖子”,这种土得掉渣的话,都是习近平语录。他最雅的一句话是“更无一个是男儿”,引自后蜀皇妃花蕊夫人的一首宫词:“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四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在我们那一代,这类诗词都是很多人琅琅上口的,可惜好引不引,却引这种亡国之音,真不是好兆头。

假的就是假的,你本来就不伟大,怎么喊万岁都不会伟大。以毛之本事,伟大都轮不到他,怎么会轮到习近平?任志强讽刺习是不穿衣服招摇过市的皇帝,这个比喻真是非常贴切。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原标题为《共产党就是一个邪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