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飘零的中国在线教育培训

中国“双减“政策出台之后,教培行业状况百出,相关企业不断遭到重罚、禁止营业,不得不大量裁员。8月13日,陆媒在报道中列举了两个在教培行业工作的员工境况:从被迫频繁更换工作到失业。然而,二人的遭遇仅仅是整个教培行业现状的冰山一角。

腾讯网8月13日报道,夏鹏刚毕业两年,已两次被教培行业所抛弃。

一开始,夏鹏在优胜教育做少儿口才培训,被裁员后,夏鹏进入了天津学而思网校,7月初,作为特训班小学低年级辅导老师组长的夏鹏被裁员,他这个职级及以下绝大部分都被裁掉。

小A原来在学而思工作,被裁员后又进了中公教育做面授讲师。面对失业的风险,小A努力工作,感到压力很大,晚上经常备课到凌晨一两点,而且他还需要到京津冀等地出差。为了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他一点不敢怠慢。

夏鹏和小A 的个人经历,是近两年来教培行业的缩影。

今年初,中纪委点名批评在线教育营销的乱象和监管问题以后,监管层就对校外培训机构处罚不断。5月,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称为“双减”),中国民间在线教育瞬间从巅峰跌入低谷,一片哀鸿。

知乎上“竞价小货郎”发文说,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网易有道精品课、猿辅导等四家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被责令立即停止“违规行业”,还被勒令限期整改。

接下来,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被指价格违法、做虚假宣传,被顶格罚款50万元。

5月10日,主营K12直播大班课头部机构猿辅导、作业帮又被市场监管总局、价格竞争局处以250万元的顶格罚款。

5月17日,在线教育网站VIPKID上市前,多位高管离职,部分团队裁员50%,新业务被关停。

《中国基金报》7月20日报,就在“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陈向东曾召集管理层会议,定下了裁员指标:全国13个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每个中心平均上千人,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相当于高途1/3的人会离开。

 “应届生遭遇暴力裁员,资深员工担心被“优化出局。” “再看被迫裁员降薪、无休止加班、35岁危机等职场现状,什么滋味?”这是行业员工发出的感叹。

7月底,中国监管机构禁止校外培训机构盈利,要求所有提供课外辅导的公司注册为非营利组织,此举导致其股价暴跌。中国一些较大的上市教育公司价值大幅缩水,股份被投资者纷纷抛售。仅仅好未来、新东方、高途三家头部K12巨头的市值,半年多蒸发超1222亿美元(约合7920亿元人民币)。同时,资本纷纷撤离K12。一度火爆的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就这样凉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