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强制接种疫苗 湖南民众准备在株洲市发起游行

近日,中国传出消息,称习近平亲自制定今年十月底前达成十一亿人完全接种COVID-19疫苗的计划,为了完成任务,各级政府强迫民众注射疫苗。湖南有民众为了表达不满,计划在株洲市发起游行,并已正式向公安提出申请。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8月26日,湖南程晓峰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当局推出的COVID-19疫苗未经足够临床试验就强制让老百姓接种。民众不仅无法投保强制保险,还要签署自愿接种疫苗的意愿书。

程晓峰说:“它没有临床试验数据就匆忙上马,甚至有些疫苗没有批准文号。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话,它所表现出来的一些副作用,大家根本就不知道。我身边的同学和朋友打了疫苗以后一直发高烧,烧了将近一个月。这都是后遗症嘛。这都是打疫苗以后的一些副作用。但是政府一直没有公开,所以老百姓根本没有知情权。最可耻的是,他们在现场还让你填写一个志愿知情书,言下之意:打这个疫苗是你自己来的。你自愿的。出了问题你自己负责,和我没关系。”

因不满当局所为,他向株洲市公安局亲自递交书面申请,要求8月30日傍晚在市内广场举行集会静坐, 然后在市内游行抗议,途径主要街道,预计有数十人参与。

程晓峰表示,公安人员的态度十分差,接待人员当时就告诉他,不批。程晓峰回应,“你应该按照法律程序给我回纸,表示你收到了我的申请书。他拒绝不给。我说,没有也可以。根据游行示威法,如果我没有收到书面答复,我就视为公安机关默许。我们8月30号会如期举行游行。”

程晓峰还称,自从他提出游行申请后,至少被株洲市公安约谈两次。

另一位株洲民众陈思明认为,中国各地方政府强制民众打疫苗,并不是真心为民众的健康着想。他说:“一种政治宣传嘛。为了说明中国的专制制度比美国的民主制度好。我不光没有打疫苗,我也没有接受核酸检测。他那个核酸检查靠不住,疫苗更是可信度不高……,我宁愿得新冠肺炎病死。我也不愿意被中国的疫苗吓死。”

中国当局强迫打疫苗的情况无孔不入。本月初,四川律师谢德平由于被律协持续催促,公开发表声明解释为何抗拒接种疫苗。当时他列举的理由,与程晓峰提出的理据相似。

2021年8月10日,绵阳律师谢德平向当地律师协会秘书处写了一份《本人现阶段不愿注射新冠疫苗的情况说明》,写明了他拒绝接种疫苗的理由及法律依据。

文中称,“疫苗管理法第十八条规定,开展疫苗临床试验,应当取得受试者的书面知情同意。可见,本人依法有权拒绝疫苗临床试验,

疫苗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在境内上市的疫苗应当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取得药品注册证书。但是,网上公开资料资料显示,目前给大家注射的疫苗是“紧急使用授权或附条件上市”。许多疫苗只是在境外经过了三期临床试验,在境内并没有经过三期临床试验,或者说目前的接种者都是三期临床试验的参与者。

疫苗管理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在其网站上及时公布疫苗说明书、标签内容。但是,国家卫健委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网站上,均不能查询到“紧急使用授权或附条件上市”的疫苗说明书。

疫苗管理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国家实行疫苗责任强制保险制度。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应当按照规定投保疫苗责任强制保险。因疫苗质量问题造成受种者损害的,保险公司在承保的责任限额内予以赔付。但是,新冠疫苗在注射前需要接受实验者签署对疫苗的免责文件,许多接受实验者在注射疫苗后出现意外情况时却无法得到救济和赔偿。疫苗责任强制保险没有落到实处。官方和厂家没有为疫苗事故承担应有的责任。

在最近爆发的南京机场境外输入疫情中,37例新冠感染者中有36位都注射了新冠疫苗,只有1例没有注射新冠疫苗。可见,不注射新冠疫苗不意味着更容易被感染,而注射了新冠疫苗也不意味着能够得到足够的免疫保护。换句话说,现有疫苗不一定具有实际效用。官方也已宣布即使注射完两针新冠疫苗,今后也还要打加强针。

综上所述,现阶段广泛接种的新冠疫苗不是疫苗管理法规定的正式疫苗,只是“紧急使用授权或附条件上市”的疫苗。本人对现阶段新冠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相关单位转嫁法律责任存在重大异议,故现阶段不愿接种新冠疫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