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13周年

今年的5月12日,是四川汶川大地震13周年,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难以接受的惨象曾牵动了全世界。

近日,人民日报等官方网站报导称,13年后,因大地震被破坏的县市逐渐修复,呈现新的城市样貌,当初多数的生还者也已经重回常规生活。大陆各大媒体还专门报导了一只充满“感恩”情怀的“猪坚强”即将离开人世,言语间满怀怜惜。但海外媒体及网络舆论却依然关注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庭,不堪一击的校舍曾瞬间夺走了6千多名学童,13年来,承受著丧子之痛的家长坚持维权,他们要求对“豆腐渣校楼”作调查,他们认为孩子们的死不仅是天灾,还有人祸。

汶川地震
遇难学生家长。图:Getty Images

至今,他们不但没有得到政府回应与经济补偿,公安人员还阻止他们发声,甚至抓捕、殴打。有些家长无奈退缩,有些家长不屈不饶。

大地震惨不忍睹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位于中国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映秀镇附近、四川省会成都市西北偏西方向79千米处,发生了8.2级以上的大地震,破坏地区超过13万平方公里。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及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北至辽宁,东至上海,南至香港、广东、澳门、泰国、越南,西至巴基斯坦均有震感。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汶川大地震共计造成69,227人遇难,17,923人失踪,374,643人不同程度受伤,1,993.03万人失去住所,受灾总人口达4,625.6万人。直接经济损失达8,451亿元人民币,四川省占总损失的91.3%。这是继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汶川地震
四川都江堰市聚源中学在地震中被夷为平地(图: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遇难人数最高的是汶川县、北川县和绵竹县,分别为15,941人、15,646、11,117人。

地震发生后,中国民间的大批志愿者和来自中国各地以及世界各国的专业人道救援队伍都加入救灾。2012年初,四川官方宣布重建完成。

“豆腐渣工程”之争

官方据统计,汶川地震,造成约21.6万间房屋倒塌,其中包括6898间校舍,但该数据并没有包含汶川、北川等重灾区。

最令人伤心的是,地震时正好是学校上课的时间,大批学校楼坍塌,学生的伤亡比例非常高。但具体数据一直处于保密,民间独立调查者统计到的实名遇难学生接近6,000名。

由于地震灾难中,与一些民宅或政府大楼相比,满是学生的校舍几乎不堪一击。多家报社与建筑学者指出“按中国现有的建筑规范和建筑水平,这些房子要倒,也不是倒成这个样子”。

也曾有专家在调查了44所地震灾区的校舍后发现,其中57%损坏严重,无法修复,比例是政府建筑的4倍之多。

以致社会严重质疑学校楼存在大量“豆腐渣工程”,要政府赔偿,并发生激烈讨论。

汶川地震
四川省汉王镇一所小学倒塌(图: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为了平息社会风波,中共当局发布了所谓的调查报告称,地震灾区不存在“豆腐渣工程”,并称此次地震震级高、强度大是造成校舍倒塌的最主要和最重要原因。

政府对上访的家长的答复是:“不管工程是不是豆腐渣,反正地震超过八级就不保。”

当局还要求地方政府严控那些“讨说法”的丧子家属。而媒体报导也遭到控制,关于校舍倒坍原因的报导不再出现。

民间调查人士遭判刑

针对地震灾难,民间对川震校舍倒塌的调查以及维权活动普遍被禁止。一些家长因为上访而被政府抓捕。一些独立的调查者遭到了官方的阻扰威胁,甚至抓捕判刑。

异见人士黄琦由于帮助四川大地震死难者家长调查真相,成为当局打击对象,于2009年11月23日被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宣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1年6月10日黄琦刑满出狱,定居于成都。2019年7月29日,四川当局再次审判黄琦,并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至今还在狱中。

2008年9月,北川县受难者家属推选出9名家长与政府谈判,争取有关保险赔偿,北川县政府指定其中之一的何洪春作为代表,代表北川县十多间学校及五百多名家长与政府多个部门开协调会议。结果,商议没有成功,何洪春却被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起诉,2009年7月9日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撰文批评四川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之后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2009年10月16日,郭泉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四川作家谭作人在汶川地震后致力于调查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他联同一批志愿者到灾区实地考察,搜集川震遇难学生名单。谭作人依据调查证据发布报告认为,学校建筑质量问题、选址不当等,是导致学生遇难的主要原因,报告呼吁当局惩处贪污者。但报告发表后不久,谭作人遭到逮捕,之后谭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于2010年2月9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谭作人从释放至今,每当在地震纪念前夕,他都会被强制外游,不许留在四川,也不能接受媒体采访。

此外,针对伤亡惨重的四川512地震前后官方一些自相矛盾的说法,2009年11月,原央视编导张晓辉起诉中国地震局发布虚假信息,但是北京法院以不受理公益诉讼为由拒绝立案。之后,他在网络上公布了这份起诉书。

2010年3月,张晓辉计划在成都举行的民间问责中国地震局研讨会,邀请了中国地震专家汪成民、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前四川省地震局综合预报组组长李有才等专家出席,也邀请了愿出庭作证的北川地震灾民、以及艺术家艾未未及律师和媒体记者等。结果在研讨会前二天,当地公安出动三十多人,捣毁了研讨会会场,主办者张晓辉被四名公安押解北京。

死者家属坚持维权13年

十三年前的灾难地震当中,都江堰聚源中学被夷为平地,超过284名师生遭到活埋,是死伤最严重的灾区之一。

过去13年间,遇难学生、老师的家属都会重回伤心地,共同悼念遇难的亲属。许多人至今无法释怀,更有人13年来持续维权,追究豆腐渣工程导致亲人遇离的责任。罹难学生家长认为,他们需要给孩子一个交代。

汶川地震
遇难学生。图:Getty Images

地震当天,学生家长周兴蓉目击聚源中学教学楼倒塌,她的儿子葬身废墟下,多年来,她始终无法走出丧子的阴霾。

周兴蓉说:“那个房屋瞬间就倒塌,所以我尽量避免去回忆那些非常悲惨的状况。回忆真的受不了。”

为了追究豆腐渣工程责任,周兴蓉走上了维权路,不仅被当局多次关押、毒打,也使她赔上了健康,现在既无法生育且左眼失明,也没有能力收养,没法转移内心的痛苦。她说,“每逢儿子的忌日、中秋和新年等一家团聚的日子,内心都伤感万分”。

周兴蓉
遇难学生家长周兴蓉(图:自由亚洲电台)

周兴蓉说,在追寻公义的路上,一个人的力量太少,坦言现在要政府赔偿、道歉的机会越来越渺茫,只希望政府能让仍葬在家中农地的儿子,移送到公墓,与同学一起入土为安。

另一名死难学生家长鲁碧玉也坚信儿子的死是人祸,过去13年,她因维权被捕、被拘留达50次,鲁碧玉指出,丧子是终身的痛,多年来为死去的儿子追究豆腐渣工程责任,就算被逮捕、身心饱受煎熬,但仍坚持不放弃。

“我维权的心没有变”。鲁碧玉说:“我只需要他们承认这是豆腐渣,害了孩子,出来承认错误。我会觉得好过很多,这在我心目中这是最重要的。”

悼念活动不断遭阻扰

十三年来,他们的诉求得不到答复,却成为了当局眼里的“麻烦”,每到这个纪念日,都江堰聚源中学都会处于严密的保安中。

今年的5月12日,一百多名罹难学生家长再度来到这片伤心地,悼念他们的孩子。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家长们放鞭炮,烧纸钱,并且在路旁摆放鲜花和子女的照片作悼念。和往年一样,公安和便衣人员严阵以待。

学生家长周兴蓉告诉媒体说,当局把通往学校旧址的道路封闭,并摆放告示,不许家长接近。由于公安阻扰,双方发生了争执。

汶川地震
遇难学生家长悼念孩子。图:Getty Images

 “他们不让我们进去烧纸钱,不让我们进去放鞭炮,有的家长要求拿著纸钱去祭奠,也不让我们进原址。我们想奏哀乐来寄托我们的哀思,(当局)抢我们的音响,不让我们放哀乐,” 周兴蓉说:“最后我们僵持在原址的外围,烧了纸钱,放了鞭炮。”

周兴蓉表示,这么多年,每到这个时候,还有清明节,公安都堵在门外,不让她去学校祭奠儿子。

汶川地震
遇难学生家长悼念孩子。图:Getty Images

再议“范跑跑”之职业道德

每到人们缅怀在汶川地震中消失的生命时,除了敬佩那些在生死关头施以援手的英雄人物外,也会重新热议“范跑跑”一类的缺德之徒。但令人意外的是,今年的议论中,不断涌现“范跑跑”的粉丝。

“范跑跑”,原名范美忠,是一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教师。

2008年汶川5.12大地震发生时,老师范美忠正在给孩子们上语文课,当教室内的桌子开始摇动时,他本能地意识到地震了,他立马抛下了课堂上的学生,自己第一个冲出了教室,他也是第一个跑到安全的足球场上的人。

而学生们却都不知所措,吓得躲到桌子下面去了,直到剧烈地震平息后才侥幸跑到足球场。

有学生忍不住问范美忠,“老师,你怎么不把我们带出来才走啊?”

范美忠表示,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他只关心自己的生命,“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

10天后,范美忠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那一刻地动山摇—5‧12 汶川地震亲历记》。他在文中表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

他的所作所为立即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遭到口诛笔伐,网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范跑跑”。

范跑跑 汶川地震
范跑跑 (视频截图)

面对舆论质问:“有没有道德负疚感?”时,范美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利己主义者,不会就此事道歉,老师是没有冒著牺牲生命危险来保护学生的这种职业道德规范的。

在一个专访节目里,主持人问他,作为老师的责任在哪里?范美忠回答说:“我有责任,但也有权利。如果你只让我承担责任而剥夺我的权利,那就是道德绑架。”

很多人知道他是北大才子后,纷纷指责说: “北大以有这样的学生为耻。”

一些评论称,在西方国家都有明确规定,在紧急情况发生时,“老师不能离开学生”,老师应该引导学生逃生。而在中国,身为老师,不仅把师德抛之脑后,还不知羞耻地为自己辩解。

范美忠曾在自己的博文中写道:“我曾经为自己没有出生在美国这样的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国家而痛不欲生”。对此,网民讥讽他说,“如果在美国当老师,恐怕早就被开除了。”

范跑跑,被舆论批判了十几年,到了今年,除了批判的声音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同情他,甚至有人公开向他表示道歉。有许多人坦诚,如果同样的事情落在自己身上,自己未必比“范跑跑”做的好。

也有人认为,相比克拉玛依大火时老师高喊“不要动,让领导们先走!”的指令,范跑跑已经算是进步的了,他只是自己先逃走。“只要做到不害人就心安理得了。”

一些评论认为,在中国现行的社会体制下,人类道德已经成为了盲区,不讨论也罢,越讨论越显得无耻。

大难中 “猪坚强”情绪最稳定

与坚持为罹难孩子维权的家长们相比,中国当局更爱戴“猪坚强”,因为它在地震后情绪超级稳定,对政府充满感恩,符合了政府的维稳标准,

在汶川地震发生后第36天,人们在掩埋的废墟下发现一只依然活著的1岁小猪,该猪是四川彭州市龙门山镇团山村村民万兴明家的,它仅靠吃木炭和水奇迹地存活了36天。当时许多人呼吁,不要把它宰杀,并为其取名“猪坚强”。随后,成都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将它从原主人手中买下,饲养在博物馆内,成为博物馆一景。

汶川地震
“猪坚强”(网络图片)

“猪坚强”一跃成为了媒体的宠儿,官方媒体宣扬称,“猪坚强”代表著四川人坚强乐观的态度,它还被选为“2008感动中国十大动物”,曾有人为其创作“猪坚强之歌”、举办弘扬“猪坚强”精神的“猪坚强”春晚等。

之后,每到5月12日的“国难日”,媒体就鼓吹“感恩”,“猪坚强”也被吹捧为弘扬“正能量”的吉祥物。

今年5月1日,樊建川在社群媒体微博上发文,指“猪坚强的情况很糟了”。10日,建川博物馆发文,表示14岁的“猪坚强”已进入了生命的晚期;当时,“猪坚强”已经无法起身站立,由专职饲养员喂食。

樊建川表示,在“猪坚强”撑不下去的时候,会考虑实施安乐死,遗体可能会做成标本。

它弥留的消息传出后,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新闻网》等中国官媒广泛报导,形容“它没有在36天暗无天日的废墟中弃生,而是坚强活过14年,实现了一只猪的天赋之年”。中国网民也纷纷留言为它打气称:“了不起的猪!”“情绪稳定了14年。”

海外媒体也留意到了这条消息,评论称,大陆媒体宁愿热情关注这只弥留之中的猪,也不会去关注依然被“维稳”控制行动的丧子家属。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