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六四事件是1949年后最自由、不恐惧的时期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说,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是中国人自中国共产党建政以来最自由、最没有恐惧的7个星期。他被六四学运深刻震撼,他向美国政府对中国政策的建议就深受六四影响。

6月2日,海外华人独立中文媒体“华夏文摘“(CND)刊出对余茂春的专访,在专访中,余茂春畅谈1989年的“六四事件”与美中关系。

余茂春说,89年六四学运期间,他正在美国加州柏克利大学念书。他认为,自己虽然比在广场上抗争的学生大几岁,但他们仍是同一代人。当年学生们的抗争,对他来说是极大的“震撼”。

余茂春称,在中国生活过的人,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活在一个莫名的、有形或无形的恐惧中间。要担心害怕的东西很多,像是:护照、签证、学校、单位、户口、爸爸妈妈、亲戚……生存中的方方面面。民众随时随地都感到一种压力,这与共产党随时可以控制民众,惩治民众有关。因此,他认为那些顶着压力,在天安门上抗争的学生才是真的勇士,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对共产党政治人格的勇敢挑战。

余茂春表示,天安门运动的7个星期是“中国老百姓自共产党上台以来最自由、最没有恐惧的7个星期”。广场上这种脱离恐惧的自我表现,对他来说是非常重大的震撼。而中国政府对于学生们进行的残酷而血腥的镇压,让他感到非常震怒。因此他重新认识到做人最重要的东西,像氧气一样不可缺失,那就是摆脱恐惧的自由。

余茂春认为,六四天安门事件是他摆脱恐惧、自我解放的一个最根本的标志。虽然没有直接参加运动,但他对于天安门的抗议示威者是非常感激的。

作为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顾问,余茂春称,六四对他的影响很大,也改变了他很多观点,这些也体现在他为美国政府在对中政策中的建议。

余茂春称,当时美国政府内有些人认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美中关系变得糟糕,意思就是在习近平当政前,中共政权好像还可以。其实并不是,美中关系基本点不应该是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时,而应该是1989年,因为天安门运动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国人民和中共之间存在非常对立的利益冲突。中国民众反对共产党独裁专制,才是美中关系要有长足的、实质性突破的根本问题。

余茂春引用刘晓波所说的“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强调美国对中政策一定要着眼民间,着眼未来。

余茂春还称,天安门民主运动影响了后续共产党在东欧及苏联的垮台,对此他向蓬佩奥国务卿及美国高层的其他重要官员讲,美国要重新定义天安门事件,把它反映到美国的外交政策上来。

余茂春还透露,美国国务院里有不少就事论事的官僚,原本不愿意从意识形态方面讨论问题。但他给主管中国事务的几十个高级官员办学习班,读马列毛习,读中共文件,读美中关系经典著作,讨论很热烈,转变了不少人的看法,认识到中共意识形态对美国的挑战;而这些与六四有必然的联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