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避北京审查报复 美国大学让学生用代号上课

美国大学校园正隐隐感到中国实施的新国家安全法对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带来的威胁。在一些涉及中国政治的课程中,高校老师可能会采取各种方式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和言论不被泄露,有些老师甚至考虑允许学生使用代号和匿名讨论。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秋天,许多美国高校不得不进行网上教学。而对于一些来自中国和香港的留学生来说,在上内容涉及中国政治的课程时,这个改变可能不仅仅是换个地方上课这么简单。 

因为网上授课就意味着来自中国和香港的一些学生会通过视频链接参与讨论,与在美国的同学交流,课程的内容也会发布到网上。由于中国新出台的国家安全法加强了对言论的控制,一些学者担心这些课程一旦被记录下来,最终落入中国当局的手里。 

美国官方数据显示,2018-19学年,近37万名中国留学生和约7000名来自香港的学生在美国的大学就读。美国的一些大学正在权衡措施,试图保护这些学生和教职员工免受中国当局的起诉。 

来自哈佛大学商学院、雪城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阿默斯特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几位老师8月20日在“中参馆”网站上发表文章,讨论在中国政府严控言论自由的时局下如何远程教授涉及中国政治的课程,保护学生和教职人员的安全。 

文章提出教师应当实行“赦免政策”,允许学生评估参与某些讨论是否安全,来决定他们是否参与和参与的方式,而不受到处罚。 

文章撰写者之一,哈佛商学院商业、政府和国际经济系副教授任美格(Meg Rithmire)在回复美国之音的邮件中强调,这种做法不是允许任何学生可以退出“任何让他们感到不自在的讨论”,而是包括一系列的做法,包括在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不参与讨论或匿名参与讨论,这样教师就可以对中国政府(或其他政府)认为超出范围的问题进行对话,同时保护学生免受法律风险。 

文章还建议,学生可以以匿名的方式提出意见或听取讨论,而不影响他们的成绩。教师也可以选择对论文和考试进行不记名评分,允许学生在作业上使用代号来代替他们的名字。 

文章说,在学期开始前,教师应考虑向注册学生,特别是那些在中国和香港参加课程的学生发送一份说明,强调该课程内容可能存在触犯《国家安全法》的潜在风险。校方应当清楚地告知学生在使用大学资源时,例如学校提供的VPN或访问其它相关资源时,可能存在的风险。 

在课程内容方面,文章建议教师通过设计他们认为合适的教学大纲来行使他们的言论自由。教师应当自行决定是否要将某些课程材料放在网上,因为中国政府可能会访问课堂内容,并把它用作针对讲师或学生的证据。 

另外,《华尔街日报》本周报道称,今年秋季,在普林斯顿大学参加中国政治课的学生会用代码代替自己的真实姓名。阿默斯特学院的一位教授正考虑用匿名在线聊天的方式,以便学生可以自由说话。 

亚伦·阿赫去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他曾写过一篇关于中国外交政策的论文,他说,同学们在课堂上提出的批判性观点让他受益良多。 

他说:“美国政府和美国高等院校现在有这样一个独特的机会,反对中国的这项国家安全法,谴责中国的外交政策,因为这不仅威胁到正在美国求学的中国学生的安全,还可能破坏美国精英学府的学术使命和人文基础。 ” 

过去20年来,人们越来越担心中国对于世界学术界的影响,一些教育机构在中国建立了校园,而且许多教育机构越来越依赖中国学生支付的费用,而中国学生在美国的外国学生比其他国家都多。 

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是越南富布赖特大学(The 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中国问题专家,他曾在中国生活和工作过9年。他说,虽然他同意美国的大学对学生安全的关注是非常合理的,但在大背景下,这样的举动表明这些大学在屈服于中国的压力,这是令人不安的。 

他说: “美国的高等院校从没有公开评论中国,也没有就中国行为长期以来的担忧进行着墨。他们更有意与中国进行的活动,包括接受中国的资金,在违反美国法律的情况下加以隐瞒,还有其他种种做法,像是反对在美国理科项目中对中国解放军研究生进行合理的签证限制。” 

鲍尔丁还认为,美国高校的做法会影响教学质量。 

他说: “我认为,如果允许学生不参与,或者在这些跟中国相关的敏感课程上贴上警告标签,会削弱学生对中国历史性的以及深入的了解。” 

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阿赫认为,不管是匿名参与课堂讨论还是用代号,都不能有效的保护学生的安全和言论自由,因为中国政府只要有办法进入网络虚拟课堂,获取课程内容,就会有办法获取学生身份信息。所以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不让中国政府进入美国政府和大学的网络系统。 

阿赫说:“这不仅意味着加强网络防御,增加网络安全的经费,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和美国的大学必须共同努力,竭力保护中国学生和其他可能被中国政府盯上的学生。 ”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