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相信换汪洋之说

中共近来乱拳尽出,令人眼花缭乱。

从早前刹停蚂蚁美国上市,再到敲打科网巨头,再到重手打击教培行业,再到围剿白酒、美容、游戏全行,再到重新分配,再到整顿地产代理,日日有新出,简直都不让自己喘气。

按理,面对即将来临的紧日子,应该持盈保泰,小心驶得万年船,尽量少折腾,避免自乱阵脚,边走边看,慢慢调整。但中共反其道而行,气急败坏,慌不择路,一于和自己过不去,这是什么道理?

最根本的原因,当然是预后很不妙。未来将面临一段非常漫长的艰难日子,外部局势恶劣,内部问题很多,内外交织在一起,互相拖曳作螺旋式下沉,其后果不可预料。因此,中共急于为往后的紧日子预为筹谋,提前放血,排除不利因素。可惜定时炸弹太多,早前又一味乐观放任生长,现在一只水桶上下左右都在漏水,一时手忙脚乱,顾此失彼,没有章法。

形势不妙,最要害是两端:一端是财政要稳健,有什么事都靠钱来维持;一端是就业要保障,人人有工开,就不怕基层闹事。但眼前一堆乱麻,互相撕扯不开,牵一发动全身。

未来日子难过,中共要把国家命脉都掌握在自己手上,所以一切私企,只要大到一定规模,一定要设法打击,削弱他们的势力,剥夺他们的市场份额,减少他们对政府政策和人民生活的影响。但如此一来,势必窒息了私营企业的生存空间,私企奄奄一息,个体经济走向末路,必然制造大量失业。

未来日子难过,中共要减少民众日常不必要的开支,省下钱来应付基本生活所需。好像教培、白酒、美容、游戏,一般人离了这些东西,日子都过得下去。相反的,想维持原有生活方式,势必消耗大半收入,连维持一日三餐最基本的生活都会有困难。因此以各种成立不成立的理由,削减不必要的生活支出,省下钱来活命。

未来日子难过,所以要重手打击私企,把国计民生的命脉都掌握在中共手上,全国十几亿人离开中共都无法维生。一家老小都等中共发钱来养活,还有谁敢不听话?即使吃草过日,还是要乖乖顺从。但打击私企,市场凋蔽,社会失去活力,生产与生活水平都下降,要让经济重起,东升西降,对外扩张,那就不用想了。 

国库空虚之下,政府又起“劫富”之心,所谓三次分配,就是要掏空富人口袋,把钱收归国有,以应付未来的拮据日子。至于会有多少份额流到真正穷人手上,那就只有天晓得了。红二代在海外有万亿计私人存款,怎不见他们讲点“道德”,拿一点回来救济穷人?

最近又传说汪洋政治行情看涨,但以中共目前的内外环境,对外扩张对内左转的政治路线,换人能解决问题吗?如果纠错机制有效,早在美中交恶之前,就应该换人了;再迟一点,也应该在与欧盟交恶前换人;更迟一点,在搞出这么多内部乱象之前,也应该换人了。几次该换不换,证明换人的机制失灵,七搞八搞,搞到大错铸成,狂澜欲倒,一切都太迟了。

现在换人,除非来的是神仙。现在不管换什么人,美中关系不可挽回,两岸关系也不可修复,香港死局不能改变,经济下行也不可逆转,那换人不是“拿来搞”?

我不太相信换人之说,政治局常委排座次或许有变,有人下去有人上来,但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地位不会改变。说一句不好听的,现在没有“定于一尊”,事情更不可收拾。人人一张嘴,你要这样我要那样,从寡头政治变成多头政治,一盘散沙更难以为继。现在好歹都有习近平一人孭晒(扛),看他还有多大本事就是了。

别的不说,单是暴力防疫这一单,老百姓已苦不堪言。病毒一定与人类共存,你又死都不跟它共存,最终是病毒未死,先把自己搞死。

紧日子未到,苦日子先到了。我们看中国人苦,中国人还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希望他们能把这支歌永远唱下去。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及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本文转载自作者脸书专页/原标题:国家未乱党先乱:紧日子未到,苦日子先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