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悼念邱垂亮教授

上周六(3月13日)中午,手机上传来一条简讯称,邱垂亮教授于凌晨安息地离开了。尽管对一位被癌症缠身的84岁老人来说,这样的结果早晚会到来,但我还是感到非常吃惊,惋惜不已。

邱垂亮先生是澳洲昆士兰大学的政治系教授,他曾全心全意地推动台湾民主、“为台湾发声”,而名扬台湾本土及海外的华人社区,并深得澳洲社会的尊敬。2003年,邱教授获得澳洲联邦政府颁发的“澳洲建国百年特殊贡献勋章”,他常被侨胞冠以“台湾心、澳洲情”作颂扬。

但去年11月,中共当局发布了“顽固台独”名单,邱垂亮先生也名列其中。

我认识邱教授是在十几年前的一个有关两岸关系的论坛会上,那时的他正好被台湾前总统陈水扁聘用为总统府国策顾问,他的观点不但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也颇为尖锐与敏感,常常给大陆人一种“语出惊人”的感觉。

邱教授在谈话中时刻关注台湾的前途与未来,他经常以“六四天安门屠杀学生”的惨案为依据,推定中国大陆走向民主的可能遥遥无期,在海峡两岸截然不同的体制框架下谈统一,不论什么形式,都是绝对行不通的。他认为,台湾只有彻底摆脱中国大陆,才能真正立足于世界,营造美好未来。

近几年,随著年龄增高,邱垂亮教授公开露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但在2020年台湾大选前,已经82岁高龄的邱教授再次出山,他组建澳洲昆士兰蔡英文后援会,并担任会长,高调支持蔡英文连任。我应邱教授邀请,有幸参加了那次盛大的后援会造势晚宴,也认识了许多台湾社区的活跃侨胞。

在晚宴上,邱教授坦诚自己已经力不从心,但香港的局面让他感受到了台湾未来的危机,他表示:“虽然蔡英文不是最佳人选,但当下的台湾也只有蔡英文可以帮助台湾避免走上香港一样的道路。”

2019年9月,澳洲发生了王立强投诚案,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中共对台湾大选的干涉。由于事涉两岸三地,负责相关报道的九号台著名记者Nick Mckenzie决定走访香港与台湾,进行实地取景以及对台湾政府官员作采访。

记得Nick在临行前的晚上向我透露说,他联系了台湾驻澳代表处以及台湾政府,却都毫无回应,采访任务或将落空。看著他万般无奈的神情,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邱垂亮教授,恰好那时邱教授正在台湾作休假,我立即向他发了短信,简单陈述了这项依然在秘密调查中的案件,要求他知会一下台湾当局并予以配合,结果他一口答应。第二天,台湾当局官员就与刚踏入香港的Nick取得了联系。或许记者Nick一直以为台湾之行的顺畅是天意,却不知道背后有著邱教授的一臂之力。

王立强事件公布于众之后,震惊了台湾朝野,我趁热以澳洲看中国报的名义在布里斯本举办了一个“如何抵御外国势力渗透”的讨论会,记者Nick专程从墨尔本飞达布里斯本参加讨论会,邱教授也接受我的邀请到场作演讲嘉宾。那次的讨论会办的很成功,我与邱教授愉快地相约将在次年的4月举办一个探讨“未来台湾”的讨论会。谁知相约成为了梦影,那次的相聚竟然是永别。

2020年2月,我前往布里斯本出差,希望顺道拜见一下邱教授,却被婉拒。邱教授在短信中称,他不幸患癌症,正在作化疗,“形象不宜示人”,并承诺等康复一些后再见面。那时之后,我常常牵挂著他老人家的健康问题,却因疫情原因,一直未能前去探望。

令人欣慰的是,邱教授康复的很快,从他勤劳的写作中可见一斑。邱教授每次在民报上发表了文章之后,都会将文章链接通过邮件发给我。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对台湾政局及两岸关系的反思与独到的见解,受益斐然。

面对中共当局将他定性为“顽固的台独”,他付之一笑,称自己的根本思想、信仰是民主。“我是顽固的民主,不是顽固的台独。”

去年12月初,邱教授发表了一篇文章,回忆住院治疗以来的点点滴滴,其诙谐的语句,敏捷的思路以及坦荡的内心世界,表现出邱教授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神迹的感恩,他以“我写故我在”回应所有关心他的朋友。

今年3月2日,在我收到他的文章连接后,再也没有出现邱教授发来的邮件,他的写作似乎就这样永远地停留在那一天。或许是因为我没有见到邱教授病中时的憔悴,以致噩耗传来后,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的邱教授依然是那样的神采奕奕,以及学者的风范与音容笑貌。

感叹邱教授精彩独特的一生,作此文以表达我对他老人家的无限追思。

 2021年3月15日于悉尼

(作者为澳洲《看中国》总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