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什么衰退?悉尼高端房价飙升 富人更富

根据Domain数据,虽然悉尼房市整体放缓,但最昂贵的郊区房价正在飞速上升。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在截至3月的12个月里,东部海滨郊区是悉尼表现最好的地区之一,其中Vaucluse的中位房价跃升了42.8%,比大悉尼地区21%的价格增长高出一倍多。

Dover Heights跃升40.3%,Rose Bay上升40.1%,Woollahra上升39.8%,Double Bay上升31.1%。悉尼最昂贵的郊区Point Piper由于房屋销售量太少,无法统计中位房价的变化。

Highland Property Double Bay的中介Bill Malouf说:“对于这些顶级市场的买家来说,利率上涨0.25个基点根本不是事。”

其他中介也认为,许多悉尼最昂贵的房子购买时业主不需要融资,贷款通常只是出于税收或商业原因,而不是负担不起。

The Agency’s的中介Ben Collier说,顶级豪宅价格增长是由于市场上库存严重紧缩,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溢出效应正在向东区蔓延。

Collier说:“Bellevue Hill的高需求通常会溢出到Vaucluse或Woollahra,但这种溢出效应也蔓延到Centennial Park。”

由于销售量太少,分析机构也无法获得Centennial Park的房价中位数数据,但近几个月来,该郊区的房价最高纪录已经两次被打破,现在的纪录是2050万澳元,远远超过了2018年创下的1650万澳元的纪录。

悉尼表现最好的高端市场是棕榈滩,房价中位数在过去一年上涨了50.2%。

同样,像North Bondi、Bronte和Clovelly这样的海滨郊区也表现突出,分别上涨36.2%、35.1%和40.6%。

上北岸最著名的郊区–从Wahroonga到Warrawee、Killara、Pymble、Lindfield和Gordon–房价中位数增长全部超过悉尼的平均水平,其中Roseville的增长达到35.2%。

内西区的中位价增长落后于整个悉尼地区,截至3月,中位价上升了19.1%,但其最昂贵的社区则更为看好,其中以Birchgrove(上升40.8%)、Annandale(上升33.5%)和Balmain(上升30.9%)领先。

但高端市场也不是所有郊区都繁荣,其中一个例外是Mosman,尽管3月份创下了3300万澳元的房屋销售纪录,但那里的中位数房价仅上涨了9.5%。

Atlas的Michael Coombs说,这些数字不是因为销售业绩差,而是因为交易太少,库存水平太紧。

Coombs说:“在2000万至3000万澳元的水平上,有很多买家,但没有人在卖房。”

因此,他说服了一些计划在明年春季出售的当地人将出售计划提前,以充分利用需求,因为“谁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