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名港人家属收“亲笔信”家属称不完全相信内容

12名港人被中国当局拘捕至深圳盐田看守所近3个月,近日传出至少7名港人家属首次接获亲人“亲笔信”,信件内容大多提及关押生活“安好”,告诉家人不需为其担心。尽管家属稍感安慰,却不免对亲人在信中遣词用字等种种“疑点”存疑,仍然担忧当事人情况。

12港人关注组脸书19日指出,所谓“亲笔信”的内容大同小异,且不乏“回应外界质疑的内容”,信中字迹虽然与家属认识的相似,但包括信中出现简体字以及非香港惯用写法、对看守所生活的描述,不禁让人质疑“是根据同一蓝本写成”。

关注组表示,“在部份被囚港人的信中,特别交待身处看守所内的生活如何“美好”,指看守所环境绝非大家所想的那么差,已经习惯,没有遭受殴打、‘严刑迫供’”,不只强调伙食“很好”、不会被“强逼劳动”,“还长胖了”。不过关注组援引中国律师说法与去年一份调查,称信中描述与看守所内环境实际上差异很大。

根据关注组公开的信件照片,当事人在信中向家人提及可以汇款生活费,并可以尝试回信。关注组文章表示,一些信件中当事人声称已自行委托“官派律师”,且已经与律师会面等,并要求家人受访时“草草带过”,不要亲自探访。

文中最后指出,12港人家属“因一直无法与12人有任何直接沟通,对信件内容存疑。”再度向社会重申诉求,包括允许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让家属与当事人直接对话; 吿知官派律师姓名及联络方法,并提供委托文书。

邓棨然弟称信内容“唔太香港人,唔太邓棨然 ”

12名港人中遭控涉嫌“组织跨越国境罪”的邓棨然,在信中称自己哮喘、皮肤病“没发作过一次”,并指看守所内有医生照看,要其家人不用担心,也在文中提醒弟弟多照顾母亲,信件日期为10月24日。

尽管收到信件已隔近一个月,邓棨然弟弟回应《立场新闻》表示收到信时“心情系矛盾复杂”,十分肯定为哥哥笔迹,但不清楚他是否在有压力的情况下写信,“所以不会完全相信信中所有内容”,同时不相信哥哥的病没有发作过,并认为信中部分语句“不太香港人,不太邓棨然 ”。

不过,他对于终于能有哥哥的消息也感到开心,希望日后能有更多书信,知道官派律师情况,亦提到其母亲每次看信都会流泪。

官派律师联系家属

据明报报导,一名12港人家属表示近日接获自称“官派律师”的人联系,双方互加通讯软体,对方称见过当事人两次,受当事人委托,但家属要求该名人士出示证明,包括姓名及律师事务所名称,未获回复;家属重申要由其委托的中国律师参与案件,该人亦没回复。

该名当事人家属也收到类似“亲笔信”,信中当事人称自己没被“严刑逼供”,并慰问家属。家属对此则表示“他通常不说的,他不是长气的人,却写了两张纸,而且很客套”,家属表示与当事人曾一起上街参与运动,“他却对我说感到内疚,完全不是他会说的话”。

香港中文大学校内游行

香港中文大学因应COVID-19疫情将实体毕业典礼改以线上举行,有学生号召19日在校园内举行“毕业游行”。据立场新闻报导,当天活动超过百位穿上毕业袍的中大学生、市民,由中大民主女神像旁出发,游行至校园另一处“百万大道”结束,历时约1小时。

游行民众有人戴著电影V怪客面具,或口罩,手持“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一息尚存、抗争到底”、“拯救12港人”等标语,并在游行期间手举成为泰国反政府运动象征的三指手势,以及高呼“光复香港”等口号,表达诉求。另有十多位参与者各自手持12港人名字,声援被捕港人。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中大学生会表示,不会干预学生自发的活动,希望校方勿出手阻止或报警。然而校方19日声明逾百人擅自在大学校园进行集会及游行活动,涉嫌违反限聚令及《公安条例》,并指部分人士展示港独横幅及旗帜、高叫港独口号以及颠覆国家政权口号,已经报警处理并向警方通报游行状况。

目前已由香港警务处国安处接手处理,并展开调查,据香港电台报导,20日下午10多名国安处人员已到香港中文大学内进行搜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