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教育不同的爱国路

——香港成長、認識中國、走向世界(2)

从香港来到澳洲,转眼已经接近三十年。近年在澳洲认识不少香港人,交朋友之际难免谈及香港。闲谈之间,提及小时候在香港读书,学校十分爱国,属于真正的爱国学校。朋友立即问是不是港共的“爱国学校”?这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爱国学校”这称谓竟然被港共垄断了,成为港共学校的“招牌”?!

港共在香港办学,为了把自己与其他学校“划清界线”,一直以“爱国学校”自称,以此与香港其他学校作区别。然而,是不是其他学校就“不爱国”呢?当然不是!

我们中国人爱中国

祖父母把两岁的我,从广东中山农村带到香港之后,住在九龙深水埗福华街200号一栋“唐楼”三楼。当时香港俗称的“唐楼”,一般三四层高,每层两个单位,面积比较宽敞。每个单位内有多个房间,出租给不同的住户,不同的家庭就这样住在一起生活。

六十年代的香港,大多是这样的“唐楼”。“唐楼”的楼下,一般是商店,也有用作工场,譬如染布工场,甚至是修理汽车的工场。楼下的商店或工场,与二楼之间,还有一层比较“矮”的,称为“阁仔”,同样可以用来生活居住,或作为工场,譬如制衣工场。“天台”还有“僭建”的“天台屋”。那个年代的香港,绝大部份都是从中国内地,逃亡、移居到香港的各式各样的人,有来自广东省不同县的,也有来自福建、上海、北方各省的。

同一条街对面的“唐楼”,二楼和三楼开设了一间小学。到了入读幼稚园的年龄,祖母就把我送到对面的这间小学。小学名为“定远”小学,以校长黄定远的名字取名。现在已经无法找得到这间学校的资料。记得第一天上学,由于未曾试过离开家人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当时就不让祖母离开课室,拉扯之间几乎把课室内的桌椅都弄翻了。

说当时就读的这间学校是“爱国学校”,就因为每年到了10月10日“双十节”国庆前夕,学校就会向每一个学生派发国旗。当时全香港各地区各街道,几乎每一户人家,都会在向著街的窗口悬挂国旗。大家当时的共识,就是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的国家是中国,国家的名称叫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就是我们的国旗!

香港庆祝中国国庆

六十年代的香港,香港人非常热爱自己的祖国。每年国庆除了在自己家的窗户悬挂国旗之外,在一些比较显眼的公众地方,还会从街道的一边用绳子拉到街道的另一边,悬挂巨幅的国旗在街道上空,尤其是在当时的“徙置区”。

“徙置区”的出现,就是因为香港当年很多低下阶层住在山边的木屋区,这些木屋居民很多是逃亡到香港的中国内地同胞,而不时发生的木屋区火灾令这些人失去住所。港英政府因此兴建一些七层高的“徙置区”楼宇,安置这些人口。有些学校,也建在这些徙置区的天台。

因此,当时的“徙置区”,每年国庆也非常热闹,到处出现一片旗海,庆祝祖国的国庆,庆祝中国的国庆。中国的国庆,就是中华民国的生日10月10日!六十年代的香港,虽然是生活在英国人的统治下,但大家庆祝的国庆,就是中华民国双十节。现在互联网上,还可以找到六十年代香港街道怀旧照片出现的中华民国国旗“旗海”,数量上远远胜过现在“红海洋”的“旗海”!

当时自己就读的定远小学,校长每周会训话,老师和学生都很爱国,大家都知道孙中山是我们的“国父”,中华民国是我们的祖国。但现在回想起来,有一点是很奇怪的,当时中华民国的领袖是蒋介石,又称蒋中正,大家都知道。可是,教育上、学校里,完全没有宣扬蒋介石。这对于中国大陆来说,一比较之下,可谓不可思议。中国大陆当时到处宣扬毛泽东。共产党推崇对领袖的个人崇拜,但国民党却没有推崇对领袖的个人崇拜!

爱国与热爱毛泽东

因此,六十年代的香港,大家对祖国的热爱,是真的热爱中国这个国家,热爱中国这片土地,热爱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领袖被放在次要的位置,放在并不显眼的位置。不像中国大陆社会的那样,共产党宣扬的“爱国”,变成热爱共产党,热爱毛泽东,反而把国家与人民百姓放在毛泽东与共产党的后面、下面!

当时学校的爱国教育,至今还记得老师教的一首歌《战士思母》:“故乡在何方?故乡在何方?母亲呀母亲,我心凄凉!白天山没在森林中,饥饿寒冷样样尝……”这首歌,看来是一首抗日歌曲,当时的学校与家庭教育,经常提及“打日本仔”。“爱国”就是“打日本仔”,而不是像中共教育的“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当时这样的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也可以反映出,当年的抗日,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民国国军是抗日主力,中共与其军队却主要在培养效忠中共的势力。难怪近年出现质疑,就是面对抗日战争,中华民国国军在抗日战争中大量牺牲了,中共却趁抗日的机会去悄悄地建立自己的势力,搞红色颜色革命,去推翻中国政府,去分裂中国!令中国分裂成海峡两岸至今!

六十年代的香港,家传户晓、脍炙人口的一套儿童漫画书《财叔》,就是宣扬对日抗战的游击队故事。这套漫画书定期出版,漫画作者许冠文,与演员许冠文同名同姓。当时生活在香港的小朋友们,几乎人手一本《财叔》,而这些都不用政府或学校去宣传,客观上又起到很重要的爱国教育作用。

爱国变成效忠领袖

那个时候,每年学校放暑假和寒假,祖父母都会带我返回中山老家探望家人。回到中山老家,看到的儿童书却是《红灯记》、《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八个样板戏”这些政治宣传小册子。这些小册子是中共用来做政治宣传,与香港漫画的纯粹民间创作,虽然表面上都是“爱国”、“抗日”,但本质很不一样。“八个样板戏”的目的,旨在宣传“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这“三忠于”!

记得当时在农村老家,无意之间冲口而出说了“毛泽东”三个字。家人立即很紧张,说应该尊称“毛主席”!我心里想,“毛主席”的姓名不就是“毛泽东”吗?为什么不能直呼其姓名“毛泽东”呢?当年在香港,我们大人和小孩都很爱国,但我们可以直呼“孙中山”、“蒋介石”的名字,为什么到了大陆却要以“毛主席”来取代“毛泽东”呢?!

爱国——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会变成了“效忠”毛泽东一个人?再看《红色娘子军》、《白毛女》这些“样板戏”,如果按照近年中共的说法,不都是宣扬“颜色革命”、“暴力革命”、“推翻政府”吗?!

2014年香港爆发“雨伞运动”,争取落实香港基本法明文规定的普选,但北京和港共都把“雨伞运动”无限上纲扣上政治帽子为“颜色革命”、“暴力革命”……

中国人打中国人啊

当时遇到个别属于“强国人”的大学校友,见我同情香港人争取落实基本法的普选,立即拿我作为“战靶”,质问我是不是支持“颜色革命”?是不是支持“暴力革命”?

我一听之下,不知是好笑还是……如果我回答“反对颜色革命”、“反对暴力革命”,岂不成了反对毛泽东?!反对中国共产党?!因为搞颜色革命和暴力革命,至今只有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最典型和最成功!

当然,这样的“强国人”,并不是想我回答反对毛泽东和中共的红色颜色革命和暴力革命。这些“强国人”针对的矛头是香港人,但这样的“战狼”忘记了只有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才是搞颜色革命和暴力革命的典型!

然而,在中国共产党教育下成长的“战狼”,往往就是那样表现“无知”,表现“双重标准”,甚至表现“矛盾”而不自知!中国大陆的教育,明显出了很大的问题。中国大陆的教育,美其名为“爱国”教育,但教育出来的人只知效忠权贵,不懂国家是什么?不懂人民是什么?不懂爱护自己国家的人民百姓!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中国人打中国人!

香港的爱国教育,是真真正正地去爱护祖国和祖国人民。而港共和中共的所谓“爱国教育”,是效忠权贵!但小时候的我还搞不清楚,当时只觉得“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和“五星红旗”都是中国的“国旗”,竟然找来这两面不同的旗帜,放在一起贴到香港自己家的大门上!

(未完待续)

作者是政治学博士兼新闻与教育工作者  林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