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影视遭捕—当盗版成突破中国严苛审查的渠道

悬剑下的盗火者

本月3日,一则警情通报如投石入水让中国舆论界平添波澜。通报称,历经三个月的侦查,沪鄂鲁桂四地警方侦破“人人影视字幕组”侵权案。据悉,“人人影视字幕组”透过盗版论坛网站下载片源,以收取会员费、广告费和出售影视作品的行动硬碟等方式牟利,侵犯了著作权的行为达到了情节特别严重的程度。 

和以往破案后肯定执法“效率”的舆论不同,“人人影视字幕组”被查的消息,在社群网路上一度激起相当程度反弹,或愤懑,或遗憾。带有版权原罪的字幕组之所以得到网民的普遍理解,是因为严苛的影视审查制度使得相当数量的海外影视作品无缘一览,民间字幕组私自的引进与译制则以非法的渠道满足了隐秘而广大的精神需求,而承担翻译、压片工作的字幕组成员基本没有报酬,单纯凭借兴趣爱好“用爱发电”,唯网站运营的伺服器成本以广告勉强维系,由此系罪的字幕组犹如为人类盗取天火帮助人类获得技艺而受到宙斯怪罪的普罗米修斯,其中最资深的人人字幕组的陨落也带著“版权时代 免费退散”的悲剧隐喻。 

去年年初,人人视频就曾被工信部下架整改两个月,类似站点BT天堂站长因侵犯版权被判囚3年;同年3月,电影资源网站“胖鸟”关站站长也被拘捕,其他资源网站多少也历经过多次类似的整改乃至关停的生死时刻。伊甸园、风软、极影、FIX、远鉴、凤凰天使TSKS…影迷口中的隐秘而伟大的字幕组,在内容匮乏的年代里喂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网民的文化品味,它们的命运起伏也是中国网路生态的缩影。 

草莽江湖的前世今生 

中国以俄为师,宣政体制下把电影看成是宣传鼓动的工具与形式,对观众开展政治宣传和思想教育则是第一位的,而为观众提供消遣和娱乐则放在靠后的位置。这样的结构下,中国的精神供给长期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 

建政初期,基于意识形态的考量,好莱坞电影被视作精神毒素而遭清除,转而用苏联、朝鲜、罗马尼亚等社会主义国家的电影替代需求,在华放送的影片与政治宣传无异,和观众需求完全脱节,而被官方摈弃与匹配的西方电影却成为特供高级官员观摩的“内参片”。 

这种局面在美中建交后逐步松动,对外开放使得中国观众有了文化选择的可能。八〇年代至九〇年代初期,好莱坞与中影公司签订的电影发行协议所引进影片数量仍十分有限,电影院之外,遍地开花的录像厅成为需求替代的方式,其中流转的多是无法登上大银幕的香港和欧美电影。前数位化时代,作为盗版电影集散地的录像厅培养起第一批电影观众,也潜移默化地滋养出一批电影人。 

录像厅时期,外来电影突破语言壁垒的方式是配音混录,即翻译人员将翻译对白后,配音演员播讲中文对白,“汉化”后的台词声带与原片音乐音响混录成为完整的译制声带。录像厅过后的光碟时代,DVD外挂字幕技术和译制片高昂的配音成本,使得外语片翻译方式上字幕逐渐取代了配音。

光碟过后的网路时代,得益于P2P和BT技术,影片的传播成本进一步降低,字幕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成为一种普及的网路资源。当时流行的社群媒体还是论坛,热心剧迷相聚网路论坛,无偿翻译校对外语影片,将压制好的成品发布在论坛上供其他网民下载。从拿到片源到发布成片,自发承担中间工作的民间组织“字幕组”应运而生。 

网路基建的普及,也促成字幕组大规模涌现,工作从电影扩展至扩展漫画、流行音乐、MV,甚至出现专门化的态势,比如凤凰天使TSKS专攻韩国影视作品,鼠绘则深耕日本漫画,字幕组的普及与成熟反过来更推进资源网站在灰色地带野蛮生长。 

由兴趣聚集的字幕组成员像流水线一样分工合作,从翻译到校对,从润色到压制,字幕组的工作大幅降低了海外作品的接触门槛,让中国网民在世界流行文化圈子中不缺席,同时也推进了本土媒体内容的革新。字幕组成员博得了广大网民的敬意的,正是这种专业水准和利他精神。 

版权与审查的悖论 

字幕组翻译的作品大多不出自版权方授权,而且这种民间行为也绕过了审查制度,对带有特定偏好的文宣体制构成了潜在的挑战。抽象来看,字幕组的存在本身蕴藏了尖锐的悖论,字幕组野蛮生长的巅峰时刻,也注定了其未来的命运。 

翻译作品作为演绎作品的一种,需要授权方可翻译,而字幕组的行为不光是作品对白的翻译,还涉及对版权材料的公开传播(将字幕文件放在网上供观众下载或将字幕与作品打包成便于流通的压缩格式),使用目的并非教学研究,使用内容也构成被引用作品的实质部分,效果上更对作品的市场营收产生潜在的“分流”影响,故不适用于版权材料的合理使用。盗版原罪直接引发版权方的反弹,2014年11月,美国电影协会发布的《全球音像盗版调查报告》中将“人人影视”列入盗版下载网站“黑名单”导致“人人影视”被关停;2016年9月,日本京都警察厅以涉嫌非法传播动漫作品为由逮捕了两名“澄空学园汉化组”的中国籍男子,成为日本首次针对的影视作品字幕组的执法行动。 

而与之相对的正规化引进,就必须历经严苛且标准模糊的审核流程,寓内容审查于引进流程当中,才方便保障“主旋律”和“正能量”的方向不违背意识形态底色。在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相当数量的影片因为特定内容元素被挡下,逐年加量的正版引进量还是远远不能满足观众的精神需求。 

而馀下能引进的影片,内容同样需要按照宣传部门的文化趣味删改,不少经过审查的剧集台词不通顺,甚至情节被删减得莫名其妙,比如中国数位巨头腾讯正版引进了爆款剧集《权力的游戏》,内容经过了不少删减,想要一览足本的观众,还得再通过盗版的方式满足;除了删减,翻译品质也是另一项盗版诱因,很多官方的翻译品质甚至不如字幕组,尤其集中在漫画领域,不少读者购买了正版后,还是会去再去下载字幕组的译本。针对翻译品质的差距,网路平台有改进的需求,字幕组也出于规避侵权指控的考量,正版引进海外作品的平台和头部字幕组近年两相合作,平台完成引进工作,字幕组则退回纯粹的翻译工作。 

除了自行盗译转向授权翻译,字幕组运作合法化的另一途径便是转变翻译内容,从Copyright转向Copyleft。然而,这两种版权规避路径没有也无法解决“房间中的大象”,躲在版权流程后的内容审查,是字幕组现象最大的无奈,正如网民为人人字幕组鸣不平的口号“正道无路,莫怪歧途”,以出版“合法合规”为前提的版权保护,堆成了阻碍了资讯传播的高墙,这正是绕过审查的字幕组现象,和反对版权寡头垄断利润制度的海盗湾,二者的根本分野所在。 

看似繁华的文化消费浪潮下,内容管控的枷锁依然故我,在陈旧意识形态及文化制度下,绕过审查的精神需求不会消失,类似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由盗版书商、雇佣文人、串街小贩、走私者以及警方密探所构成的隐密世界和地下文化,注定在21世纪的中国持续存在。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