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总监被刑拘,微博欠自己一个热搜

8月10日,新浪集团发布通报称,原微博品牌市场部高级公关总监毛涛涛因涉嫌舞弊,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新浪给予其开除处分,并不再录用。

根据通报,毛涛涛应该是新浪自己揪出来的“蛀虫”,兼有杀鸡儆猴之意。

公告中称,毛涛涛作为集团老员工,并长期担任重要部门的主管,未能以身作则,面对利益的诱惑失去原则、失守底线,令人痛心和遗憾。对本案的查处再次体现出了集团对于舞弊行为“零容忍”的态度,请大家引以为戒,以法律法规和集团规章制度为准绳,切勿跨越雷池半步,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毛涛涛的“落网”,印证了微博的名利场属性。有流量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就有对人性的考验。

毛涛涛之罪,在于与公司争利,拿了自己不该拿的那一份,所谓“严重侵害了集团的商业利益。”但这是新浪的“家事”。而公众更关心的是微博热搜。

有网友明知故问:新浪不给自己一个热搜吗? 

从案件的严重性和戏剧性来看,微博欠自己一个热搜。但是我们心知肚明,微博不会给自己这份“优待”的。单独去讲新浪是不公平的,各个大厂基本不会给自家负面太多曝光的机会。据我观察,各平台还会利用自己的热搜去攻击竞争对手。

这里要说,热搜是新浪微博最先做出名堂的,其他平台的类似产品是跟进模仿的。迄今为止,微博热搜都是对公共舆论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大多数语境下“热搜”就是“新浪微博热搜”。

值得讨论的问题是,热搜作为舆论场的晴雨表和风向标,话语权到底应该掌握在谁的手上?游戏规则应该如何设定?

假如说微博员工徇私舞弊去操纵热搜(纯假设,跟毛涛涛案无关)是错误的,那么新浪微博拿热搜去卖钱是合理的吗? 

众所周知,热搜是一门生意。 

据财经e法报道,有两种“刷”微博热搜的渠道:一是直接找微博官方谈商业合作,二是找熟稔微博算法的第三方刷榜公司把热度“刷”上去。记者致电微博官方商业合作电话,对方明确表示,热搜榜第三条的价格为每天140万元,第六条为每天120万元。

把热搜做成生意,把商业意志伪装成民意,目前在法律上似乎是没有阻碍的。 

但是热搜也早就不是微博可以关起门来自己随便玩的私属领地,监管一直在。

2018年1月27日,因对PG-ONE粉丝购买热搜报复《紫光阁》杂志官方微账号,微博平台对违法违规信息未尽到审查义务,持续传播炒作导向错误、低俗色情、民族歧视等违法违规有害信息的严重问题,被要求热搜榜、话题榜被罚下线整改一周。

2020年6月,微博因在阿里蒋凡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被责令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热门话题榜一周。

在最近的饭圈整治行动中,微博也成为众矢之的,“明星霸榜热搜”的现象再次引起讨论。

近日,微博决定下线“明星势力榜”,原因是:“由于最近一年来部分明星粉丝群体非理性应援、刷榜等问题愈演愈烈,对明星势力榜评分机制形成挑战,榜单不能全面客观地反映明星的社会影响力,也与健康的星粉互动生态产生偏离”。消息一出,网友们纷纷欢呼庆祝。不过与此同时,微博决定打造新榜单。

新榜单能否让各方满意,还是个未知数。要知道,被下架的旧榜单当年有个“亮点”,是首个引入“正能量”数据维度的明星综合榜单。

综合来看,微博热搜作为一款产品,需要在三个维度之间取得平衡:真实影响力、商业变现力、正能量引导力。

跟大家一样,我对当前乌烟瘴气对微博生态十分反感,此前有一个报道标题非常贴切:《把人骗进来吵架的热搜,真的看够了》。

微博官方的不作为甚至纵容互撕,对整个中文互联网生态都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从裂缝里涌出的仇恨与恶意,已经开始反噬微博。很多微博网友张口闭口“渣浪”,对平台丝毫没有认同感,我很好奇,新浪官方到底作何感想?只要我能挣钱,管你洪水滔天?

但是作为一个微博老用户,从内测阶段就开始用了,我至今仍不舍得放弃微博,因为在这个平台上还是能看到一些真实的、个体的声音,虽然这些声音越来越少了。

放在大的时空坐标轴上看,微博不仅是一次商业试验,也是一次社会试验。十多年来,眼看着微博从人见人爱的小甜甜,变成人见人烦的牛夫人,还是不免唏嘘。

微博要想重新树立形象,不如把毛涛涛“捧”上热搜。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人间三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