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凯文•麦卡锡是谁的噩梦?

1月7日,美国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经历了十五轮的投票争夺,最终成为美国众议院议长,取代了民主党人南西•佩洛西。该投票确认过程打破了美国164年来最冗长的议长投票纪录。中国媒体的报道称“麦卡锡的当选将成美国人的噩梦”,是“麦卡锡主义复活”。

凯文•麦卡锡确实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政治人物,他身居共和党高层职位,民主党人拉拢他,保守派们不信任他。然而,依照美国总统继位条例,众议院议长继任总统之顺序仅次于美国副总统,是美国政坛上的“三把手”,其权力之大不可小觑。

那么,凯文•麦卡锡到底是何许人呢?

凯文•麦卡锡于1965年1月26日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具有意大利血统。他从21岁起就徒手闯荡江湖,做起了自己的小生意,他发现社会分配对小企业者及底层民众非常不公正。于是,他弃商求学,在加州州立大学贝克斯菲尔德分校完成学业。在大学期间,开始接触政治人物,并一路走上政坛。

有意思的是,麦卡锡有著社会底层的体验,其父母都是民主党人,他却成为其直系亲属中的第一个共和党人,在他41岁时,成功地成为联邦众议员,之后官至党鞭、党魁等高职,如今出任众议院议长。

在川普出任美国总统时,作为美国著名鹰派人物、联邦众议院的少数党领袖麦卡锡被称为是川普最忠实的铁杆,但在总统大选的舞弊指控中,麦卡锡却与川普的论调背道而驶,并曾一度要求川普辞职,引起各界人士的非议。

麦卡锡作为民主党的叛逆者,在其意识形态中,受民主党的影响很大,或许就是这种原因,在关键时刻,麦卡锡容易出现左右摇摆,甚至取悦于民主党,即所谓的“政治变色龙”。这也可以解释为何麦卡锡的议长位置来的那么艰难。

拜登政府执政了二年,国家经济衰败、民主意识倒退是显而易见的,更加上媒体以及联邦调查局、安全局、司法局等几乎都成为了民主党的党产,民众对政府及国家执法机构的信心一路下滑。

在川普执政时,他一直引用里根总统当年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但这样的口号被民主党扣上了“极右”的帽子予以打击。如今二年的事实证明,拜登、佩洛西确实很失败,更没有让美国伟大起来的迹象。需要有人来改变局面就成了民心所向,也就造就了此番共和党的胜利。

虽然党魁麦卡锡曾背叛川普,但川普依然对他有信心,在众议院议长的选举几乎难产时,川普呼吁他的支持者投票给麦卡锡,他说:“凯文•麦卡锡会做得很好,甚至可能做的很棒——看着吧!”

政治斗争往往都是无情的。在佩洛西当议长时,民主党打击川普的手段堪称登峰造极,极具侮辱性;如今麦卡锡成为议长了,共和党执掌的众议院将开始对拜登展开猛烈攻击是可以预料的。

 其实,眼看麦卡锡即将掌控众议院,拜登就已经坐不住了,首先拜登的律师揭发拜登私藏“机密文件”,司法机构不得不作调查。其次拜登为平息民愤,匆忙宣布措施以打击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

川普执政时曾坚持在美墨边境修筑围墙堵截非法移民,将入境的非法移民遣送回国;但拜登执政后,却停建并拆除边境墙,放松边境管制,使得非法移民蜂拥而入。近一年内至少有300万非法移民涌进美国,成为美国史上的最高记录。

作为“新官上任三把火”,麦卡锡通过的第一个法案是取消国税局对工薪阶层美国人进行任何新审计的资金。

去年拜登批准了一项法案,在10年内给国税局增加了800亿美元资金,用于雇用近9万名新员工,以打击逃税为名瞄准美国的工薪阶层。拜登的法案,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政府投下巨资,招揽一大批像“中国大白”一样的特别群体专门去挑剔搜刮底层百姓的口袋。

无论是阻止非法移民,还是取消“大白”的存在,麦卡锡都是在让美国重归共和党的治国路线上,都是在造福美国人民。

而对外,麦卡锡的头等大事却是亲自提案,成立跨两党的“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麦卡锡为此而宣布“美国信任中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这是非常罕见的成果,因为类似的委员会在川普时期还无法获得民主党的支持。

可以说,从美中建交开始,美国及西方一直对中共充满幻想,到了江泽民时代,西方各国更是为了争夺利益,有意无意地漠视中国糟糕的人权现状,选择信任中共的承诺,帮助中共发展壮大,创造了所谓经济崛起的奇迹。直到川普执政后,美国及西方社会在才慢慢从梦幻中清醒过来,才逐步看清中共的本性。

虽然美国大选的结果激化了各方冲突与矛盾,但朝野两党却在此两年中统一了对中共的深刻认识,不论佩洛西,还是麦卡锡,他们领导下的美国众议院的反共立场没有变。而凯文•麦卡锡出任众议院议长更意味著开启了一个美国复苏、中共噩梦的新时代。

2022年1月15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