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23岁青年逃离中国 亲述“艰难”历程

今年6月,中国青年徐峥告诉父母要去外地打工,不知多久回来,家人去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他心里非常难过,因为徐峥决定逃离中国,他知道或许这辈子他都不会和父母相见了。徐峥逃离中国后,亲身讲述他为什么要离开中国,他是怎样突破公安边防成功离境,及他的现状等。

7月1日,徐峥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他说,他逃出中国以后,曾于6月27日在推特账号“希尔@antichinaccp”发布他逃离中国的详细经历,包括使用什么样的签证,如何应对中国海关的严苛盘查。之后,徐峥认为,他应该堂堂正正说出自己的真实经历,于是他决定不再匿名,选择在中国党庆日的当天,接受美国之音的视频访问,在访问中,他详细地叙说自己的故事。

出境时遭遇海关严苛盘查 逃离后忍不住号啕大哭

徐峥称,他拿的是乌克兰的商务签证,以去当地考察餐饮市场的名义,从深圳蛇口海关出境。他告诉公安边防人员,他计划开一家中餐馆,去乌克兰考察,一个月后回来。警察反复检查他的文件,又把他带到一间小屋里继续盘问。当时,徐峥担心极了,因为一旦出现纰漏,不仅行程会泡汤,他的护照也会被边防人员剪角,如果护照作废,那他就再也出不了国了。

幸运的是,一个多小时后徐峥被放行。6月25日,徐峥坐上从蛇口开往香港的船,到达香港机场后,他想到他曾在2019年8月,与数十万示威者在这里静坐,心中难过。当飞机起飞后,他再也忍不住地号啕大哭。他表示,当时,他的眼泪一直在掉,他也不知道他将来能去哪里,但是他知道,以后他再也不会因为说话,而被警察请去喝茶了。

因为“六四”被退学

徐峥,23岁,四川雅安人,在东北长大,高中肄业。他称自己是一根“墙国韭菜”。他说,他读书晚,20岁才读完高三,但他在2019年高考前夕,因反驳老师,称六四学运是因为学生反对贪污腐败,想要言论自由才走上的街头。结果被老师举报了,通知学校的党委书记,他与学校党委书记围绕89天安门事件吵了一架后,被学校劝退。

两次被“请”去“喝茶”

徐峥回忆,他还有两次被请去“喝茶”的经历:一次是在2018年,他因用QQ邮箱签署了美国白宫网站上抗议北京新疆政策的公开信,被警察从学校直接带走;另一次是在2019年,成都秋雨教会牧师王怡因“煽颠罪”被判刑后,他在微信上喊出“王怡牧师无罪”,后被当地派出所传唤。

徐峥称,他自16岁开始“翻墙”,了解外面的世界。当时香港人争取民主和普选的“雨伞运动”正如火如荼。他看到数不清的被中国政府打压人权的悲惨案例,包括709维权律师大抓捕,拘押上百万新疆穆斯林,及被指泄露中国最高领导人隐私被重判14年的牛腾宇……。他说,“我知道这些以后内心非常痛苦,但是我又没有办法在中国的公开场合去声援他们,因为那样的话我也会有生命之灾,所以我一直是很煎熬的。”

永远记得2019年香港的夏天

被退学后,徐峥到深圳打工,他在深圳罗湖区一家便利店谋得了一份工作。

徐峥称,他之所以选择深圳,是因为当时香港正在爆发“反送中”抗议,他想加入,更想要尽一份力。

那时大陆居民办理港澳通行证并不困难。在便利店打工期间,徐峥偷偷去过两次香港。他参与了200万人的大游行,听到整整一条街的人都在喊“打倒共产党”;他看到警察用催泪弹击中了一个小孩的头,鲜血直流,母亲在一旁绝望地哭泣;他与香港市民传阅的《苹果日报》,现已被迫停刊。

徐峥说:“我会铭记一辈子,2019年的夏天!”

秘密策划出逃路线

2019年末,COVID-19爆发,2020年初,中国政府开始实行严格的旅行限制。徐峥发现,网上不断有消息传出,中国将暂停办理因私护照。也不断有网友传出,自己办护照和出境被拒的消息。

2020年11月,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尹成基在一次会议中称:“中国会继续严格控制不必要人员的跨境活动”,及“从严审批中国公民旅游等非必要事由的出入境证件申请,劝阻和限制内地居民旅游、探亲、访友等非必要、非急需出入境活动。”

徐峥说,听到消息后,他坐不住了,他在推特上看到了大量的信息,显示习近平要闭关锁国,结合办护照这么难,自今年2、3月份,他有了离开的想法。因为他只是普通百姓,拿不到发达国家的签证,可是没有签证就无法出境,于是他开始研究各个国家的入境和隔离政策,结合推友的分享和自己的经济能力,策划出逃路线。经过几个月的秘密筹划,他决定从蛇口出关,坐船到香港,再从那里经伊斯坦布尔飞抵乌克兰首都基辅。

徐峥表示,各种手续和机票用了将近两万,是他一年的存款。他没有告诉家人和朋友自己的计划,因为他觉得现在中国弥漫着一股文革的气氛,担心被人举报。他认为,他周围的同龄人至少有八成是“粉红”,即使是他的父母,也在拥护着中国共产党。

到中国大使馆前抗议 父母被警察上门骚扰

徐峥称,7月1日,百年党庆当天,他到中国驻基辅大使馆前抗议,并将自己的照片发布在推特上。几个小时后,中国警察找到了他在四川老家的父母,并不断地骚扰他们。他父母的电话被监控,行动被控制,并抄走了他留在家中的手机、计算机等物品。之后,他的母亲通过微信给他打电话,他的父亲在一旁破口大骂:“你个狗汉奸,国家有什么不好?你赶紧回来自首,要不就死在国外,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东西!”

徐峥表示,他的父母都是老实人,父亲是国企的下岗职工,母亲是个体户。他们不是党员,也不是既得利益者,拥护共产党仅仅是因为党国的宣传。他说:“可是就算他们心里向着共产党,中共也不会因为他们亲政府而不去骚扰他们。”

徐峥难过表示,有时他会望着和父母在照相馆拍的那张照片默默流泪,尽管自己与他们政见不同,但亲情永远割舍不断。

离开乌克兰 下一步将何去何从?

自从在大使馆门口公开露面后,徐峥收到了很多辱骂他的留言,还有人威胁说,他的照片已经被发到当地“爱国华人群”里,如果他敢露面,就要他“好看”。

徐峥说:“我在这里也是很担惊受怕的,因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大使馆的这里有专门的微信群,和统战部合作,每天都在收集在基辅的这些华人的思想动态,我的行踪可能会被人记录”

徐峥还称,当他听说,近日,中国以扣押准备出口到乌克兰的50余万株疫苗来威胁,迫使乌克兰撤回由加拿大发起的,支持彻查新疆人权状况的声明,他很担心,他觉得乌克兰不是久留之地。他担心中国会进一步施压将他遣返。

7月11日,徐峥搭上了一架从乌克兰途径荷兰飞往厄瓜多尔的航班,并选择在阿姆斯特丹“跳机”。

徐峥认为,荷兰尊重人权,反对香港“国安法”、谴责新疆集中营,这样的国家能保护人权。他希望能在那里申请政治庇护。他说:“我真的不敢再回中国去了。在中国任何批评习近平的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折磨。”

徐峥表示,他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将走向哪里,也不知他的命运如何,但他知道他没有回头路了。虽然他会害怕,会觉得孤立无援,但是他不曾后悔。

徐峥称,他想对在“墙国”里每一位和他一样渴望自由的人说,走出来的机会就像1949年登上去台湾的船那样珍贵,希望大家都能活在不会有文字狱的地方。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