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女子没卫生棉崩溃求助 陕西作协官员发文惹议

西安封城已经长达十多天,网上陆续传出买菜难、看病难的消息,整个西安犹如“死城”,处于困境的市民压抑着无处宣泄的愤怒。西安一名在酒店集中隔离的女子因月经提前来了,没有卫生棉急用,四处打电话向官方求助无果后,情绪崩溃地哭着向工作人员寻求帮助。其后,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发布文章,痛批这名求助无门的女子“矫情”,引发网友批评。

根据网传视频显示,一位身处隔离点的女网友哭着向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求助:“我想问一下,早饭到现在没有送过来,还有,我来大姨妈了,也没有卫生巾,我就想问一下,是没有人管吗?”

视频中可见,这名女网友情绪崩溃,声音哽咽:“我从昨天开始一直打电话,没有人能处理这个事情,报警也没有人接,打疾控防疫办的电话也没有人接,我就想问一下,是没有人管吗?是准备把我们都饿死吗?”

防疫工作人员仅表示,自己也出不去,只能将此事上报。

西安封城 女网友没有卫生棉救助无门“血流成河”
防疫工作人员仅表示,自己也出不去,只能将此事上报。(图片来源:微博)

随后,吴克敬发布了一篇有关疫情的文章,题为《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吴克敬在文章中批评这名因来月经没有卫生棉向工作人员求助的女子:“有些人,同样也是女人,却让人想要诟病了呢。”

吴克敬写道:“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而在紧要的时刻,还要苛责别人不能上门给你送!这就你的不对了……疫情当前,什么矫情,什幺小姐做派,是没有用的,别人才不会惯着你,任由你大喊大叫!”

不过,吴文敬的文章中的说辞遭到网友抨击,认为吴文敬不尊重女性。有不少网友留言评论:“一点同理心都没有,女生来大姨妈没有卫生巾用还指望她保持良好心理状态心平气和?”

还有网友称:“他是没有体会过月经之痛,固化女性。”

“真的一点同理心都没有吧?你要一个处在这样环境下还要保持冷静替别人思考,那是因为轮不到您老啊!我们该理解每个人的难处,而不是把他们放到对立的局面,他们是共患难的战友,不是敌对分子。女生来大姨妈没办法解决就和你一直尿失禁连续一周一个道理,你自己想一想这个时候人的尊严还在吗?你还指望她在面临种种情况还保持良好心理状态心平气和?”

“建议吴主席写一下疫情中无医院收留的流产妇女,心脏病耽误八小时猝死父亲,为了几个馒头被打的小伙,其实这些都是一粒沙,作家不要宏大叙事,没出息。以小人物的命运揭露一点人性,批判一点社会,才是好作家吧!”

“作为作家,说出这种话,是不合适的,人间有烟火,百姓有冷暖。”

面对外界争议,吴克敬1月6日回应澎湃新闻称,自己并没有不尊重女性,文章想要表达的意思是,疫情当下,大家都不容易,希望大家“不要抱怨”。

据公开资料显示,吴克敬,1954年生,陕西扶风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书画院副院长、陕西书画院院长,其中陕西省作家协会是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的团体。吴克敬历任《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副总编,西安市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2010年当选为西安市作协主席。

陕西作协副主席、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曾在某报发表了一首名为《户县赋》的诗作,结果被发现,与李景宁2009发表的《户县赋》存在雷同,吴克敬的这篇《户县赋》只有区区205字,可是有192字与李景宁的《户县赋》完全一致。

据大陆媒体报道,李景宁回应抄袭事件时说,“吴克敬老师我认识,也很尊敬他,身份名气都比我大很多,但抄袭的事情确实不该。”

李景宁还发现,吴克敬还抄袭了他的另外一篇赋《渭水赋》,吴将其改为《渭河赋》发表在陕西出版协会的《延河杂志》第五期上。李景宁说,“自己不会因此投诉他,还是希望他能够道歉,对社会公众有个交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