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中国一带一路项目存不佳状况 隐藏债务最突出

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全球研究所发布了一份长达166页的报告,该报告分析关于中国自2000年以来在海外展开的投资项目,着重关注自2013年当局宣布展开“一带一路”后的项目实施情况。报告称,中国在全球展开的基建项目,存在“隐藏债务”、取消和搁置等不佳情况。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全球研究所于9月29日发布了这份剖析“一带一路”的投资状况。此报告由100多名研究员花了4年时间调查完成。报告研究了中国的海外投资情况,涉及分布在165个国家,资金规模达8430亿美元的13,427个项目。报告采纳海量数据,涵盖投资模式,债务规模和项目实施现状,可谓是“一带一路”研究领域的一颗重磅炸弹。

自习近平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时间已过去了8年。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多达140个,涉及1000个项目、千亿资金的投入。这个被中国誉为“世纪项目”、“连接不同文明,通往和平繁荣开放创新之路”的项目,其实被业界人士认为是延续过去江胡时期的“走出去”战略。

1999-2000年,中国工业产能过剩、拥有大量外汇储备,江泽民政府制定相关政策鼓励中国本土企业布局全球,推动海外投资和发展国际市场。“走出去”战略实施后,中国企业尤其是私人企业海外投资大幅增加。2000-2004年间,中国批准海外投资企业的年平均增长率为33%。

AidData执行董事Brad Park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一带一路其实就是之前走出去战略的延续,目的是为了解决国内工业产能过剩和外汇尤其是美元欧元过剩,以及自然资源匮乏的问题。这些都在1999年就开始了。”

Parks提到,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是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他说:“中国政府以前一般把多余的美元拿来买美国国债。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国债的收益不再具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中国开始寻求回报更高的海外投资项目。通过数据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海外借债最可观的上升,是发生在2008-2009期间,也就是金融危机的时候。危机之后,中国的海外发展项目,从280亿美元到980亿美元,增加了近4倍。”

报告指,中低收入国家把中国视为最大的资金提供者,但中国的国际贷款和援助细节不透明,导致这些国家无法准确地判断项目的支出和收益。

重新审视“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在初期很受其他国家的欢迎。但是8年过去后,不少参与国家对一带一路有了新的审视。基础建设项目虽未短期带来效益,但长期性的债务风险也令人警惕。

研究一带一路项目的学者李平解释说,中国项目的优势不是在利率上,而是融资的量级上,也就是说,中国能提供更多的贷款。

AidData的报告指出,大约有35%的一带一路项目目前遇到比较严重的实施困难,比如腐败现象,劳资纠纷,破坏环境,以及来自民众的反对。

“我们看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的基建项目,要么暂停,要么取消,或者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心生疑虑,开始重新谈判项目细节” AidData的Parks说。很多国家的民众、反对党和媒体开始重新审视基建项目,考虑是否真的需要举高债来建这些项目,钱到底花得值不值。

 “隐藏债务”问题

这份报告引起最大讨论的是“隐藏债务”问题。一带一路开启前,中国政府往往以主权债务形式向海外投资,但是如今70%的项目借债方已经不是主权政府,而是国有企业和银行,合资企业和私人企业。所以,很多中低收入国家的政府并没有完全公开他们的债务问题,因为严格来讲,这些国家的政府并不是真正的借债人。很多时候,项目的借债人身份和组织架构模糊且错综复杂,导致还债责任由谁承担界限不明。COVID-19爆发后,很多中低收入国家陷入经济困难,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

报告所提的 “隐藏债务”,指的是由中国国企,国有银行或者合资企业借出,但是未经借方国家政府担保的债务。这些债务往往明面上没有政府还债义务,但是可能会有隐形的政府责任保护。换句话说,如果主要借债人违约,偿还责任依然部分或者全部由政府承担。

AidData的报告统计说,如今有44个国家从中国的借债数额已经超过了本国GDP的10%。其中,38个国家的主权债务超过本国GDP的10%,10个国家的隐藏债务数额超过本国GDP的10%。所有这些国家目前都在向他们的154名中国官方债权人寻求债务减免。报告估计约有总值3850亿美元的债务未被披露,约占这些国家GDP的5.8%。

其他问题:搁置,取消,收益欠佳

一带一路项目还遇到其他困难,例如遭搁置或取消。研究发现,至少7%的项目发生各种丑闻、争议或违约行为。这些项目集中在这些国家: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肯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另外,项目完工后表现欠佳,如借款方违约、施工之后,收益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等问题则占了10%。

报告称,一带一路项目遇到搁置或者取消的机率大于之前的海外投资项目。例如2018年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曾因为定价过高和反腐的原因取消中国投资的东岸铁路项目。他说:“如果借太多的钱,我们偿还不起,马来西亚并不需要这些项目。”

报告提到并不是所有一带一路项目都会遇到拖延或者搁置问题,也有提前完成任务的例子,比如肯尼亚的“蒙巴萨 – 内罗毕铁路”项目。此项目以惊人的速度提前18个月完成施工。

美国和G7的B3W

一带一路项目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和来自外界的指责,中国政府在2018年的中非合作论坛上表示,中国不会资助“花架子”项目,而将专注于商业上可行,可持续和绿色的项目,把资金用在刀刃上。 

另一方面,美国也发出了基建项目的竞争愿景。美国总统拜登在2021年6月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国家(G7)峰会上表示,他希望美国支持的“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计划可以成为比中国方案的更好选择。拜登和七国集团国家领导人发布的倡议说,“B3W”是由民主国家主导的,高标准和价值导向的透明伙伴计划,将帮助改善发展中国家总价值超过4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