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不允许律师会见被捕港人

8月下旬欲乘船偷渡到台湾的12名香港青年,遭广东海警截获后一直被扣留在深圳市盐田看守所,目前12名港人已全部聘任大陆律师。但却传出有部分律师受到官方施压要其退出案件以及尝试会见当事人却被官方拒绝。

据香港电台报导,四川律师卢思位是12名被拘者之一的乔姓女子的代理律师,他于9月4日到盐田看守所欲会见当事人,却被告知家属委托书未经“公证”,“不能核实委托人(家属)的真实身分”,拒绝会见。9月9日,取得公证书的卢思位再次前往盐田看守所要求与当事人会面,但却被告知当事人已经委任了两名代理律师,因此不会安排他的会面要求。

据苹果日报报导,当局没有向卢思位出示当事人与律师之间必须签订的《委托协议》,因此卢对官方指出的当事人已经委托两位律师的说法要求核实,但却不获回应。卢思位之后到盐田区公安局法制科投诉,却被官方“踢皮球”,对此卢思位对案件不乐观,慨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大陆近年大部份的政治案件,当事人要被迫接受官方委派的律师,答应认罪以换取轻判。卢思位称,官派律师往往不透露案件讯息,例如案件侦查是否合法、有没有逼迫的情况,“能不能真正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这是很值得怀疑的”。

另一名律师任全牛则两度接到河南郑州中原区的司法局的电话,让他不要代理案件。任全牛对苹果日报表示:“表面上是为我好,让我再三再三考虑,认真认真考虑,万分注意说一堆,说得挺恐怖的,好像说我要是代理的话,让你感觉太危险了,简直是生命都不保障一样,反正说得就很恐怖”。任全牛称,他没有答应司法局的要求,并指取得公证去仍想到深圳看守所尝试会见,“但能不能出去,当地会采取甚么手段,我现在还不好说”。 

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接受查询时表示,被告人委托律师突然被告知当事人已另外委托律师的情况屡见不鲜,当事人难以与外界沟通,随时被迫另找指定律师,过去他跟进的被捕维权律师案件都经常出现相同状况。 

何又指,官方指定律师一般与政权关系良好,甚至受控制,以防当事人与自己委托的律师沟通后所传出外界的讯息有不利情况。何认为特区政府应至少派人前往探访被拘留港人,但他无奈指过去都有就其他案件与入境处交涉,香港当局一般拒绝跟进。他亦指,据其经验,今次案件不涉及国家安全,未必会秘密审讯,但有可能突然上庭,“好短时间通知(家属)”,令当事人的律师及家人在审讯公开情况下都难以及时出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