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提琴家陈顺平被拒诊 腹痛难忍跳楼自杀

上海COVID-19疫情封控期间,再有患者因延误治疗失去生命。71岁小提琴家陈顺平腹痛难忍,但被急救车送了两间医院均被拒诊,最终选择跳楼结束生命,令外界唏嘘不已,

综合陈顺平妻子及其儿子在社交平台发布的消息,4月13日晚上9点多,陈顺平腹部感觉疼痛并伴随呕吐,打120急救电话后得到回复说要“排队”、“不知道要等多久”,等到凌晨12点多,急救车将陈顺平送到同济医院,门口护士称“里面全是阳性”拒收,遂又前往第十人民医院,却发现医院关闭,最终只能忍痛回家。陈顺平回家后一直忍着剧痛、难以入睡,时不时起来呕吐,并推测自己是患上了急性胰腺炎。

陈顺平妻子早上8点多起床后,发现桌上留了两张纸条,并发现丈夫已跳楼,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陈顺平妻子说,“我崩溃了,抱着丈夫呼唤谁能帮帮我”。

陈顺平其后被120送到同济医院抢救,医生通知抢救无效。4月14日9点58分,陈顺平走了。

陈顺平留下两张遗书中的一张写着:“要提前和亲人告别了,我实在忍受不了胰腺炎的痛苦!”

另一张遗书上写道:“昨天晚上我突发疾病,联系120去了几家医院都因为疫情不接我治疗,我很无奈。回家后病情暴露出来了,根据我的经验八九不离十是得了胰腺炎,昨一晚没办法入睡,我自己估计生命快走到终点了。”

陈顺平死后,同济医院的急诊医生说,“昨天晚上是有阳,但是消杀后还是接诊的。”陈顺平妻子质问:“为什么来的时候不详细解释,我们可以在外面等,那也不会发生悲剧。”

陈顺平妻子说,丈夫是个开朗和善、风趣、对生活富有热情的人,热爱艺术,退休后一直在大众乐团演奏演出、拉小提琴。“我丈夫71岁,生前没有什么基础病,13号晚上他到底什么样的绝望,让他走上了这条路。这个社会活生生的把一个最普通的病人逼死了”,并质问当局,“所有的医疗资源都运用在阳性病人和筛查上,那请问,我们这种普通居民就不是人了吗?求助受阻,求医无门。为何?为何?为何?”

陈顺平之子则呼吁整个社会,更多地关注像父亲这样,无法正常就医而痛苦的人们,避免更多悲剧发生。

陈顺平的姐姐是上海财经大学退休教授陈顺霞。陈顺霞发文说,弟弟4月8日刚过完71岁生日,未料想一场腹痛病竟要了他的命,质问这是“谁之过”。

上海小提琴家陈顺平的遭遇令网友唏嘘不已:“胰腺炎确实会非常痛苦的,真的太惨了。”、“听着都疼!该死的‘清零’!人民太惨了。”、“上海政府真的一辈子被钉在耻辱柱上。”、“文章写尽太平事 不肯俯首见苍生。”、“唉。 政治挂帅害死人。”、“新冠出现以后,这世界好像就剩下一种疾病……”、“在生死面前,要敢于打破规则。因为规则都是人定的,不要等到人死了,再来谈这个疏忽那个道歉。

上海市卫健委4月17日通报,4月16日全天新增3238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和21582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但上海本轮疫情爆发以来,官方没通报任何一例死亡病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