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王亚法

忆曹公歌

四十年前寒夜中, 病榻灯下谒曹公, 先生示我传世物, 一柄团扇惊朔风。 山君临崖气霄雄, 落笔原是虎痴翁, 文修妙手录锦诗 更有大千补竹丛。 张氏三杰锦绣手, 织成天衣无隙缝。 可怜秋风入庭树, 团扇闲置不起风。…

荒唐梦

昨夜荒唐梦, 回到文革中, 唇无稚毛者, 臂箍红袖筒, 手捧小红书, 挥拳效愚忠, 斯文打倒地, 沉渣充先锋, 沐猴弹王冠, 瓦缶毁黄钟, 砸了黄帝陵, 马列认祖宗, 扒了孔子坟, 谣言可惑众, 夜半破门入, 抄家成时风, 字画变垃圾, 鼎…

飞夺泸定桥之我闻

我没有去过大渡河,也没有见过泸定桥,但对十三勇士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的故事,却甚为知悉。六十年代初,单位组织观看《长征组歌》,那时年轻,能对其中的歌曲和台词倒背如流,现在想来,不禁好笑。 最近在微信上看到一则关于红军飞渡泸定桥的短文,接合…

张之凡的毁家之痛

我在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写过一篇《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留下了一代人的记忆,但因时间久远,挂一漏万,疏漏甚多。昨日和朋友饮茶,聊及曾经影响过一代读者的《十万个为什么》丛书,谈及那书别开生面的封面设计。往事悠悠,使我想起了那位不该忘记的封…

谨慎梅兰芳 寂寞孟小冬

梅兰芳一言铸大错 因研究张大千的缘故,我在多年的采访中,涉及了许多孟小冬的资料,但各家各说,各书各写,鱼目混珠,真假难辨,老夫穿凿附会,将其一网打尽,编篡成文,聊当八卦,供诸位解颐。 一九二五年,在北洋政府大佬王克敏举办的堂会上…

读书杂感之一

闲来无事。翻阅几本从上海旧居寄来的藏书,其中有一本叫《抗战时代生活史》,作者是上海名中医陈存仁,一九四九年去了香港行医,早年写过一部叫《银元时代》的书,在香港报刊上连载,颇具影响,前些年上海的《新民晚报》又复载了一次,读者反映很好。&nbs…

己卯十八小时蒙冤记

从己卯到辛丑(1999——2021),整整二十二年,这二十二年间,我心中总有一股冤气在荡涤,挥之不去,欲消难罢,每当念及,不时会下意识地吐出“草泥马”的呓语,至于要“草”谁的“马”,我不敢说,因为他太凶悍了,十四亿人都怕他,我更怕! (一)…

你还好吗

墙外的网上,说武汉瘟疫尸骸枕籍;墙内的报上,说这是反华势力的谣言,我等小民真假难辨,只能看微信的视频——武汉殡仪馆门口排队领取骨灰的惨景,来估计死亡的人数…… 这时候我脑际里浮起一个人,一个一生中偶然相遇,似流星般擦肩而过,然而又难以忘怀的…

傅聪带走黄宾虹藏画的秘闻

傅聪因得新冠肺炎在英国离世,殊为可惜。 傅聪无奈逃脱当年中国的黑暗,却逃不脱今天的病毒。 在微信上一篇悼念傅聪的文章中读到:“……周巍峙请傅聪吃饭,询问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傅聪说,黄宾虹送给父亲的书画,他想带几幅去英国,海关不准。…

伟哉蒋公真君子

十馀年前,我首次去台湾。历史博物馆的老馆长何浩天,介绍我去采访“干城画廊”的东主蒋干城先生。 蒋干城乃是蒋介石亲信蒋伯诚的族孙,长期在国民党的情报机构工作,退休后闲居在家,正巧张大千刚回台湾定居,于是他打算开家画廊,推销张大千的画作。但那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