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這場戰爭輸定了,因為我們敬禮敬得太好

在不義的時代,寫史是最後的正義了。 坑姐寫:殯儀館的車終於到了,一輛蒙着灰的大金杯,兩個穿着隔離服的工作人員熟練且沉默的將姥姥遺體裝進屍袋。儘管早已知曉送去殯儀館也不代表能立即火化,冷櫃是早就沒有了,姥姥的遺體只能擺在地上……等…

我想,你們給這個國家留點碧蓮,也是應該的

很久發不出文章了。也沒有號。最近發了很多事,不寫點什麼總覺得愧欠。昨晚聽說有23個學生將遭遇大難,借了一個不相識網友的號,把看到和想到的寫了些碎片式雜感,救救學生。不知能否發出。如下: 一 據說逐步解封了。廣州一對戀人小心翼翼駕車經過關卡時…

一些雜感,一個建議

一、最後一代 他們曉得,九月的G陽後半夜天氣已有些涼了,那段高速在山裡,時常會起一砣砣的冷霧。匆忙中他們相互交待多帶幾件衣服,還有人想起方艙糟糕的食物,抓了幾包方便麵塞進包里。女人糾結着該給寵物盆里預放多少貓糧,少了會餓,多了會變質,貓吃了…

李承鵬:一隻安裝反了的馬桶

我只是想講些故事。 1997年,我生平第一次當上「房奴」,以美好心情搞起了裝修。我有幸碰上一家追求生活品質的裝修公司,他們說:以發展的眼光,一定要用中央供熱系統,熱水直接入廚入衛,才夠中產。我是個虛榮的人,當即決定中央供熱。屋子交付那天,我…

李承鵬:我的粉絲帶着孩子悄悄「潤」到楓葉國了

這天深夜,潘小剛忽然在一個很小的群里告訴我,他潤了,此時正在飛往楓葉國的航班上,獨自帶着12歲的女兒。他說此事已悄悄操作了一年多,誰也沒通知、沒透露,就是默默準備……直到飛機起飛離開祖國時,才跟大家做一場最後的告別。為此,他專門買了全程的W…

李承鵬:中國人為什麼沒有安全感

一天早晨,格里高爾從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他仰面躺看,堅硬的甲殼抵着床板,抬頭看了看,發現自己有許多隻腿在眼前舞動,「天哪,我出了什麼事啦?」 一天早晨,王愛國從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手機變成一個巨大的紅碼。他仰面躺看,冷…

李承鵬:記一段正能量科學幻想和終將告別的春天

前蘇聯有一個天才科學家叫李森科,堅信世界上有兩種科學:科學與無產階級科學。他否認了境外反動科學家孟德爾-摩爾根的基因遺傳說,發明了「獲得性遺傳理論」,這個意思就是: 如果持續進行外部物理干預,就會獲得你想要的遺傳結果。比如讓你爹天天練腹肌,…

李承鵬:上海是預示未來一百年的大河

2022年,上海人民說:「在這麼短暫的人生中,我們少了一個春天」。上一年少了一個春天的是長春,再上一年,是武漢。其實還有更多,我不記得了。 其實每一個人每一秒鐘都可以少一個春天,只要心頭還籠罩着精神方艙。一個叫錢文雄的男人受不了壓力就上吊自…

李承鵬:有些事要寫進歷史的,有些人,已不像人

1844年初春,英國傳教士在上海南市創辦了一所醫院,這是上海開埠後的第一家西醫醫院,也是中國的第二家西式醫院。為了宣示自己並不是來殺嬰兒取眼睛的,傳教士取意中國古語「仁術濟世」,就叫「仁濟」。 新民周刊報道了洛克哈脫在《在華行醫20年》裡的…

周星馳:這一票人是誰啊?官哪,哈哈哈

八個月大的胎兒,心跳已經很明顯。2022年1月1日晚上22時,血泊中的母親應能感知到腹中胎兒停止了悸動。 這一晚的西安零下6度,風乾燥而凜烈,這位母親因核酸證明過了四個小時被阻攔入院,只得坐在院外椅子上苦熬,血順着椅子和褲子淌了一地,大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