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一隻安裝反了的馬桶

我只是想講些故事。

1997年,我生平第一次當上「房奴」,以美好心情搞起了裝修。我有幸碰上一家追求生活品質的裝修公司,他們說:以發展的眼光,一定要用中央供熱系統,熱水直接入廚入衛,才夠中產。我是個虛榮的人,當即決定中央供熱。屋子交付那天,我媽一邊在廚房洗碗一邊嫌熱水出得太慢。我耐心向一個傳統勞動婦女解釋中央供熱就得等一會兒,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待高科技,後轉身上廁所初女蹲,沖馬桶……感到有點熱,然後聞到一股濃郁的味道。

以發展的眼光,他們把熱水安反了,安到了馬桶上,是的,馬桶。

同月8日,三峽大壩勝利截流。當時報紙說以發展眼光看,大壩會讓我國變得冬暖夏涼,是這片熱土很大的一部空調。可是現在,這部空調貌似也安反了……當然這極可能是謠言,這個小區下水道被暴雨淹沒半個月都查不出原因的地方,作為最大一條下水道是否影響了祖國的氣候,更查證不出來。這兩天官方強烈要求質疑三峽大壩者拿出證據來,否則就是造謠。這很像楊志碰上牛二,楊志要證明他的刀殺人不見血,就得把牛二剁掉,可剁掉就犯罪,不剁就是造謠。黃萬里們要證明三峽真讓氣候大變,除非把三峽炸掉,可炸掉就是反革命,不炸掉就是造謠。當科學遇到政治,就是楊志遇到牛二。

我不懂科學和政治,我只是說些故事。七八年前,我很愛去若爾蓋草原騎馬玩,中國最漂亮的濕地草原,那裡有大片的花湖,風一吹過,花兒們就會彎下腰對你呵呵直笑。四五年前我再去,那裡已沙漠化跡象,很多山坡光禿禿像長了瘌瘡。當地牧民說,一是為了大力提升GDP,領導要求多養牛羊馬,牲口把草吃沒了;二是因為大量開採優質能源「泥碳」創收,而泥碳恰 恰是保存水量的重要資源,像海綿一樣蓄住黃河上游百分之三十的水份;三是因為三峽大壩……算了,牛二大哥又要說我們造謠,我確實拿不出證據,也不敢用你的血去證明科學。那個叫澤郎丹頓的藏族青年凝望了這片浩大的黃沙很久,回頭認真地告訴我:再過十年,我們這兒就不養牛羊,得養駱駝了。

是的,駱駝。如畫的濕地草原養起了駱駝。不過下一次紅一、紅四方面軍經過時,就不會有戰士掉在沼澤里了。這也是大壩的創舉。

再有個故事是:昨天,著名革命根據地洪湖終於也旱了,七十年一遇的大旱,最深處才三十多公分。我小時候是看「洪湖水,浪呀麼浪打浪呀」劇情長大的,曾很想跟女游擊隊長韓英一起躲在湖裡打游擊。可現在別說打游擊,下水洗澡連毛都擋不住……聽說當地漁民過不下去了,這樣也好,不過不下去也不敢下湖打游擊,沒有大片荷葉、水草藏身,腦子裡剛冒出點大澤鄉的念頭,聯防隊員十里之外就可全殲你個反賊。可見旱有旱的好處,這樣想來我們都膚淺了,前兩天中華文化紫禁之巔的故宮送出錦旗:旱祖國強盛。雖被舉國笑話,但竟一語成讖,一旱保強盛。可見三峽大壩除了是水利工程,也是一個維穩的手段。

以發展的眼光看,從工信部對小學生的思想過濾軟件「花季綠壩」到水利部對成年人「三峽大壩」,一壩更比一壩強,前者只控制思想,後者直接把你肉身消滅了。算了,我還是講些故事。前些時候王小山登了四姑娘山後來成都找我玩,我本想帶他體驗一下成都人的春天生活,去龍泉山看桃花打麻將,可現在連天氣都響應政府「節能型社會」要求,從冬至夏,直接把春天給省了。從雪山下來的他穿着挺厚的羽絨服,本來站在雨地里瑟縮一團,沒成想迅速就三十四度了,腦子裡還是雪花,身上全是汗水。我沒好意思告訴他,去年十月,成都南門就飄雪了。

從萬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到現在一年一遇,到討論該不該炸掉……你看,修水壩是為了發電,發電是為了抗旱,抗旱就要修水壩,修水壩又得抗旱,生生不息,弄得農民工們跟個肉體永動機似的。你都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了抗擊旱情,還是為了製造輿情。又聽說魚米之鄉的江蘇盱眙停水了,上海也因缺淡水,海水倒灌進了城區……這是個好現象,以後阿婆們在日本核泄露時就不用上街搶鹽,直接從地溝里舀碗水當街一曬,就是優質海鹽了。這些當然不是人禍,而都是天災,當我們做不到人定勝天,天本身就是災。

最後一個故事是:前天,重慶市交旅集團的豪華郵輪「長江黃金1號」下水了。董事長王永樹稱,該輪是目前長江上游最豪華的郵輪,船上有商業街、游泳池、桑拿中心、雪茄吧、電影院,不僅可停靠直升機還可以打高爾夫,像一座飄浮江面的五星級度假村。據悉「長江黃金一號」長136米,寬19.6米,高6層,1.2萬噸級,總投資1.3億元,最貴的總統套房每人3.6萬元……「十二五」期間將陸續投資20億元人民幣,新增9艘這樣的五星級遊輪,在長江中下游各5A風景區豪華遊玩。

看到這條新聞,我第一個反應是,不是都沒水了嗎,船不怕擱淺?後來我以發展的眼光想了一想——可再次啟用縴夫,順道解決下崗工人就業問題,為避免畫面難看,表明已是新社會,可讓縴夫邊拉縴邊高唱紅歌,《社會主義就是好,就是好》,領導坐總統套落地窗前親自指揮,郎朗傾情伴奏,正是一片和諧盛世景象。有人說三峽公司其實是一個既得利益集團,這個我不是很明白,但我小時候被告知三峽大壩建成後我們將用上世界上最便宜的電,後來價格一路飆升,還被宣傳要敢於用愛國電……

總之,很長時間我都為沒深刻理解利國利民的三峽大壩科學原理而深深慚愧,這幾天一通惡補大致搞明白,其實,它就是利用雞國西高東低的地勢,把高處的水先行存到一個叫三峽的水箱裡,然後由一個叫三峽公司的閥門,爽了就沖一下,沖一下,不爽就憋着,憋着……至於什麼時候它爽,什麼時候憋着,要用發展的眼光看,至於氣候異常,你得明白,它其實就是一隻馬桶,只不過安反了熱水。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