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5.12的爱国帖

那年油菜花比往年晚开了整整一个月,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那时人们还相信专家,专家说花期推迟很正常,青蛙上街很正常。那天我正在书房赶一篇文章,地动时还以为家猫在脚下调皮。直到满书架的书往外飞,才明白是地震。 大楼摇晃、灯杆倾斜、天边发出…

你的2020年还没过去

前两天我看到B站一个23岁叫“墨茶”的直播主因饥饿和疾病死了,是吴花燕的翻版,心里触动想写;可后来又听官方新闻说这个凉山青年并不是社会害死的,是因为家庭悲剧导致性格孤僻,中途辍学外出打工,虽然每月工资八百、付完房租每天生活费只有十元、很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