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苗推广到病原调查 中国与WHO关系依旧千丝万缕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医药卫生技术协调工作的官员这个星期向媒体公布,北京正在与世卫组织商谈,希望世卫组织对中国开发的COVID-19疫苗进行评估,以便向全球市场推广使用。

与此同时,世卫组织从世界各地挑选专家赴中国调查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将由北京来决定专家名单。这些最新发展引发国际社会和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国际社会和一些公共卫生专家之所以对中国研发的疫苗安全性不放心,很大程度上还源于中国政府早期对COVID-19疫情的掩盖,以及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偏袒北京的批评。 

批评人士:世卫组织已沦为北京的工具 

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办人杨建利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此举是在极力地想利用COVID-19疫苗的成功,来为自己在疫情初期掩盖疫情所受到的批评和诟病“翻身”。 

“中国政府在疫情早期掩盖疫情真相、打压言论、甚至有意误导国际社会,其中包括拖到很晚才和世界卫生组织分享关于COVID-19的最重要生物信息。国际社会对此可以说是耿耿于怀,”他说。 

杨建利认为,中国政府最新的举动显然是希望借助COVID-19疫苗,能够在国际形象方面翻身,扭转国际社会对其疫情应对的负面印象。 

阿达利亚医生:中国必须公布在军队中接种疫苗的经验数据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 Adalja)医生对美国之音表示,鉴于COVID-19疫情在全球爆发大流行,世界各国都将需要大量的疫苗,如果中国研制出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这将是一件好事;但是中国必须对疫苗研发和临床试验的数据做到公开和透明化。 

“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研发的疫苗进行评估非常重要。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能看到临床试验和已经进行的疫苗接种的数据,” 阿达利亚医生说。 

阿达利亚医生认为,疫苗的安全性测试需要对更多人口比例的人群进行研究。中国制药公司康希诺研发生产的疫苗,在试验的早期就已经在中国军队中试用,并且获得了支持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数据。但是要消除国际社会对公共卫生隐患的担忧,并增强对所有COVID-19研发中疫苗的信心,疫苗研发和生产者必须对疫苗的研发和试验过程公开和透明化。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公司必须公布他们的试验数据,以及他们在军队中普遍接种疫苗的经验数据,只有这样全世界才能够了解这种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怎样的,”他说。 

不过,“公民力量”的创办人杨建利认为,由于北京在疫情初期应对时的所作所为,以及国际社会对北京和世卫组织关系的诟病,而使得疫苗研发被政治化,而失去了在国际社会的信誉。 

“正因如此,即使中国研发出的疫苗是安全有效的,国际社会完全有理由担心,北京和世卫组织仍然会像疫情之初那样不负责任,因而失去了对其研发的疫苗的信任,”杨建利说。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正在等待北京批准派遣一个国际小组到中国调查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世卫组织突发事件项目执行主任迈克·瑞安(Mike Ryan)星期一透露,世卫组织已从世界各地挑选了专家候选人参加该特派小组,现在将由北京来决定谁将加入这个团队,以及何时进入中国。 

杨建利对世卫组织的这一举动也表示担忧,认为世卫组织目前已经沦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争夺领导地位的工具,而其总干事谭德赛显然是站在北京一方的。 

美国政府批评世卫组织听命于北京的政策,认为中国政府和世卫组织的确应该对疫情早期的作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川普总统已经正式宣布,美国将于明年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兰德公司:中国疫苗不太可能进入美国 

美国知名智库兰德公司(RAND)中国政策研究高级研究员詹妮弗·布伊(Jennifer Bouey)日前撰文指出,似乎毫无疑问,中国可能是最早生产出成功的COVID-19疫苗的国家之一;但是中国疫苗不太可能进入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国的市场。因为这些国家都是“人用药物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议”(ICH)的成员。 

ICH成员国(主要是高收入国家)对药品有统一的监管体系,通常称为“严格监管协议”(Stringent Regulatory Agreement);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和中国都不在这个体系内。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和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对中国研发的COVID-19疫苗没有兴趣的原因。 

卡恩医生:匆忙推出疫苗不是正确的道路 

COVID-19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和科学家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疫苗的研发。由于2020年恰逢大选年,COVID-19疫情和COVID-19疫苗的研发,引发公众和公共卫生专家对疫苗研发可能受到政治影响的担忧。 

公共卫生专家认为,确保疫苗研发过程的科学信誉是至关重要的;因此试验必须以最高的科学和道德严谨性进行,必须对每一候选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进行彻底评估。 

普林斯顿大学科学与全球安全研究员劳拉·卡恩医生(Laura H. Kahn, MD)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没有足够疗效和安全测试数据的情况下,匆忙推出疫苗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做法。 

“公众必须对疫苗有足够信任,只有信任疫苗才会愿意为自己或其亲人接种疫苗。在当下公众对疫苗仍不信任的情况下,匆忙推出疫苗不是正确的道路,”她说。 

卡恩医生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仓促推出疫苗,而因疫苗未经过必需的临床和广泛测试,而导致接种者患上罕见后遗症的惨痛教训。 

美国药管局:安全数据须在3期试验后监测2个月 

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10月7日公布了关于COVID-19疫苗紧急使用授权的指南。指南说,任何疫苗的安全数据,都需要在第3期临床试验完成后至少两个月内进行监测,从而关闭了在11月3日之前批准疫苗的大门。 

指南要求,第 3 期研究的数据应包括在完成完整疫苗接种方案后至少两个月的持续追踪监测,以提供充分的信息来评估疫苗的福利风险状况。在第3期试验完成后,专家小组将提供两个月的风险和益处数据,从而有更多时间对临床试验参与者患严重新冠病毒疾病和不良反应事件进行筛查。 

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在一份声明中说,希望这些指南将有助于“公众了解我们以科学为基础,确保疫苗的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决策过程”。 

“目前,在疫苗没有完成测试之前,要求公众戴口罩是正确的道路,” 卡恩医生告诫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