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能的高额遣散费没打谁的脸,但涉及哲学问题

佳能珠海的工厂位于高新区金鼎工业区,项目总投资15亿元人民币,是佳能在中国大陆唯一一家数码相机、数码摄像机、影像传感器和镜头的生产基地。由于智能手机的崛起,数码相机市场极度萎缩,再加上新冠肺炎病毒长期肆虐,佳能珠海最终选择关闭撤离。 

开了32年的珠海佳能工厂宣布关闭了,1317名员工放假回家过年了,同时也失业了!佳能的补偿方案应该能让很多员工满意的,有的员工可得高达150万元的遣散费。解除劳动合同遣散费包括了5大部分:一,经济补偿金;二,特别慰劳金;三,就业支援金;四,全额支付2022年特别“手当”(有家属津贴、上下班津贴、住房津贴、职务津贴等);五,春节慰问金,路费+红包2000元/人。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不止佳能撤退关闭时对本土员工如此厚待,几乎每家外资企业关停撤离时,遣散费都远远高于国产《劳动合同法》规定的上限。一开始还有国产谋略家嘀咕这是外企资本家的阴谋,是收买人心。可收买国内员工的人心去干嘛用呢?就是些生产各类产品的企业,应该没有“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野心吧?也有人说外企故意把自己打扮成小白鸽以衬托本土企业是黑猪,抱怨他们不扮演“乌鸦落猪身上——谁也不显谁黑”的戏码,逼得本土企业变白,居心叵测哦! 

非要这么逗哏,郭德纲也接不住呀!相信本土企业会稳坐钓鱼台,任你外企大方得一笔,我自岿然不动——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叨叨吧!世界是多元的是丰富多彩的,没有小人的狡诈怎么能显示出君子体面的可贵?没有麻雀鸣叫的单调,怎么衬托百灵鸟歌唱的婉转? 

受过义务教育的国人,都被告诫“资本是邪恶的”“贪婪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就像老和尚教育小和尚“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佳能等外资企业的员工们跟小和尚一样经历了内心的彷徨挣扎——“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老和尚悄悄告徒弟: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小和尚吓得赶紧跑,“师傅呀呀呀呀呀,坏坏坏,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心里来!” 

好像资本内外有别,外资像美女,内资是老虎,要海誓山盟还是舍身饲虎,这真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有个著名的哲学三连问——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到何处去?资本也可以套用这三连问显示出哲学高度,外资撤离发放高额遣散费,带出三连问——我从哪里来?我来干嘛的?我如何走得好? 

十多年前,有部政论纪录片《大国崛起》很火,该片考察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九个国家相继崛起的过程,并总结了国家崛起的历史规律,为自己的崛起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完该片,想起范伟小品里的一句台词:“俺不想知道人是怎么来滴,只想知道是怎么走滴!”俺知道了大国是怎么崛起的,更想知道大国在衰落时是如何体面地软着陆的。除了美国,其他崛起的八大金刚或多或少地衰落了,老二的位置都坐不上了。他们的崛起有经验更有教训,但他们的衰落和撤离却各不相同。法国、德国和日本的撤离就很不体面,几乎是被一把大火烧焦了内裤,才得到浴火重生的机会。 

没有任何王朝和国家是长盛不衰的,如何来得明白,走得体面,才是个真问题呢!华夏历史上的王朝都是“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来得牛逼,走得傻逼,几乎没有体面撤离告别的戏码,避免土崩、缓慢瓦解都成了可遇不可求的艳事。 

当本土企业不但会办轰轰烈烈的喜事,也能办好庄重肃穆的后事时,才算摸到了资本主义精神的脉搏。新东方老板俞敏洪完成了可圈可点的撤离遣散,其意义相当于一次本土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保留了抵抗的种子,唤醒了本土企业家的体面意识。 

《红楼梦》对世事无常的悲凉感,就在于“好了”半阙歌的体验——只有烈火烹油的“好”,没有芳草连天涯的“了”。荣宁二府只能给自己把红事办漂亮,无法给自己把白事办潇洒,“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黛玉最早意识到这个问题:“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所以,黛玉和秦可卿被红学家誉为最清醒的人。后来“了”时,宝玉、宝钗、巧姐这些主子级别的都没拿到遣散费,更遑论平儿、袭人了。曹雪芹就是讲了个清朝“央企”发不起遣散费的烂尾故事,“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可见,遣散做得体面,后事办得场面,才是生命力的全面指标,是一曲生命的赞歌。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一丘万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