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损失10万 布里斯本酒吧老板呼喊确诊者自觉隔离

疫情大环境下限制重重,违规者面临监禁以及巨额罚款,然而,还是有人不遵守社交限制,这种行为不仅是对自己健康不负责任,还为社会上的其他行业/群体带来损失。

据澳洲新闻网报导,布里斯本一个酒吧的老板Arif Mendes一个月内损失10万澳元,就因有位确诊者在隔离期间到过他的酒吧营业场所。

据报道称,有三位20岁左右的女性搭伴从墨尔本飞往悉尼,然后又返回昆士兰州,警察因为她们曾去过病毒爆发的热点地区而指控过三人。

Mendes说,他酒吧在8月一整个月的销售业绩都受到影响,损失了10万澳元,这真的是太艰难了。“我们还要处理客户的电话,不断有客人打电话来询问,还说对我们很失望;甚至还有当地人让我不要去当地的健身房,离他们都远一点。”

据悉,这位确诊者Olivia Muranga,还有她的两个朋友,一个是21岁的Diana Lasu,另一个是21岁的 Haja Timbo,她们正面临着长达五年的监禁和13,000澳元的罚款,此前这三人还对昆州当局撒谎,为了避免从墨尔本入境昆州需要经过强制隔离。

此外,这三位女性中只有Timbo没有被感染。而另外两位都是在去墨尔本期间被感染上COVID-19病毒的。另外,这被感染的两位在回到布里斯本后便正常工作、生活,而没有进行隔离,迫使多家企业暂时关闭或员工歇业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Mendes 告诉记者说,自己的酒吧在疫情下艰难营业,但因为确诊者曾来过,有5为工作人员都要被迫停工并回家隔离,还有15位工作人员需要进行COVID-19病毒检测后也要回家实施自我隔离。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很艰难的,我争取在这期间,为我们的员工提供经济以及心理健康方面的支持。这种密切接触确诊者的事件,是由于当事人疏忽造成的,对当局撒谎更是不应该的。”

7月21日,三人重返布里斯本时,墨尔本一天记录了341例COVID-19病例。几天后,维州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又激增至将近700例。

而同日,在这三位回到昆州后,昆州几乎完全消灭了病毒,马上实现零新增确诊病例,但后来又有多起感染病例与她们有关。

确诊者之一Muranga是在6月去Southbank的Cowch Bar喝酒,但那时候她正处于自我隔离期,还正在等待COVID-19病毒检测的最终结果。

她仅仅20岁,之后收到结果是被确诊感染病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