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女神像与六四浮雕被香港中大与岭大移除

继纪念六四的国殇之柱被香港大学移除后,其它高校的民主象征雕塑也相继遭遇同样命运。周五(24日),摆在中文大学超过10年的民主女神像及岭南大学的六四浮雕已被移除。

据美国之音报道,香港中文大学周五清晨将摆在大学广场的民主女神像移除,许多学生和校友得知后,纷纷赶到现场;有人在昔日雕像位置摆放蜡烛与照片。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中大校友兼2012年学生会会长杨政贤表示,民主女神像象征中大人求真及守护公义的风骨,对雕像被移除感到伤心。他表示,会收藏好雕像碎片,期待他日民主女神重返校园时把碎片拼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中大表示,未允许雕像在校园展示,也没有任何组织负责维修和承担管理责任,经评估后决定将之移除。

岭大鬼祟移除浮雕被轰

此外,六四浮雕也在周五凌晨被岭南大学移除。岭大发言人表示,经评估后觉得雕塑可能对校方构成法律或安全风险,因此决定移除。

岭南大学学生会代表会临时行政委员会主席唐健乐对校方举动表示谴责、失望和遗憾。

唐健乐说:“六四浮雕和民主女神像是当年六四事件的象征,具有历史传承和纪念价值。岭南大学校方在凌晨5点,大家还在宿舍熟睡之际采取行动,鬼祟而可耻,静悄悄的,好像做贼一样。六四浮雕是当年学生会师兄师姐与当时岭南大学校长陈玉树商讨后同意永久摆放,如今被移除,(校方)愧对已故陈玉树校长对学生会的承诺。”

雕像作者:中共施压校方

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的创作者为旅居美国的华裔雕塑家陈维明。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国殇之柱、香港三个六四重要标记两天内相继消失,并非偶然。

陈维明说:“近日发生的事情都是一篮子的计划所推进。我认为,不是香港中文大学想抹去这段历史,也不是岭南大学的校方,应该是他们受到了不可控制的中共的压力。雕塑上面都有中共暴政,镇压民主运动的痕迹。它们(中国当局)施加的压力是大学(校方)不可抗拒的。”

他对中大和岭大的处理方式不能苟同。他说:“应该跟我有所联络和沟通。然后找到一些专业人士到现场进行指导,但现在雕像到哪去都不知道。我作为这个作品的持有人,我是有权利向他们寻求法律方面的责任。如果是校方保安拆的,我就追求校方的责任。如果是(香港)政府,我就追求政府的责任。如果它们有资产的话,我就透过打官司寻求赔偿。”

陈维明表示,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分别在2008年和2009年创作,曾在美国多个城市展出。在2010年应香港支联会邀请运送到香港展出时一度被警方没收。

陈维明说:“当时香港(当局)也想为难这个雕塑。一开始的时候说是要‘查毒’,说集装箱可能有毒。放行以后,在铜锣湾展出的时候,香港警方就来没收这两个雕塑,到了六四的前一天把这两个作品还给了支联会。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非常勇敢。他们在六四纪念当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这雕塑展出以后可否永久在中大展出。”

陈维明说:“当时中文大学的校长是不欢迎这个雕塑的,害怕共产党会给他压力,给他难堪,但是在师生的压力下也就进去了。过了一年以后,新上任的校长公开发声明说,他欢迎这个雕塑,愿意接受这个雕塑,因为中大有学术自由,表达是自由的。”

陈维明说:“如果他们不想这两个雕塑继续展出的话,希望他们能好好保护,完璧归赵,回到雕塑家本人手里,安全无恙的,没有被损害的情况下回到美国,在我们自由雕塑公园继续展览,给来往于拉斯维加斯、旧金山、洛杉矶的游客继续看到这一段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历史。”

民运人士:中共抹除港人六四记忆

在美国居住的民运人士郑存柱当年曾参与制作和运送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他认为,香港的自由与法治在国安法下已荡然无存。

郑存柱说:“共产党破坏了香港民主自由的传统,通过颁布国家安全法,通过所谓的选举制度的完善,通过各种手段,把一国两制完全破坏殆尽,所以说,香港的民主、自由、法治已不存在了。透过移除这三件艺术品,它们试图抹去香港人对六四的记忆,掩盖自己在历史上曾经犯下的罪行。它们透过取消维多利亚公园的纪念活动(六四烛光晚会),透过移除跟六四相关的(纪念品),通过关闭六四纪念馆等手段,都是为了抹杀在1989年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

香港其它高校的六四雕塑去向也引起人们关注。城市大学学生会向“立场新闻”表示,收到校方警告,摆放雕像可能违反国安法,另加批准摆放的文件已过期,因此要求移走雕像。

理工大学的民主女神像不久前因为出现裂痕而被维修,学生会会长表示,由于情况变复杂,目前正等待校方通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