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桶见底——习近平的噩梦悄然来临

多年来中共财大气粗,郁吓就拿钱砸人,好像有永远使不完的家底,到西方国家收购贵重资产,到一带一路国家大手撒钱,呢支歌仔就嚟唱唔落去了。

近日大陆不同省份,突然发出公务员停发甚至清退绩效奖金和各种政府奖金的通知。所谓绩效奖金,是视贡献而定的奖金,并非人人皆有,而一般性政府奖金,应该是人人有份。

只是停发倒也罢了,竟然已经发出的也要清退,有的银行甚至推出“退款贷”,为那些一时还不出奖金的人提供临时服务。

目前已知取消奖金的省市,包括河南﹑湖北﹑江西﹑上海﹑山东﹑重庆等,连广东潮州和深圳都收到风声了。

公务员奖金数额有多少我不知道,但网上一片哀嚎,看来伤得不轻。即使每人所得数量不多,全国以千万计的公务员合计,那对入不敷出的政府来说,也不无小补。

对公务员的收入开刀是万不得已,因为一定会打击公务员的士气。通货膨胀兵临城下,失业率攀升,楼价下跌,坏消息不断,前景暗淡,这种形势下拿公务员开刀,如非不得已,政府不至于出此下策。

政府早已预感形势不妙,今年年初,国务院一百多部委先行大幅缩减部门开支,有的部委减缩几达一半行政费用。中央一级机关起“带头作用”,以此向各级政府示范,告诫全国要准备“过紧日子”。

今年六月间,中央将各省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等四项政府非税务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将以前由地方支配的卖地收入改由中央收去。不只如此,还有什么矿产资源﹑海域使用﹑社会保险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土保持补偿费等等,名目繁多的地方政府收入,全部由中央收回。

有海外自媒体估计,今后除了城管罚款﹑交通罚款等几项鸡零狗碎的钱归地方政府“享用”之外,其馀的财源都被中央收走了。

这些措施在在显示中央水紧,财权收归中央,防止地方滥用。地方捉襟见肘,穷得过不下去了,可以向中央伸手,中央再酌情救济。钱不能控制在地方手上,以免中央过不下去了要向地方求援。没有钱就没有权,这是现实问题,地方不服唯有哑忍。

地方没钱,地方投资缩水,地方官员贪污的空间大大缩窄。习近平厉行打贪,现在清算到二十年前那么久远,地方官每天提著脑袋上班,要绞尽脑汁搞政绩,要防止地方民众闹事,又要保证生产和生活安全不出问题,每日如履薄冰。好处越来越少,麻烦越来越多,各级官员如选择“躺平”,那也是人之常情了。

中共什么困难都不怕,最怕是手中无钱。无钱不能收买官员和百姓,不能扩军备战,不能全方位维稳,不能维持局面。百姓生活水平一旦下降,民间即会多事,民间多事,维稳开支更大,终有一日,十个锅只剩四五个盖,那就大镬。

社会财富缩水,百姓收入降低,通胀适时来临。如果你在供楼供车,有子女上学,有老人要奉养,万一又失业,生活就会面临绝境。生活压力大,竞争白热化,社会矛盾趋于激化,上海复旦大学发生两宗专家手刃部门党干的大新闻,正是这种矛盾激化的表现。

在香港,一个人被公司炒鱿鱼是常事,东家不打打西家,炒老板鱿鱼甚至是升职加薪的途径,即使长期失业面临窘境,还有综援兜住,没有绝粮之虞。在大陆社会保险有限,逼到绝路,只有与党官同归于尽。

网上有一个视频,拍到广东某地一个小食店老板娘与城管对峙,手操两把菜刀挥舞,准备与城管拼命。一个小食店,城管说你霸了街道,你把摊档搬回去就完了,老板娘如非屡受欺压,忍无可忍,何须“同佢死过”?

官民两眼都只盯著钱,有限的钱难填无限的胃口。官有官的办法,民有民的办法,到了没办法的地步,就诉诸暴力。政府与民众之间,民众与民众之间,政府与政府之间,为争夺名利地位,都无视法纪,无视道德伦理,如此暴戾的社会,当然永无宁日。

一个物质利益至上﹑道德伦理无存的社会,一旦生活沦落,必然人祸四起,就像饿狗争食,你死我活。习近平近来屡屡提到“死”,原因便是看到结局不妙,现在搞到要向公务员口袋里掏钱,看来噩梦就要成真了。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