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法学博士隔离点猝死 家属维权遭威胁

湖北省武汉市法学教师徐祥博士2月17日在被隔离期间离奇死亡,家属想要查明原因却遭官方打压。有人认为徐祥之死只是暴力防疫悲剧的冰山一角,死者亲属被维稳也成为常态。

50岁的武汉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徐祥,是在指定酒店隔离期间突然去世的,死亡原因至今仍是一个谜。近日有知情人士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徐祥于2月14日从武大中南医院就诊后出院,当时医院核酸检测呈阴性,但他依然被武汉大学和社区要求隔离。徐翔又于2月17日晚自行驾车到隔离点丽丰酒店进行隔离,几个小时后便传出死讯。

该知情人士表示,120的诊断通知书中,结论是猝死,但徐老师近5年的医疗诊断中,都没有显示他患有心脏病。事发后,徐翔被做了一个常规初步检查,没有尸检报告,最后是按感染武汉肺炎上报的。

徐祥的父亲徐宗本称,儿子死得冤枉。他表示,儿子身体很好,当晚到隔离点后还和别人打过电话,但之后不到一小时就去世了。家人只得知他和隔离点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武汉大学称已经调取监控,结论就是猝死;隔离点的人也称视频显示没有肢体冲突,只有言语上的争论。但徐本宗表示,监控视频没有声音,他和徐翔母亲也没看过视频,而且尸体当时就被火化,家人都没看到遗体。

报导称,家属已提出申请法律援助,但没有结果。据徐祥友人透露,徐祥的前妻是警官学校的老师,本身具有法律常识。但他的女儿和前妻都曾遭到警方威胁。家人担心两个正在上大学的孩子受到牵连,都不敢对外发声。

目前,中国官方已全网删除徐翔去世的相关新闻,武汉大学法学院也已撤下讣告,徐翔的死因至今成谜。

报导称,在当地,要求追责的逝者家属遭维稳打压已是常态。武汉网民“雪在手中”指,他的父亲曾是一位参加核子试验的老兵,因腿伤回武汉中部战区医院治疗,其间感染武汉肺炎去世。但他要求追责却被打压,更遭武汉警方跨省追到深圳对他进行传唤。

多名武汉肺炎死者亲属留言指,不要说问责,在官方高调鼓吹胜利的宣传声中,武汉人连悲伤的权力都在被剥夺。

据《纽约时报》报导,有一些武汉受害者家属曾主动跟身在纽约的活动人士杨占清联系,请求他帮忙起诉中国政府。在经过数周的联络、制定起诉计划后,七名家属或在四月下旬改变主意,或不再回复信息。杨占清了解到,至少有两人受到警方威胁。

此外,律师也已被警告,不能接相关案件。杨占清对《纽约时报》说,“它(政府)担心,维权会让国际上知道武汉的更多的真实情况、这些家属真实的经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