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要求国际学校使用统一教材 英国名校撤离中国

此前中国发布新规,将严厉审查国际学校课程,多所国际学校引发退意。11月2日,英国名校威斯敏斯特公学(Westminster School,又名西敏公学)正式传出消息,称其已取消了在中国开设一系列学院的计划。

威斯敏斯特公学位于成都的第一所学校已经建成,原定于在今年9月开学,招收2,000名3岁至18岁的学生,以双语教学。不过,11月2日,学校公学董事会主席马克•巴顿(Mark Batten)致信学生和校友说,该计划由于疫情和“中国教育政策的近期变化”而结束。

在信中巴顿称,“我非常遗憾地写信告诉你们,威斯敏斯特公学的这个项目已经结束……,很不幸地,现在发展此类学校的前景,已与2017年大不相同”。

今年年初中国整顿教育业,发布新规规定,从幼儿园到九年级,国际学校必须教授与中国公立学校相同的课程。这意味着,现在国际学校必须教授与中国公立学校相同的,“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教材。

新规还限制外国控制和参与私立学校运营,要求学校董事会成员为中国人,并试图规范昂贵的学费。

有分析认为,中国当局此举是为了配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为确保“正确”思想的推动。

据悉,威斯敏斯特公学原计划到2028年在中国开设6所学校。但在中国当局发布新规禁止私立学校使用外国课程和教科书教授中国公民后,就已退出这一计划。

威斯敏斯特公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制定了多项新的教育法规,这将影响成都拟建学校的运营。……不太可能获得在最初计划模型上运营的许可证。”

实际上,多所国际学校在中国开办初期,只录取持有外国护照的学生。但因国际学校竞争日趋激烈,在担心招生受到影响的情形下,才开始有学校录取中国籍学生,却也因此被纳入中国官方的管辖。

威斯敏斯特公学是英国最负盛名的学校之一,培育出多位英国首相(6位)、艺术家、作家等知名人士。

据悉,威斯敏斯特公学在中国建校的目的,是希望把在中国的收入拿来贴补伦敦的弱势学生,却因中国当局的一纸新规,化为泡影。

另外有媒体称,威斯敏斯特公公学、圣保罗女校等。

据《泰晤士报》报导,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保守党议员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习近平在监督正在缩小范围的“文化交流”。他说:“这是一个有说服力的决定。可悲的现实是,在习近平的中国,文化交流的空间正在缩小。”

《金融时报》引述跟进英国学校海外扩张的《好学校指南》(The Good Schools Guide)总编辑拉夫•卢卡斯(Ralph Lucas)认为,“已经在中国营运中的学校或许会留下来,但若有人现在才来加入,那是极愚蠢的。”

今年4月,英国《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曾经报导,中国的新规让多家英国学校不愿承认自己在中国设有学校,因为这会影响学校在西方国家家长中的声誉。

报导还称,由于担心中国官方的这项限制会影响学校声誉,部分英国教育机构在中国开办的国际学校正打算撤离,转往越南、埃及及其他非洲国家开办。

对于中国当局的新规,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称,教育部干涉国际学校办学是进一步扩大洗脑范围。他说:“现在中共把手也伸向了(国际学校)这个领域,是习近平上台以后越来越控制意识形态领域的表现,同时也是他没有任何自信心的表现。现在中共在这方面加紧控制是知道这些学校教育出的学生不效忠中国共产党那套和国际社会背道而驰的价值观。”

陈奎德认为,推行全国统一课程不仅是为了控制出身于中产阶级以上家庭的中国学生,更是为了洗脑在华工作和生活的外籍人士。

陈奎德还称,此举必然会招致经济和文化层面的反弹。他说:“有些外国专家不会让孩子上中国的党化教育学校,可能会回国,这些人任职的公司恐怕都会受到影响,这些公司会逐渐和中国脱钩。”

陈奎德预测,在中共的新规下,即使有些已经在华经营的学校暂时不撤离,也很可能会考量选择不再招收中国籍学生,以避免当局的监管。一旦如此,中国正在成长的新一代人与国际社会接轨的渠道将被进一步收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