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首任外长分析:普京仍保持理性 不会动核武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已经持续近半个月,战事陷入胶着,加上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祭出严厉的制裁,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日前下令将俄罗斯的战略威慑力量转入高度戒备状态,这意味着普京已处于发动核战争的临战状态,引发全球关注。俄罗斯前外长科济列夫(Andrei Kozyrev)3月7日发推特,就普京之所以作出全面入侵乌克兰的决定进行了分析,他还提出三大理由来论证普京不会对西方使用核武。

曾在1990至1996年在俄前总统叶利钦任内担任外长的科济列夫在推特上写道:“(当下有)很多关于克里姆林宫的核战争威胁以及普京是否理性的讨论。我在这个主题中分享了我的想法。要有框架:我不相信俄罗斯会使用核武器,我相信普京是一个理性的行为者。”

科济列夫说:“首先,我想研究一下对普京理性的质疑是从哪里开始的。我认为它的开始是因为大多数人,特别是西方国家的人,认为他入侵乌克兰的决定是完全非理性的。我不同意。(他的)这一决定是可怕的,但不是非理性的。”

科济列夫说:“为了理解为什么入侵(乌克兰)对普京来说是合理的,我们必须站在他的立场上。在他的计算中,有三个信念同时出现:1. 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的状况;2. 俄罗斯军队的状况;3. 西方的地缘政治状况。”

科济列夫说:“1. 乌克兰的状况。他(普京)在过去20年里一直认为,乌克兰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充其量应该是一个卫星国。(2014年的基辅)独立广场革命结束了保持乌克兰独立和亲克里姆林宫的任何希望。他认为西方是幕后黑手。”

科济列夫说:“如果乌克兰政府不能像普京可能得出的结论那样保持独立和亲克里姆林宫的隐蔽性,那么他就会公开地强迫它这样做。他也开始相信他自己的宣传者,说乌克兰是由‘纳粹-班德拉军政府’(斯捷潘·班德拉,20世纪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领导人)管理。这是所谓在乌克兰‘去纳粹化’的完美借口。”

科济列夫补充说:“2. 俄罗斯军队。克里姆林宫在过去20年里一直在努力使其军队现代化。该预算的大部分被盗用,花在塞浦路斯的巨型游艇上。但作为一个军事顾问,你不能向总统报告这些。所以他们反而向他报告了谎言。装潢门面的军队。”

科济列夫说:“3. 西方。俄罗斯的统治精英们相信自己的宣传,认为拜登总统在精神上是无能的。他们还认为欧盟是弱者,因为他们在2014年的制裁是多么的无力。然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行动失败,巩固了这种说法。”

科济列夫指出:“如果你相信以上三点都是真的,而且你的目标是恢复俄罗斯帝国的荣耀(不管这意味着什么),那么入侵乌克兰是完全合理的。他(普京)在这三方面都算错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疯了。只是错误和不道德。”

科济列夫认为:“因此,在我看来,他(普京)是理性的。鉴于他是理性的,我坚信他不会故意对西方国家使用核武器。我说故意,是因为在核电站附近不分青红皂白的炮击会在乌克兰造成一场无意的核灾难。”

科济列夫说:“我将更进一步。核战争的威胁是他理性的另一个例子。克里姆林宫知道,它可以通过剑拔弩张的方式,试图从乌克兰或西方那里获得让步,而这是它在牌局中剩下的最后一张牌:核武器(威胁)。”他补充说:“这里的最终结论是,西方不应同意任何单方面的让步,也不应因为担心核战争而过多限制对乌克兰的支持。”

科济列夫此前还转发了有关普京会见俄罗斯航空公司空姐,并向她们解释之所以对乌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的原因的报道。科济列夫对此评价道:“好色之徒和风流人物对女孩们讲起战争。他还吓唬北约,威胁要自杀,发动核战争!这让人哭笑不得。如果不是因为乌克兰儿童的眼泪,这真是令人发笑。”

此外,俄罗斯政府发布命令称,批准对俄采取“不友好行为”的国家名单:“澳大利亚,英国,欧盟国家,冰岛,加拿大,列支敦士登,摩纳哥,新西兰,挪威,韩国,圣马力诺,新加坡,美国,台湾,乌克兰,黑山,瑞士,日本 。”

对此,科济列夫表示:“自1990年代初以来,这些国家一直是俄罗斯的最佳合作伙伴。当俄罗斯人民从独裁统治中解放出来时,他们将再次成为最佳伙伴。”他还评价说:“信不信由你,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恐俄者。如果有恐俄症患者,那就是克里姆林宫里的那些人,他们把俄罗斯人民当作二等公民,据称他们不能属于自由世界。”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