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生 澳洲制造”新生代澳洲华裔企业家如何创业

毕马威澳大利亚分公司(KPMG Australia)和悉尼大学商学院共同研究了100名澳洲华人企业家的创业经历。 联合研究报告将于下周初发布。接受调查的所有企业家都出生于中国,但大多数是从澳大利亚高等学府毕业的。

根据澳大利亚移民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估计到2050年,海外移民将为澳大利亚经济体创造1.6万亿澳元的价值。这些成功创业的样本企业,年营业额在1000万澳元以上的占50%; 19%的营业额超过5000万澳元。这些华裔澳洲企业家的平均年龄还很年轻,只有39岁。服务业占45%。

新能源领头羊张安森

张安森Anson Zhang
澳洲华裔企业家张安森创建的太阳能公司One Stop warehouse,在7年内营业额达到5亿澳元。 (图片来源:One Stop Warehouse公司网站)

8月19日在毕马威澳大利亚公司主办的“新一代华裔企业家在澳大利亚”网络研讨会上,介绍了一家样本企业,太阳能设备供应商One Stop warehouse。该企业由福建移民张安森(Anson Zhang)于2013年共同创立。企业最初只有2个人,他们用朴素的上门推销的方式,却使业务量增长迅速。在短短7年内年营业额达到5亿。安森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继续为客户增加价值并在澳大利亚市场上寻找新的机会。他说:“重要的是,雇用具有相同价值观和激情的人,而不是仅仅为金钱而工作的人。”

代购女王王芃

Livia Wang
被称为“代购女王”的王芃将代购生意做上了另一个层次。她的创业公司Access Corporate Group在2年内发展到1000名员工(图片来源:Access Corporate Group 公司网站)

网络研讨会还介绍了另一位华裔澳洲企业家王芃(Livia Wang)的成功故事。王芃是Access集团联合创始人、Access Group澳新地区首席执行官。她的创业公司Access Corporate Group在2年内发展到1000名员工。 该公司目前拥有25个以上的优质保健、生活和美容品牌。王芃在研讨会上说:“我没有找到工作,为了生存开始创业。” 她认为,中国澳大利亚初创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不知道规则是什么。 但长处在于这些企业在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建立某种联系。 他们熟悉两国的商业环境和国情,能够将两种文化结合起来创造新的机会。 这与澳大利亚的中小企业或传统的中澳企业截然不同。

研究还发现,这些新一代中小企业的独特之处在于,不是按照传统的华人家族企业经营模式,让家庭成员参与,而是聘请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外部首席执行官和管理团队。新一代企业家通常没有把生意传承给后代的计划(与澳大利亚传统的中国企业不同)。王芃说:“我们不应该像对待我们的财产那样对待我们的企业。 我的孩子可能不想拥有管理生意的技能,可能想要追求自己的梦想。 我们需要对业务和客户负责。”

在研究中,大多数企业家不是将中国制造的产品销往澳大利亚,而是将澳大利亚制造的产品销售到中国,并将中国的创新技术融入其业务活动。

近期澳中贸易争端直接影响到两国的商业贸易往来,对此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教授表示,面向中国市场销售的所有澳洲公司的风险都在增加。

“ 预计这将对澳洲华人企业产生更大的影响,因为尽管不是全部,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人利用他们的专业人脉和语言优势通过与中国做生意获得回报。 直到最近,澳大利亚和中国政府才意识到,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要让政治紧张局势蔓延到影响互利贸易。 但是随著中国政府从大麦到牛肉再到现在可能是葡萄酒的行动,方向是不利的。 损失的是澳大利亚和中国的消费者和企业。“罗震教授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