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工会:88%外文招聘广告薪水不达最低工资标准

新州工会(Unions NSW)最新一项调查显示,提供非法工资的外语招聘广告正以移民工人为目标,88%的外文(非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类型)招聘广告列出的时薪低于澳洲的法定最低工资。工会呼吁将招聘广告薪水必须符合澳洲最低工资标准列为法律要求。

据SBS报导,新州工会对包括中文、韩文、越南文、尼泊尔文、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等在内的3,000个外文招聘广告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被统计在内的招聘广告中平均有88%的外文招聘薪资水平低于澳大利亚最低工资标准。

该调查分析的时间范围是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8月,大部分经过审计的招聘广告都涉及清洁、酒店、零售、建筑和头发方面。但该报告中未涉及园艺行业相关的招聘广告。

新州工会秘书长马克·莫雷(Mark Morey)表示,在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间,企图剥削工人的雇主数量上升了。

他对记者说:“ 这场疫情对雇主们利用那些渴望金钱和四处求职的人产生了重大影响。”

“企业主们或雇主们拿着疫情当幌子,以进一步剥削员工,尤其是那些持有各种临时签证的工人……这必须予以制止,今天必须停止。”

同时,调查结果还显示,在大流行期间,提供非法工资的招聘广告的比例增加了14%以上。

其中,91%的越南语招聘广告提供的薪水低于最低工资标准;88%的中文和韩文招聘广告所示薪水不达标;还有86%的尼泊尔语广告、84%的葡萄牙语广告、76%西班牙语广告也不符合法定薪资标准。

这些招聘广告的最低薪水是每小时8澳元,来自一家美甲店。薪水第二低的是每小时10澳元,来自38个招聘广告。

呼吁加强对劳工的保护

中国籍打工人莱昂(Leon)说,由于缺乏就业选择,去年他在悉尼的一家中餐馆打工,自己的经历压力特别大,他的时薪仅为13澳元。

他对SBS说:“我感到担心,我无法摆脱这种选择,我毕竟刚到澳大利亚,找不到其他什么更好的工作。”

Leon当时说,他不知道澳大利亚的最低工资是多少,也不知道自己在澳大利亚工作都有什么权利。

在他知道这些剥削劳动力的做法是不合法的后,他表示,“我希望有法律对那些雇主加以限制,以免他们剥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打工人。”

另外,在新州工会的报告中还建议对工作场所的相关法律进行修改,包括禁止以低于最低工资的工资去进行广告招聘工作;也建议取消国际学生每周20小时的工作时间上限,以减轻人们从事只被付现金工作的压力。

大学生艾里斯·姚(Iris Yao)说,当自己作为国际学生到达澳大利亚求学后,她在一家中国餐馆打工的报酬仅为每小时7澳元。

她告诉SBS:“剥削员工工资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对于国际学生来说,了解最低工资非常重要,这样他们才能保护自己。”

疫情加剧剥削员工的问题

新州工会的报告表明,临时签证持有人没有资格获得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所发放给求职者的任何福利,也没办法应用联邦政府给予的激励援助计划,这些都可能助长了雇主们压迫这部分人群的心理。

Jobseeker和Jobkeeper都不能帮助这部分人群,由于疫情大流行对临时签证持有者的影响最大,许多打工者今年都面临失业问题。

工会还表示,公平工作调查专员(Fair Work Ombudsman )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进行调查受到疫情相关限制的局限,这些也是导致雇主们更肆无忌惮去剥削员工。而公平工作调查专员在一份声明中确认,对工作场所的调查已在2020年部分时间暂停。

但据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的发言人表示,将继续以适当的方式执行工作场所的相关法律条款。

据悉,公平工作申诉专员于2019-20年度展开24宗涉及临时签证持有者的诉讼,为这部分人追回约170万澳元。此外,它还通过涉及临时签证持有者的诉讼,法院判那些剥削员工的企业们上缴罚款接近300万澳元。

联邦政府上周宣布了计划,要将最严重的盗窃工资行为定为刑事犯罪,并判处四年有期徒刑。

根据这些改革,个人经营者可能被罚款110万澳元,而公司经营者体可能被处以最高550万澳元的罚款。

劳资关系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改革包括移民人士在内的所有澳大利亚劳动者都将被进行“加强版的新保护,防止被剥削”。

Porter说,他们也将直接采取行动,解决不符合要求的招聘广告的问题。“如通过禁止雇主刊登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广告。”

工党劳资关系发言人托尼·伯克(Tony Burke)说,太多工人继续面临被剥削的情况。他对SBS记者说:“我们这个国家有太多人拿着低薪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