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港府若淡化Mirror演唱会事故 或深化社会危机

香港男团Mirror演唱会近日发生巨型LED屏幕坠落砸伤2名舞者的事故,港府对此成立的工作小组,8月1日举行首次会议,称调查需七八个星期才会有结果。学者指出,若官方淡化事故,或深化社会危机。

舞者李启言脊椎受伤 情况危殆

成立三年多的香港男团Mirror,近日在红磡体育馆开唱,7月28日进行第4场演出时,舞台上方重达600公斤的巨型LED屏幕突然坠落,砸伤2名舞者,其中一名为脊椎受伤的李启言,情况仍然危殆。

据美国之音报导,事故发生迄今,未有任何参与演唱会工程的制作单位,承认与涉事的LED屏幕装置有关。有Mirror支持者表示,事故反映Mirror所属制作公司“赚到尽”,艺人受到不公平对待,甚至有消息指称,今次演唱会连总彩排都没有完成,形容事故令香港尴尬。

Mirror队长打破沉默 港府召开首次会议

Mirror队长Lokman(杨乐文)在事故后第5天在IG贴上一张黑图,首次回应事件。他表示,他们会互相照顾,大家不用担心,希望大家集气,祝愿各伤者早日康复,也多谢各界关心,希望给予伤者及家人时间、空间、祝福。多名Mirror成员转发了该贴文。

香港政府成立跨部门小组调查事故原因,由负责管理演唱会场地红磡体育馆的康文署助理署长领导工作小组,8月1日举行首次会议。有出席会议的工程师向传媒表示,港府已聘请物料专家协助,会调查屏幕坠下是因为钢缆断裂,或涉配件问题,估计调查需七八个星期才会有结果。

“镜粉”批主办单位及承办商卸责 事故令香港尴尬

对于事发至今未有任何参与演唱会工程的制作单位承认与涉事的LED屏幕装置有关,化名子朗的“镜粉”(Mirror支持者)表示,主办单位及各承办商推卸责任,让人感到失望及可耻。

子朗表示,Mirror所属的ViuTv及旗下制作公司MakerVille是这次演唱会的主办单位,对事故责无旁贷。今次事故反映制作公司如何利用爆红的天团Mirror“赚到尽”,“镜粉”对偶像的支持,好像落入了资本家的恶性循环中,也反映了艺人受到不公平对待。

子朗说:“用尽各种的方法‘赚尽’,即是我们‘粉丝’可能之前知(道),但是都好像跟著那个flow(流程)去,因为其实我们是想支持Mirror嘛,这样似乎是落入了这个资本家的circle(循环)里面,而这次的意外真的是让所有人见到,其实行(业)里面的很多的待遇是不公不义,很多人是受压榨的,你舞蹈者也好,你表演者也好,就算是最红的Mirror 12子都好,他们都是被压榨而是‘无say’(没有话语权)的。”

曾任职记者的子朗分析,今次演唱会是Mirror首次踏上香港演唱会最高殿堂红馆演出,如果所属制作公司有心裁培,理应给予他们足够的培训及彩排,让他们以最优秀的姿态示人,不容有失,但制作公司反而是将他们“用到尽”,上台前最后一刻仍要接其他工作,甚至有消息说,今次演唱会连总彩排都还没完成就上台表演。

子朗形容,今次事故不仅令粉丝尴尬,也令香港尴尬,因为香港在过去3年多来经历了社会运动及疫情,很多外国传媒关注香港,也关注到Mirror的崛起成为很多香港人在黑暗之中的希望。

“在外界来讲,觉得2019之后,香港从以前来讲,是过去几年都是有很困难的时间,很黑暗的时段,但是很多的外媒就是会看,很多香港人就是靠Mirror来到得到力量,重新好像有些希望。”子朗说。

学者:各界在国安法下不敢公开批评

从事文化研究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Mirror演唱会租用政府康文署辖下的红磡体育馆,制作单位一定有租场及舞台设计、制作工程的文件,哪些公司负责哪个部分,一定有清楚的纪录,但事发数日后仍未公布涉事LED屏幕装置的制作单位,问题可能是主办单位有没有厘清责任。

从事文化研究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形容,Mirror红馆演唱会LED屏幕坠落意外,跌散了香港人的希望以至国际形象。(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又表示,在港府辖下的场地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政府不可能没有责任,但在港区国安法之下,各界不敢公开批评,也反映香港目前的社会状况。

黄伟国表示,有人认为Mirror的崛起,是香港人在2019年社运之后,重燃希望的投射,而这次红馆LED屏幕下坠意外,像是跌散了香港人的希望以至国际形象。如果港府花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只是出一个官腔的调查报告,就以为可以淡化事件,甚至像以往的类似事故那样不了了之,可能会进一步深化社会危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