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强拆九华别墅区 500警察保安持盾牌与业主对峙

今年北京当局强拆多处位于北京郊区的“小产权房”,众多中产阶级惨遭波及。周二(11月17日),500多名警察和保安手持防暴盾与昌平区九华别墅区的业主对峙,要求他们立即搬走。

据苹果日报报导,有九华别墅区业主在水木社区爆料,前两日有业主接到短信要求他们搬走,可仅仅过了两天,就来了500多名警察,还有法院的工作人员,他们强制业主搬家,警察、保安与100多名业主发生对峙。

根据网传的现场视频显示,大批警察与保安举著防暴盾与民众对峙。有业主代表用扩音器喊话:“我们希望和您聊一聊我们园区的实际情况,请您听听我们当事人的呼声。请您走正常的法律流程,我们合理合法合规,请您出示您合法的文件和我们对话。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原先的业主一无所知,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你们现在的这种举动,不是对待老百姓,是对待敌人。我们手无寸铁”。

有业主称,22年前九华别墅区所在地是荒芜之地,是镇政府以招商引资的方式,授权以每亩土地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当时他们也是相信政府,才购买的土地,希望政府尊重历史,讲理讲法,不要用新法管旧法。

今年6月以来,北京当局强拆环铁艺术区、008艺术区、宋庄艺术区、水坡艺术区、黑桥艺术区及崔村流村等地的大片房产。

日前前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发表《践踏斯文 必驱致一邪魅人间》一文,在文中痛批中共强拆艺术区的行径,称当局”暴殄天物、丧心病狂……强盗逻辑,作死的节奏”。许章润慨叹,中共”一心一意与生计作对,不惜悍然践踏斯文……俯瞰寰球,国朝四面楚歌,内懮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

“小产权房”命运沉浮

中国“小产权房”数量巨大,此前中国官媒报导称,研究院数据显示,全国所有城镇住房面积为298亿平方米,其中小产权房面积为73亿平方米,占比达到24%,仅次于占比38%的商品房。

如此巨大数量的“小产权房”的归属,多年以来一直是大陆各方观注的焦点。但是全国各地的政策法规对“小产权房”的定位和规定都模糊不清,让其处于合法和非法之间,即表明反对,又留下馀地和期昐。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小产权房有望“转正”的各种消息再度疯传。2014年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在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在建在售小产权房要“拆除一批、教育一批、震慑一批、问责一批”。但是他没有明确说明,也没有文件表明“拆除、教育、震慑、问责”究竟应该如何划分。

“小产权房”指在农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其产权证不是由国家房管部门颁发的,也就是说“小产权房”不缴纳土地出让金。因些“小产权房”的成本和价格较低,能够让民众买的起。

虽然产权问题模糊,但是在很多民众在“法不责众”的心态下,让“小产权房”拥有巨大的市场。

当众多民众涌向郊区购买“小产权房”,就会冲击城市中商品房的销售量,城市中的商品房卖不出去,势必会影响政府出售土地,从而影响财政收入。因此政府以违章、破坏生态等名义强拆,似乎并不难理解。

2020年5月18日国家自然资源部印发《关于加快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确权登记工作的通知》。

虽然在文件中当局对“小产权房”做了明确表示,“不得办理登记、不得通过登记将违法用地合法化”。

但是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探索过“三权分置”的概念,给“小产权房”未来的处置留有悬念。

在文件中当局认为,在将来农村宅基地和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资格权,或可以经过探索后独立分置出来,这种行为被称为“三权分置”。

也就是说如果“三权分置”能够实现,那么“小产权房”的所有权归集体所有,它的资格权和使用权可以归房主所有,那时“小产权房”就可以转正,可以在市场上流通了。

直到目前中国当局对于“小产权房”到底是“全面拆除”还是“有序转正”仍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