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球两制时代

美中双方正在各自改变世界秩序:一个地球,两种制度,亦称“一球两制”。

既然各自讨厌,不管是谁强大、是谁崛起,是哪家眼红哪个,通通不必胡扯争论,干脆就在当中划一条楚河汉界,从此你玩你的,他搞他的,一切最好。

“一球两制”由网络通讯开始。川普美国的A制,Google、Facebook、Twitter,以及自由世界一切创作资讯和假消息。习近平中国的B制:百度、抖音、微博、微信,十四亿人在里面继续努力中国梦。虽然A制声称一切是西方文明原创,B制只是抄袭和剽窃专利产权。由今日开始不必再争,各自退回自己的疆界,自己玩就是,各不相干,一切公平。

但最大的问题是A B制两大阵营疆界里,各自有人向对方偷鸡摸狗、挤眉弄眼。A制的微软老板盖茨、脸书大亨扎克伯格,还有华尔街的投资银行,看著B域那十四亿人民的油水金钱,拼命流口水。B制里十四亿人的骨髓里个个崇恋A制的物质名牌。除了大妈要玩法国意大利包包,下一代读书升学言必牛津剑桥、MIT史丹福,他们的存在感、幸福感、自大感,全部建基于A制里的名牌。由博士学位到开车,由公司在纽约上市到一条围巾,钜细无遗,毫不例外。

川普(特朗普)要筑围墙,或者他的对家也想关门,理论上是可以,但人心和金钱是抗拒此两大强权的另类潮流。盖茨和扎克伯格何尝也不厌恶对方阵营的人民,但他们喜欢那些钱。中国的小粉红牛B爱国蓝丝何尝也提起美国人就恨不得食肉寝皮,但他们就是热爱哈佛MIT,以能登上纽约交易所敲钟为七代光宗耀祖之根本。

“一球两制”绝对有需要,但双方阵营这股台底勾搭的暗流,要一步步制止。譬如中国开拓“一带一路”,令中国下一代以后留学戒掉洋奴基因,首选巴基斯坦,次选苏丹,其实也不错。伊斯兰文化与中国孔孟儒家甚么的,彼此门当户对,都歧视女人,也不讲西方柏拉图之逻辑。这两大板块以一带一路对接起来,三数十年工夫,中国人就会以去马达加斯加玩乐阳光海滩;或者去莫桑比克经营夜总会桑拿建造中国城,如此市场,非洲人口十二亿,加起来就算不要印度,也与B仍旗鼓相当。

反而是A制比较麻烦:太过自由。左胶加愚昧的低端人口,事事与川普作对。川普苦口婆心叫他们吃薯仔和牛扒,他们偏偏要争食粪便。在自由的原则下,要改造这个大面积的低端品种,比B制中国的中央集权一声号令,确实难很多。

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但人类变成刍狗,上帝就为你安排如此喜剧的命运了。

(转载自《苹果日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