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报为何要香港告别西方价值?

中联办喉舌《大公报》周二刊登题为〈走出西式民主的迷思 协商选举符合基本法〉的评论,暗撑梁振英弃用选举产生特首的建议,指香港特首可经“民主协商”产生,不用选举也没违反《基本法》,且是中英两国当年的共识,这样做除了因应揽炒派主导的区议员都是选委会成员,他们或影响特首选举,更重要的是香港“要实践香港道路,必须要拥抱国家,告别西方价值”。

文章说“走出西式民主的迷思,普选或选举并非是民主实践的唯一方式,更不是最完善的方式……部份港人全然在西方价值体系判断中‘无法自拔’,一叶障目,以为美国选举总统的方式是唯一正确的民主运作”,而香港走上自己道路后,就可形成自己的道路、文化和政治制度的自信。如此说法是呼应习近平的三大自信。

梁振英之前向传媒表示《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列明,特首可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并由中央政府任命,“如果我们明天宣布行政长官由协商产生,英国人不能说我们违反《联合声明》,亦毋须修改《基本法》及释法。”但林郑表明《基本法》就特首产生的办法并非是以“协商产生”,若改成协商“都要有一个规矩,咁所以附件一都要作一些修订慨”。其首席智囊的行会召集人陈智思亦表明应继续以选举产生特首,这样的特首认受性会较大,有助日后施政;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亦暗批梁的“协商论”未完整理解《基本法》。

建制内部为下届特首人选角力

由此观之,京港内部的鹰派鸽派正为特首选举安排闹得不可开交。对香港小市民而言,无论协商还是小圈子选举都无法参与,都是北京或习近平说了算,两者并无分别。可是,对建制派及北京内部各派系、利益集团而言,产生特首的方法很可能就决定了特首人选,进而影响到他们的利益,而目前中共最高领导人还未就下届特首人选有最后决定,各派又不能公开吹捧自己的人选,就在外围以各种方式试图影响舆论,进而左右习近平的决定,甚至将习的三大自信搬出来,就是想狐假虎威吓退各方,以掩饰他们争夺特首人选的目的,为此甚至要香港告别西方价值,而牺牲的是国家及香港长远利益。所谓告别西方价值,根本就是告别文明,是否同时要抛弃西方的科技、服装,不再用手提电话、电脑、汽车、飞机?

协商者,说白了就是进行内部争夺,由各相关派系及利益集团暗中交手,最后由习近平决定谁可入主礼宾府,过程完全是黑箱作业。这跟小圈子选举并没实质分别,只不过后者还要一次装模作样的假选举,有提名过程,参选人会组成团队、发布政纲,然后落区拉票拜票、接受传媒访问及质询、公开作出承诺,各候选人进行电视辩论等。这种做戏般的假选举,只是让市民有一次观看候选人出丑的机会,例如向街道乞丐送赠500元、不懂使用八达通、以为便利店有厕纸出售等笑话都是由此产生,跟当选人有没有认受性毫无关系。

不过,协商毋须理会香港民意,只要内部讨价还价有结果,各方都得到自己最大利益就可以了,相反选举还要顾及观感,不能做得太“肉酸”。至于区议员会影响选举结果,纯属胡扯,是某些人想取消选举的借口,北京有千百种手段确保其“心水”当选,退一万步,即使反对派当选,也可以不确认、推翻结果。难看?你取消选举就不难看?况且,改为协商就已先难看一回!

从目前情况来看,协商派似占据上风。毕竟,林郑及其团队已是强弩之末,提前进入跛脚状态,他们的反对声音弱不可闻,若非占有法理依据及多届小圈子选举先例,早就败下阵来。相反,港澳办及中联办这个最大持份者,以梁振英作开路先锋,再辅以其控制的喉舌造势,理应胜券在握,相信他们准备提出的特首人选,在香港不被认识或民望极低,却极易受他们摆布及控制,才提出扯掉那块假选举的遮羞布,倒退为赤裸裸内部钦点的“协商”。这个人选是谁呢?在董建华未公开表态之前,习近平应该还未有最后决定,各派就特首产生办法的交锋还会持续下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