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界犹如“柏林墙” 黄金海岸社区成“鬼城”

近日,数十名黄金海岸南部企业主们集会抗议州界问题,他们表示,自昆州边境关闭、新州疫情紧张而实行全面封锁以来,他们的所在社区已成为“鬼城”。

据信使邮报报导,周四早上,在Coolangatta冲浪俱乐部参加会议的一位企业主表示,边境路障就像分隔Coolangatta 和Tweed Heads双城间的“柏林墙”。

组织这次会议的南部黄金海岸议员劳拉·格伯(Laura Gerber)说:“这个社区正在被地图上的一条线撕裂。”

Tweed Heads 托儿中心运营商称,她和她的员工无法上班,并表示都很担心孩子的心理健康。她认为,这对每个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我们的生意做不了,我们也已看到了孩子们的焦虑,很担心孩子们的状况;他们不能上学,也不能来托儿中心。

然而,昆州政府还是在等待着新州政府关于暂时将边界迁至Tweed River的消息,但昆州州长Annastacia Palaszczuk 周四表示“可能为时已晚”。Annastacia觉得,随着时间的流逝,新州病例不断增加,这点让人非常担忧。

与此同时,Annastacia再次呼吁人们接种疫苗,她说,在该州连续第四天没有社区传播的情况下,现在是接种疫苗的最佳时机。

但是她的建议在这些反抗严格关闭边境的企业主们眼中似乎很不合理,企业主们以及他们的员工们都对打疫苗的事情非常犹豫。

企业主们中有些人表示,在昆州政府从周五开始要求所有基本工人如果需要跨越边境来昆州上班的人,必须至少接种完一剂疫苗。员工们的反馈是,感觉自己是被迫匆忙接种了疫苗。

一位做医疗保健行业的企业主说,年轻的女员工因为打疫苗的事情而哭泣,她们担心会影响未来自己的生育问题,担心将来接种疫苗后)可能无法生儿育女。这位企业主表达,如果员工们被迫打了疫苗,那我们的公民权利在哪里?

“作为雇主,我必须处理员工的心理健康问题,现在他们将失业(如果他们拒绝接种疫苗)。” 该企业主说。

牙医 Ramesh Sivabalan 说,他在 Coolangatta 和 Murwillumbah均拥有诊所,自己是要两边都去工作的,而且自己也“不是反对接种疫苗”的人,但他的一些员工担心要去上班的话就必须要被迫接种疫苗。

Ramesh说,“我们有年轻的员工,他们想要结婚、想要孩子,(但)他们不确定疫苗最终带来的效果,我们所有的员工都做得很好……他们当下想做的,就是有更多的时间来看看(接种疫苗后)会发生什么。”

Coolangatta 的一名兽医表示,应对紧急突发状况的兽医们无法越过边境障碍,客户在电话中“哭诉”他们无法为心爱的宠物寻求帮助。

“我们身处最美丽的地方,然而,现在看来,我们处在澳大利亚最糟糕的地方,我们美丽的鲸鱼没有游客前来观看……” Coolangatta冲浪俱乐部中参与会议的一员表示,我呼吁昆州政府应该做点什么,让人们来到这里,来到这个社区,而不是把人们都吓跑。

Coolangatta 的一名肉商赞同上述说法,他说,昆州州长Annastacia“把人们从我们的社区中吓跑了”。在过去的一周半里,我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在Coolangatta感到痛苦,我希望州长Annastacia来这儿喝杯咖啡,和我们这里的人们聊聊,这不仅是边境问题,这其中有很多利害关系,州界联系着人,还有家庭,而且重要的是,我们都是澳大利亚人。

昆州州长Annastacia表示,她希望尽快得到新州政府关于边境迁移的回应消息。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