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澳洲政府对移民的特赦

笔者在澳洲生活三十多年了,记得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笔者当时正在上班,很多同事向笔者查询,究竟中国发生何事?为甚么中共政府这样残忍地对待自己的人民和学生?当时笔者感到十分难过,也不知如何回应,但这已经是三十三前的事了,岂料2019年在香港又发生类似事件,笔者出生在太平盛世,在六、七十年代,香港还是一个避险天堂,但是在八十年代,还是选择移民到澳洲生活,寻找自己喜欢的生活环境,幸好及早移民,假如笔者今天还是居住在香港,面对中共政府单方面摧毁其对国际的承诺;对香港实施一国两制,也不知道境况如何。

笔者因为早在八十年代到达澳洲,经历过数次移民政策大改变,现时很多从事移民谘询专业的人,因为年纪关系,没有太多相关经历,所以对移民法律一些条款的变化没有太多认识,因而可能有所误解,所以有时候会作出一些错误的判断,其实澳洲有完整规范的移民法律是在1994年才正式推出,称为“移民法规1994”,它的出现主要是为了开放移民政策,吸引更多移民,其移民计划是参考加拿大的移民法规及运作,规定谁人可以移民,如何制定资格,如何评审等等。

上周笔者的文章,内容主要是介绍工党政府在过去多年执政其间对逾期居留人士作出多次“特赦”,最著名的便是89年民运对中国藉人士的特赦及93年对“曾经”申请过保护签证或在1988已经入境的人士的特赦,错过这些特赦机会的人一直等到2008-2012年才获得另一次特赦,但自从联盟党上台后便进行严厉的移民政策,对付逾其居留人士可以说没有半点同情心,特别是原本在工党执政其间可以获得“移民部长干预”人道居留的人,在2013年联盟党上台时,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很多已经有澳洲公民或永居身份的孩子们其逾期居留父母,原本在工党执政时期,假如逾期居留人士,有孩子已经获得永居身份,其父母都可以获得移民部长的“特赦”给予合法居留,好让父母可以留在澳洲照顾未成年子女!但可惜自从联盟党上台后便严格禁止这政策,移民部长虽然有权力干预给予合法签证,但却有权不用,强逼父母跟孩子分离又或父母带同澳藉未成年子女一起回到父母亲的原居国家一起生活,面对这种缺乏基本的同情心的态度以及做法,很多父母选择躲藏起来,非法居留在澳洲陪伴孩子,原因是孩子已经习惯澳洲生活,有些已经在上学途中,不能放弃学业并且其父母的原居国家的环境及大气候可能比澳洲差,假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经济可能会出现极大困难,联盟党这些苛政(美其名说;不能让有心人利用孩子取得居留身份),可以说是得不到民心。

很多在澳洲的没有合法身份的人也在很努力的生活给孩子一定的保障,在交税,提供劳动力,或者在从事一些义工。一部份人从1980年到澳洲之后一直持有澳洲的驾照和医疗卡,一直在纳税和生活但确实是没有身份的一批人,在前任的移民部长严苛的政策之下都很难拿到永居,相信工党会有相关政策给他们。

五月份的联邦大选,笔者认识很多选民都是得益于工党及绿党的人道德政,获得永居身份,不管怎样也是投票支持他们,所以工党取得胜利也是有其原因,现在是工党政府掌权,他们的人道政策是不会有偏差的,我相信他们会履行一贯人道政策并信守承诺给予临时难民签证(subclass 785)转变成永居签证。

笔者在此再次呼吁;身在澳洲的逾期居留人士尽快更正自身的签证,一定要先取得合法身份,再办理澳洲永久居留,另外假如在联盟党执政时期您的“移民部长干预”申请曾经被拒绝,可以联络笔者查询,记住不要错过“可能再次特赦的机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