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被隔离怎么办?别忘了做这件事

如果疫情期间您不幸感染了COVID-19病毒,不得不隔离;甚至还要带上呼吸机在医院治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很多事情没人帮忙处理;或您担心您的身后财产不能按照您的意愿分配;但只要做好授权书和遗嘱两份法律文件,这些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授权书是很重要的文件,一定要找律师正规处理,不能自己草草的办。因为第一,怕不能生效;第二,可能会被滥用,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律师会向客户解释清楚所有条款的用途和风险,客户理解好这些再做授权书文件。

授权书主要分为三类:

1. 一般授权书(General Power of Attorney):可以授权给任何人,但只针对特定事件。比如疫情期间不能回国,委托国内的亲人帮忙把中国的房子卖掉,然后把钱汇回来。必须要有合法的一般授权书才能办理这种业务。

2. 持久授权书(Enduring Power of Attorney)只能授权给亲属。如果您的病情太严重了,头脑不清醒,不能够自己做决定,这样的情况下被授权的家人和亲属就可以代表您做决策。

3. 医疗授权书(Medical Directives Attorney)授权他人做医疗决策。比如癌症晚期病人授权代理人,针对其治疗方案做决定。

授权书和遗嘱是一整套文件,这套文件事先规划比突然间想起再去办更好,价格也便宜。

近来,澳洲关于遗嘱的法律有所变动。以前没有立遗嘱,财产会在子女和配偶之间按比例分配;现在所有财产都会分配给配偶。因此有些客户担心,打电话来问:“万一我有什么事,我的孩子分不到财产怎么办?”

很多重组家庭情况复杂,有人不愿把财产分给第二段婚姻的配偶,他们想留给孩子,但如果没立好遗嘱,财产就会全部分给配偶,他们的意愿得不到实现。尤其在疫情期间,变故可能突然发生,所以很多客户急于找律师做这些文件。

遗嘱案例:

好多案子就是因为没有遗嘱,变成了官司;如果有遗嘱的话就按遗嘱分配,清清楚楚。

有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身体不好没有工作,完全依靠先生生活。有一天她先生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没有留下遗嘱。他们有两栋房子。先生在前一次婚姻中有一个女儿。当时的法律还没有改,这位老太太要与她的继女共同分配遗产。但这两套房子要卖掉再分配的话,分的钱也不够买房子,老太太就要流落街头。我们就向法院提交申请,请求法官考虑到她是依附人(dependent),她先生的意愿也是希望她能有房子住,有些钱养老。我们与继女的律师商量后,他们也决定不打官司,把住房和一些钱留给老太太,剩下的给继女,妥善解决了纠纷。但如果立了遗嘱就没有这些问题,按遗嘱执行,老太太肯定有房子住,也有足够的钱养老。这个案子说明了立遗嘱的重要性。

现在关于遗嘱的最新法律出来,如果一个人立好遗嘱生效,只要能证明当事人立遗嘱时是清醒的,即使遗嘱不公平也会按遗嘱执行。

有一个案子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家有一儿一女,他癌症晚期时找到我们,让我们帮他做证人,把所有财产留给女儿。因为他怕儿子会不高兴,跟姐姐争,打官司。他说如果打起官司,我们要跟法官说,他为什么要全部给这个女儿,因为儿子在台湾,女儿照顾他们二老总共十几年,牺牲了婚姻和事业。老人家觉得不能按照正常的分配,要全部给女儿。结果真是这样,老人家一走,他儿子真的很生气,葬礼还没办好就打起官司。他认为他姐姐在爸爸面前说坏话,把财产骗了。但是我们能够做证,他爸爸在临走之前特意找到我们,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他的意愿,儿子的律师就没办法了。遗嘱人的意愿是最重要的,遗嘱为主。只要能证明这是他的真实心愿,法律一定会按照他的遗嘱执行。

若对授权书和遗嘱有更多疑问,欢迎致电陈秀芳律师咨询:

电话:(03)9890 0001

地址:Suite 5B,10-12 Prospect Street, Box Hill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