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补贴不够花 封锁期间员工每周损失数百元

一项分析显示,即使联邦和州政府提供收入补贴,但对于因封城无法工作的员工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他们每周收入损失高达数百澳元,其中以悉尼西南区的建筑工人和墨尔本零售业员工受影响最大。

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对澳大利亚统计局劳动力数据的分析显示,悉尼一些封锁最严重的地区恰好是零售业和建筑业高度集中的地区,这两个行业在经济上受封锁影响最大。

绿党的建模显示,零售业、酒店业和健康与美容业的兼职临时工如果只靠政府补贴生活,每周收入要比正常工作时减少好几百元。

根据联邦政府的补贴计划,每周工作时间损失20小时以下的人获得每周375澳元的补贴,工作时间损失更多的人获得600澳元补贴。但这只是最近才开始的,早期的支持并不慷慨。

在悉尼,一名拿行业最低工资的零售业成年工人,如果以前每周工作19个小时,包括周末轮班,并在封锁期间失去所有的工作时间,那么第一周他会损失538澳元,第二周和第三周损失213澳元,随后每一周损失163澳元。在墨尔本,同样的工人在第一和第二周会损失163澳元。

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悉尼西南区有4.7万人在建筑业和零售业工作,关闭建筑工地和零售店,该地区四分之一的员工受到打击。另有1万人在住宿和餐饮服务行业工作。

其它受创严重的地区还包括中央海岸,那里有23%的工作是在建筑和零售业;Parramatta和西南远郊地区,超过20%的工人在这两个行业工作。

 债权人观察(CreditorWatch)组织的首席执行官Patrick Coghlan表示,悉尼延长封锁会对 “行业产生巨大的不利影响”。在他的名单上,建筑业是最有可能因封城而破产的行业。

Coghlan说:“建筑业本来就因付款缓慢或延迟而臭名昭著,对于所有已经被欠款的人来说,这是个双重打击。”

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承诺建筑活动将在7月31日以某种形式恢复,但目前确诊病例数仍然很高,未来的情况不清晰。

在维州,虽然建筑业能够在COVID-安全的基础上开工。但是,支出的大幅下滑将损害墨尔本所有企业。除内郊和西郊外,每个地区都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工人从事零售业。

 绿党领袖Adam Bandt建议联邦政府恢复JobKeeper高峰时期的补贴,即每两周1500澳元。Bandt说,“没有人应该被迫在贫困中度过疫情的艰难时刻。”

政客的工作津贴令人眼馋

然而,封锁迫使数千名民众失去工作之际,新州的政客们每年获得价值近100万澳元的额外工作津贴曝光,被抨击为对百姓的疾苦“充耳不闻”。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新州135名议员被爆出每年获得价值985,563澳元的额外津贴,包括更多的司机、包机和餐费。这些津贴是在他们原本就很高的工资(169,192澳元至407,980澳元)之余的额外补贴。

由于在大流行病期间旅行的机会较少,政客们被允许将他们未使用的旅行津贴–包括私人司机、包机、私家车的里程报销和停车费–纳入他们的通信津贴。这意味着他们将有更多的钱用于广告、大量电子邮件、传单、海报、网站和社交媒体。

政治家的培训费用每年有1530澳元,他们的全职工作人员每人有510澳元,这些钱可以用于 “社区参与”、平面设计、媒体技能培训、撰写报告和公开演讲等课程。

根据他们住所距离CBD的远近,乡村地区的政客可以申请每年105至180个晚上、每晚321澳元的过夜津贴。

即使他们不在城里过夜,住在距离议会70公里或更远的政客现在也可以申请每天166.65澳元的津贴,以支付他们在日常通勤中产生的餐食和杂费。

纳税人权益组织澳大利亚纳税人联盟的首席运营官Gabe Buckley表示,在最近的封锁期间,新州的许多企业都在苦苦维持生计。“当这么多人在想下周如何把食物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增加政客的津贴是对百姓的疾苦‘充耳不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