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二次疫情源于7个人?疫情调查迁出重重内幕

由前法官Jennifer Coate主持的对维州检疫酒店的调查听证会本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维州政府官员、在酒店服务的护士和一些返程旅客陆续提供了检疫酒店中的第一手资料。杜赫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进行的基因组测试证实, 维州第二次疫情99%的病例都两家隔离酒店——Swanston酒店的Rydges和Stamford Plaza有关。而病毒的源头又可追踪到7个人身上。同时,检疫酒店中的重重乱象也被证人们揭出。

据澳新社报道,维州第二波致命疫情90%的病例都可以追溯在Rydges Hotel隔离的一家四口。这个家庭从海外返回澳大利亚后,几天后出现了COVID-19症状并于5月15日到位于Swanston St 的Rydges旅馆隔离。在8月18日的听证会上得知,虽然他们在隔离期间没有离开酒店,但被允许与保安一起在Rydges酒店周围走动。

据太阳先驱报报道,流行病学家Charles Alpren博士在听证会上说,5月18日,这个家庭中的4岁孩子将粪便涂抹在旅馆的房间里,护理人员被迫进入处理。“随后,有人建议批准该家庭走出房间,并由保安人员陪同。”Alpren博士说,“可能就在这期间病毒被传播了出去。”“维州大约90%的病例很可能都与这家人相关。”

5月25日,Rydges的三名工作人员被诊断出感染COVID-19

专家称,该州其余的病例可能与另一家检疫酒店Stamford Plaza有关,这条感染链又追溯到两个单独的起源,即在该酒店隔离的一个男人和一对夫妇。

据证人的陈述,墨尔本检疫酒店内部管理混乱、环境肮脏、警卫不具备基本安全常识都促成了维州第二次疫情的爆发。一名肿瘤学护士和感染控制专家Christine Cocks四月份从海外旅行返回后曾在Rydges酒店隔离,她在ABC的Four Corners节目中说,酒店房间只有一个”脏“字可以形容,布满灰尘、污渍甚至还有粪便。

一名从四月下旬至六月初在检疫酒店工作的护士Jen在8月20日的听证会上作证时说,在酒店内隔离的弱势旅客处境堪忧。她在墨尔本机场的Parkroyal酒店值班时,在记录中看到一个病人说他想自杀。Jen于是向值班医生及卫生与公共服务厅的人员提出这个问题。

一名工作人员答复她,发出自杀威胁的“只为了想要支烟抽”。Jen说事实的真相并“不是那么戏剧化”。她看到那个病人确实“压力很大而且焦虑不安”。她说整个事件让她感到很生气。

在Parkroyal上班期间,Jen还看到保安人员在整个轮班期间都戴着相同的手套,包括在共用设施上取茶和咖啡以及在使用手机时。保安戴口罩时将把鼻子露出来,甚至将口罩拉到下巴下面。

维州卫生厅流行病学家Charles Alpren博士说,病毒如何从检疫酒店中逸出并在社区传播仍然是一个谜,调查人员无法确定这两个来源引起疫情爆发的确切传播时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