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所在医院12月收治首例肺炎患者 全体医护“被噤声” 院内大规模感染

武汉肺炎从去年12月爆发至今,成了一个与中国人性命攸关的话题。肺炎早在12月初就已经出现,官方不但不加强防疫,反而要医院人员三缄其口不得讨论、传播有关疫情的讯息。不但如此,在李文亮将信息发到微信群组引起轰动后,官方还宣称病毒没有人传人的迹象,鼓励民众出游、大摆万家宴,加上中国最大的返乡潮——春运,导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新闻周刊》近日发表逾6000字长文,披露李文亮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是何时开始收治第一例肺炎患者,又是如何隐瞒疫情的。报道引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指,医院早在去年12月18日就接收一名来自华南海鲜巿场的送货员,12月27日再接到一宗同类病例,但这名男病人没有与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两日后的化验结果显示,他感染冠状病毒,化验单上写着“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称感觉十分可怕,并推断病毒可能有“人传人”,艾芬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戴上N95口罩,并即时向医院报告,但院方没有向疾控部门报告。

12月31日凌晨,该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遭武汉市衞健委和医院警告、批评,1月2日,在与院方监察科纪委谈话中,艾芬被领导批评“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社会恐慌,影响武汉发展和稳定的局面”。

院方之后下令,自1月2日起医护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感染冠状病毒病人的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只能在交接班时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该院的护士林媛得知病症后,只能隐晦的提醒亲友要戴口罩。

元旦过后,医院接到的发烧病人突然增加,情况如“火山爆发”一样,一个星期后,病人越来越多,所有隔离病房都逐步搬到别处,急诊内外科的病房又改成观察门诊,可以接收50多个病人,但依旧无法满足激增的患者。

在这个时候,越来越多医护人员开始被感染,截至一个星期前,医院有230名职工达到确诊标准,遍布甲状腺乳腺外科、泌尿外科、心胸外科、血管外科、神经内科、消化内科、眼科等,至今仅是急诊科医护人员,电脑扫描显示肺部感染、临床确诊的已有30多人,核酸检测有7人呈阳性,艾芬的团队更是“边战斗,边倒下,边补充的状态”。

报道又指,李文亮是该院较早的感染者之一。1月8日,他为一名患青光眼的82岁女病人看诊,当时他没有做特殊防护,病人来的时候也没发烧,所以他就“大意了”,最终确诊感染,并因病去世。

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首例患者12月1日发病 并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武汉肺炎爆发至今,关于疫情源头仍然不明。官方通告发布的首例病人也与武汉金银潭医院医生团队的论文报告不符。BBC对金银潭医院深切治疗部(ICU)主任吴文娟医生进行采访,首次披露目前公众所知的首例确诊者的资料,而这名已经70多岁的确诊者,并无华南海鲜市场的暴露史。

报道称,武汉市衞健委曾在一份通报中指,首名新冠肺炎病例的发病时间是去年12月8日,但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于今年1月24日发表的一篇论文却指,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为12月1日。该论文由接收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近30名大陆医疗机构研究者所撰写,他们中的相当一部份是在一线工作。

金银潭医院的ICU主任、也是上述论文作者之一的吴文娟医生近日透露,上述病患是名七旬男子;12月1日这个发病时间,则是通过流行病学调查综合家属回忆得出的结论。“这个病人有点脑梗、老年痴呆,送过来时状况很不好。”吴文娟拒绝透露该病人的姓氏。据悉,该名老人在发病后,被送到武汉市另一间医院就医,随后因病情恶化,于12月29日转入金银潭医院。当时,黄朝林和吴文娟都在现场。吴表示,老人住在离华南海鲜市场4、5个公交站远的地方,因为患病,基本不出家门,并没有到过一度被认为是疫情起源地的华南海鲜市场。

据吴文娟等人的论文披露,该老伯的家人在其发病后,均未出现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而他与后来的病人间也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在他发病10天后,才另有3人出现相关症状,其中2人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对于这名长期居家且从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患者,为何可能是目前所知的第一名确诊者,吴文娟并没有正面回应,只称这“正是他们现在攻克的方向”。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与此前人们普遍认为疫情是由野生动物直接将病毒传播到华南海鲜市场的经营者或野味买家的说法,产生了矛盾。

这不禁让人想到2003年的SARS疫情。在这场疫情中,科学家们先认为病毒来源于果子狸,但最终其病源被认定是蝙蝠。但时至今日,首名SARS患者、广东省河源市一名厨师,却仍坚称他并未接触过这些野生动物。

BBC在报道中列出了其他的一些可能和争议。武汉病毒研究所最近就成为了舆论质疑的一个焦点,有传该研究所研究生黄燕玲就是疫情的“零号病人”;又有人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制造生化武器”。

早在疫情爆发之初,一篇出自印度理工学院团队的论文便质疑称,新冠病毒的4个独立的插入片段“不太可能在自然界偶然发生”,这瞬间让外界对于武汉病毒所“制造生化武器”的阴谋论甚嚣尘上,但随后该文的作者宣布撤稿。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学家埃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对BBC说,根据目前对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病毒经过人工改造,但不代表可以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

埃布莱特表示,基因组测序显示,此次爆发的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云南某个山洞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2%。“这意味这种病毒目前已知存在于两个地方:云南的山洞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中。”他说:“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

而首例感染肺炎的70岁老人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那么是否有亲属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呢?金银潭医院的吴文娟主任表示,现在“不能下结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