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学者录音流出 中国当局最想掩盖的事情被曝光

近日,网上热传一段哈佛学者黄万盛在中国的一次私人聚会上的讲话,其中涉及大量中国当局急于掩饰的内幕,包括中国当局“清零”防疫背后的真实意图,中国在5G、量子电脑和基因工程等高尖端技术方面远落后于美国的现状。

网传这段录音是黄万盛在2022年1月参加的一次私人聚会上的讲话。黄万盛在这次进话中透露,他于1997年起给哈佛大学新儒家学者杜维明教授当高级助手,并担任哈佛燕京学社研究员。2020年7月,COVID-19在全球爆发半年后,中国高层花费17万元(人民币,下同)为其购买单程机票,将他紧急招回中国,领导一个由“习近平亲自指挥的”科技防疫项目。

 “清零”背后的真实意图是利益

黄万盛称,中国当局为何一定要贯彻“清零”防疫政策?其原因就两个字——利益。他举例说,据他最近得到的资料,中国某集团公司,仅靠核酸检测一项就赚了6700亿元(约1058亿美元)。按北京大学教授李玲给出的2020年中国抗疫产生的约67万亿元(约10.58万亿美元)的经济收益数字,这个集团公司难以想像的收益数字才只占总抗疫收益的1%。

黄万盛强调,全世界没一个国家用这种方式进行免疫。这种防疫就是给利益集团输送利益。中国高层的“白手套”和家属们,染指核酸试剂,导致只要有一两个病例,就让整个区域做全民核酸检测——因为他们要的就是核酸试剂的高采购量,这样能获巨大利益。他强调,包括中国的疫苗,强制打3针、4针,都是和背后利益集团有关系。

此时,有人插话称:“这个问题大了。健康问题变成政治问题!”

黄万盛还说,全球Omicron大爆发后,美国和欧洲发现,虽这个变种病毒基因序列仍属新冠病毒序列,但它只感染上呼吸道。因感染它而产生的自然免疫,又可抵御其它可感染到肺部的病毒变种。所以美国和欧洲都认为这是达到群体免疫的难得时机,并就此全面放开。预计3月份美国和欧洲基本能够达群体免疫。

中国的医疗体系容易崩溃

黄万盛称,美国在很短时间内就有上千万人感染,但是它的医疗却没有崩溃,这得益于美国优异的医疗体制。美国底层的基层医疗能力非常强,其特点就是“关怀到点”(Point of Care)。他举例说,一个病人只需通过家庭医生可把整个治疗做了。

黄万盛又称,但是在中国却截然相反,医疗体系的权力过于集中。出现的全部问题均来源于自身的权力机制。权力太过集中,就把相关利益高度集中在一起。中国的医疗资源都集中到在大医院,令大医院负担过重。另外,权力的过分集中,也会给中国老百姓的生存造成很大的灾难。

黄万盛表示,他跟中国高层写过报告,希望利用这次疫情机会,重建中国基层医疗体系,学习美国医疗体系。

黄万盛认为,中国的医疗系统基础薄弱,无法有效地建立全民公共卫生体系,如像欧美国家那样完全放开,无法保证医疗体系不崩溃。

黄万盛又说出中国的医疗体系系统性崩溃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自主研发能力非常差,药品研发、医疗设备和检测试剂,全都依赖外国进口。中国每年政府拨款和民间资本进入制药行业的资金有几万亿人民币,但其中90%都用于购买国外专利了。不仅如此,中国核心医疗设备几乎全部进口。截止目前,中国自己制造的最常用CT设备还没过关。另外,中国进行检测所用的各种试剂,88%都靠进口。

黄万盛直指,一个国家的公共服务做得好不好,医疗最主要,因它和生命直接相关。其次才是教育和养老。

中国的量子计算机技术大大落后于美国

黄万盛还谈到IT领域(包括量子计算机)、5G和基因工程等高精尖科技领域。他认为,谁掌握了这些高科技,谁就掌握了世界的主导权。不过,中国在这些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

黄万盛介绍,量子的基本单位是量子比特,而比特的存在以微秒为单位,也就是说,它只存在0.00几秒就消失了。如想以它作为单位来进行计算,就必须能捕捉到它。他透露,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发明了一种比特喷射机,可不断地对着一个点喷射比特,使那个点始终存在着一个量子比特。目前这个技术可保证有50个比特同时存在。但是,人类离真正拥有量子计算机还差十万八千里。

黄万盛指称,拥有稳定的比特是实现量子计算第一前提,但目前离这一步还差很远。美国况且如此,中国就更不用提了。

黄万盛披露,目前,互联网的全部核心技术都在美国人手上,从它的根到各种各样软件,中国只是一个用户——全球最大的用户而已。最可悲的是,至今为止,中国在互联网的基础算法上没有任何贡献。所有的基础算法,90%来自美国,10%来自欧盟和日本,而中国只是拿着这些算法写程序。

中国在生物工程领域远落后于美国

科学家认为,真正主导世界的两大科技领域,一个是IT,一个是基于分子生物学的基因工程。

黄万盛介绍说,21世纪人们发现基因的本质是信息,所以所有疾病都来源于基因的错误表达。目前全美最大科技项目就是单细胞基因筛查。如果这个浩大工程完成了,对于人类疾病成因的了解就是一大飞跃。他举例说,一年多前,哈佛医学院把一个纳米机器人打入人的血管里,结果发现了8000种未知蛋白质。通过对这些蛋白质的解码,美国医学家已经搞清楚了心脑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机理,所以哈佛医学院可向世界宣布:5年内解决这些疾病。

黄万盛还惊爆一项医学奇迹,他说,人类第一次完整治愈了帕金森综合症。美国医学家在基因筛查过程中发现,人类的神经外面有一层保护系统,叫神经髓鞘。当神经老化时,就是髓鞘的基因表达出问题了,它就开始皲裂、剥落,这样病毒就会侵害神经髓,就会引起各种神经病变,包括渐冻症、帕金森、阿兹海默(老年痴呆症)和癫痫。这是美国医学家5年前发现的。之后,哈佛医学院悄悄地成立了一个生物材料研究中心,寻找可以修补髓鞘的材料。每天20万美元花费,用了5年时间,哈佛医学院不但找到这种生物材料,还可生产。

黄万盛称,哈佛生物材料研究中心还把5种基本的传导介质搞出来了。所以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跟哈佛合作成立了一个公司,叫Neural Link(神经导链)。它可像缝纫机扎针的速度向人脑里扎入3000根电极,监测大脑脑电波,以了解大脑如何运算。所以将来人工智能(AI)将和生物科学并汇。目前,哈佛已能用基因技术完全复制牛排,跟牛身上的牛排一模一样。现在美国已把生物鸡肉的生产方法作为专利卖给新加坡。新加坡法律已许可这种鸡肉进入超市。

黄万盛强调,生物工程领域的技术含量比IT行业高得多。与IT技术基本在应用数学领域不同,生物工程如果没有在生命领域的基础研究,就不可能有任何突破。

华为的5G问题被中国当局搞成政治

黄万盛说,5G的应用不是用于民用通讯。作为手机,4G就足够了。5G的真正用途在于远程自动化控制。4G是中短波,它的盒子是长的;而5G是微短波,它的盒子是方的。微短波特点是传播功率大但传播距离短。因此在每平方公里里面,5G盒子数量是4G的50至100倍。

黄万盛称,美国反对华为5G,是因它使用的微短波波长,没达到5G技术要求。这样就导致其明显的延时效应,如是自动驾驶就可能发生危险。虽然华为投入很大的精力在搞5G,但它在远程自动控制上简直是零应用。

黄万盛表示,他所读到的美国和欧盟的相关文件,都是以科技指数来说明的。不过中国当局却把这份文件当成一个政治问题、一个卡脖子问题来对待。

在旁边讨论的几个人称,习近平之所以这样认为,就是因他有想称霸世界的情结,而华为的5G自称全球第一,所以习周围的人也按照这个思路去加强他的情结。

公开资料显示,黄万盛,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曾任上海社会科学院比较哲学研究室主任。1997至2020年间在哈佛大学做学者同时,还在中国清华大学等5所大学担任特聘或客座教授。

大纪元称,记者为查证录音的真伪,核实了录音中人物之间的关系,认为与黄万盛的交往相符。记者又对比了黄万盛在2018年11月举行的第二届互联网思想者大会上演讲的录音,认为两者讲话的方式和声音完全一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