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洲 幻灭时刻

中国非洲论坛周日在达喀尔开幕,法国‘世界报’在‘非洲与中国–幻灭时刻’总题下发表了一组分析和报道。报道称,中国非洲合作的盛宴已经结束,每隔三年举行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11月28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开幕,这次的级别要低得多,已不像历届峰会,出席论坛的非洲国家元首比出席联合国大会的还要多。

中非合作论坛“降级”,当然与新冠疫情有关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宁愿留在中国,但同时也凸显了一度蓬勃的“中非洲”在收缩,与近二十年曾经盛大奢华的规模相比,这次的规模低于各自的希望。 

工业计划效果有限,贸易交流不平衡,债务陷阱,精英集团的腐败,中国企业不尊重劳动者权利等等,加大了非洲的不满。结果,尽管非洲民众对中国的满意水平仍然比较高,但已开启倒退的趋势。刚果,这个曾经与北京签署“世纪契约”的国家,“矿物基础设施”大型合同仍然是海市蜃楼: 31 家医院没有一家建成,两所宣布的大学还没有踪影。 

根据皮尤中心针对2013-2019长时段调查,南非对中国的满意程度从48%减至46%,肯尼亚从78%减至58%,尼日利亚从76%减至70%,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与巴黎高等社会科学院(EHESS)经济学家暨中国与非洲关系专家Thierry Pairault强调,对于中国人和非洲人来说,这是幻想的终结。每个人都意识到花钱并不足以激发发展。尤其是非洲人意识到,中国人释放的大量资金,最终在利率方面相当昂贵,而且还款期限很短,不足以刺激起所期待的发展。 

2000年,是中国全球化全面开启的时刻,也是中国非洲论坛启动的时刻,中国在原材料丰富的非洲大陆进行大量战略投资,数字是极其诱人的,从2002到2020,中国与非洲大陆之间的贸易交流增加二十倍,从100亿美元增加到2000亿美元,使得中国得以取代美国成为非洲大陆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与此同时,北京在非洲全面开动基础建设,三个计划中有一个就投资在非洲。 

根据麦肯锡公司,2017年,大约一万家中国企业在非洲行动,但真正在中国注册的大约在3000-4000家,其他的则是由中国人领导的非洲企业,加起来大约100万中国人在非洲工作,投资,经商。 

北京的政治利益 

中国同时向非洲推销软实力,在非洲设立62家孔子学院,而中国的大学招收了60000万名非洲学生,这是一种为非洲培养未来亲北京精英的方式。 

北京也不断地强化自己在非洲去殖民化历史潮流中与“非洲兄弟”的合作,2017年,北京在吉布提开设第一个军事基地,为中非洲扩大了另一战略层面,并将此纳入“一带一路”的框架,这个非洲之角的国家在中国人眼中非常重要,她是链接印度洋及欧洲大陆之间的重大战略通道。 

中国在非洲也获得了巨大的政治利益。Thierry Pairault分析,每次中国进行少量投资、买入或卖出时,它都能留住一个客户,它可以从联合国收取“股息”——获得非洲国家的支持票。这就是中国如何获得四个联合国机构的领导人的奥妙。这些机构分别是:粮食及农业组织 (FAO)、国际民航组织 (ICAO)、工业发展组织 (Onudi) 和国际电信联盟 (ITU)。无论是欧洲人还是美国人,都从未同时领导过如此多的联合国机构。中国只有在非洲的支持下才能征服这些阵地,而且成本相当低。 

一场刚果梦 

中国在非洲扩张的数字终究难以掩盖日益增长的不满,甚至不断增加的摩擦。与一般的想法相反,现实情况是,中国在非洲是服务提供者,而不是投资者。相比之下,中国在老挝这个拥有 700 万人口的小国的投资近年来就占到了中国在整个非洲这个拥有 12 亿人口的大陆投资的 30-40%。 

中国人在非洲实际的投资少于服务投资,比如基础建设合同,此类合同最终通过非洲人负债的方式转嫁到他们身上,2019年,北京在非洲的投资达致27亿美元,但提供服务的投入高达444亿美元。而且中国人的投资往往集中在技术增值很小的领域,比如矿业领域。 

刚果与中国的关系就是一个极有说服力的例子。2008 年,约瑟夫·卡比拉 (Joseph Kabila) 与北京确认了一项巨大的易货交易,这将是一项“世纪契约”,是中国向非洲承诺的这种“双赢”伙伴关系的完美体现。中国从他的国家购买钴和铜,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公路、铁路、医院、学校、大学…… 

最近,刚果共和国与中国的关系出现紧张,继任总统重新评估了与中国签署的铜矿及其他矿业投资的合同,发现2008 年在卡比拉 领导下签署的“矿物基础设施”大型合同仍然是海市蜃楼:北京计划的 31 家医院没有一座建成,两所宣布的大学也没有踪影。 

在肯尼亚,围绕着内罗毕-蒙巴萨铁路建设计划的法律纠纷不断,一家法院于2020年裁决 ,获取合同的中国企业并没有遵守竞争规则,该国司法机构并对过往与中国人达成的一些合同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分析指出,在此背景下,达喀尔中非论坛可能标志着一种中非关系的曲折转变,与近二十年的雄心勃勃形成对比,专家认为,从现在起,中国人在非洲面临的局面要比二十年前复杂得多,过去,双方的关系仅仅是精英之间的事务,现在中国人必须面对一个日益苛求的民间社会。 

非洲的领袖已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的针对不透明合同、债务陷阱、以及非洲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备受限制的质疑。而对中方来说,如何准确地把握非洲的变化,调整自己的计划。否则,她会看到她的满意度曲线继续下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