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看恶人哭

“我真诚地,非常痛心地,向邓世平及其家人忏悔。对他的家人心灵上的创伤,我是无法弥补的。” 

镜头前,已年届七旬的湖南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痛哭流涕。 

这一幕,出现在湖南省纪委监委拍摄的一段专题片。在“操场埋尸案”主犯杜少平被执行死刑一年后,相关保护伞等人交代案情的画面,于近日获得公开。 

众人当中,黄炳松的眼泪,尤为引人关注。 

他用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哭诉:“我为了照顾自己的外甥,就想起我的一个学生,当了公安局的政委,想听一下他的意见……” 

那么,我们应该从黄炳松的的嚎啕大哭里,看到些什么,思考些什么呢?  

社交媒体上,很多人都在揣测这眼泪,到底是什么组成的。有人说,这是鳄鱼的眼泪,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他还在安详晚年,哪里有忏悔的意思?也有人说,这是悔恨的眼泪。 

我相信,这眼泪肯定不是单一分子的,而是相当复杂的混合物。它可能有恐惧、有不甘,也可能有懊恼、有忏悔,有焦虑、有羞耻,有坦白,也有狡黠,等等。 

事实上,黄炳松最初被抓时,曾直接否认对杜少平杀害邓世平一事知情,只是承认在操场建设招投标不规范、预算超标问题上负有责任。这是典型的对抗和狡猾的一面。 

而在媒体的报道中,黄炳松曾经的同事说,黄炳松起初是一名音乐老师,退休后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歌唱。或许,真的如一位网友所说,“没被抓到的时候,他不会认为自己错了,他只会觉得自己手段高明。” 

这些揣测都有可能性。但是,我们可以让案件真相大白,对于一个人的内心,却是无法全然解剖的。我想,这十多年来,黄炳松或许表面波澜不惊,内心也一定有些许阴影吧?

明明知道操场之下有一个冤魂,作为这个学校的负责人,他却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如果他有灵魂的话,一定是被拷打着的。 

最近读小桥老树的《侯大利刑侦笔记》,我最大的一个感触就是,当我们围观一起凶杀案时,往往格外关注凶手是谁、帮凶是谁,真相如何。 

邓世平老师被害案中,主犯杜少平简直是一位集刑法罪名之大成的恶魔: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另外,19名保护伞也是触目惊心: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我们震惊在这样的刺激情节里,对作恶链条付出了莫大的关注,这当然是应该的。但也容易忽略了另一个链条:受害者们。 

为什么要用一个“们”呢?因为一个被杀死的受害者背后,往往是痛不欲生的家属,分崩离析的家庭,一个个曾经美好幸福但突遭毁灭性打击的人生。 

而黄炳松的眼泪,就是要慰藉这些受到伤害而依然坚强活着的人:原来他也痛,原来他也怕,原来他也弱。

坦白说,看到犯罪分子号啕大哭,算是一种最不坏的结果。试想一下,一个面无表情的黄炳松,会更加让家属、让公众感到不可思议、难以接受吧? 

近些年,我们围观过很多重大刑事案件的审判现场,那些作恶者有面无表情的,有嚎啕大哭的,也有听到死刑宣判还笑得出来的。

我们最应该放大的,就是这个号啕大哭的情景。让那些曾经有恶、心中有鬼的人,如同猫爪挠心,不自觉去忏悔,至少是颤抖。同时,也让那些心中有恶,但却还未付诸实施的人,彻底放弃幻想,老老实实做人,遵纪守法做事。

我们想看到好人笑,哪怕是带着泪水的欣慰;我们想看到恶人哭,哪怕是姗姗来迟的忏悔。

所以,和黄炳松的嚎啕大哭相对应的,我们也很欣慰地看到,邓世平的女儿,在二审宣判后发给律师的一条感谢信息: 

“我和我们全家感恩每个关注我父亲案件的善良人们,是你们的支持让我和弟弟感受到人间温暖。17年来,我们度过17个寒冷的冬天,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的父亲终于可以瞑目了!”

是的,面对作恶者的空间,善良和正义组成的人间,就是最强的联盟,也是最后的希望。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与归随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