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一份证件

发小给我发来一张照片,我看着这张照片,头发黑油油的,眼睛明亮亮的,脸盘清晰晰的,表情淳朴朴的,胸脯还挂着个“大荔中学”校徽,学生装黑白分明,青葱少年,看样子有十五六岁,这是谁呀?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来。也难怪,他十五六岁,我七八十岁;他眉清目秀,我老眼昏花;他风华正茂,我皱纹如织;他蓬勃愈发,我老树昏鸦;他朝阳东升,我夕阳西下;他青涩中带着几分真诚,我干枯中蕴藏着几分世故;他前途无量,我蹒跚于柳荫小道准备回家。一晃五六十年过去,儿女们都四五十岁,何况这么年轻的后生!但,仔细观看,从他的面相,我能断定他是大荔人氏,还有一定的蒙人血统,因为他的骨骼气度打印着我祖辈的印痕。他究竟是谁?查来查去,周边相识者无人能与之对上号,经再三查问发小,他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当年,我一直替你保存着。

啊!这就是我的当年啊,我不由自主地揽过镜子打量对照现时老气横秋的我。“少年子弟江湖老,粉红佳人两鬓斑。”古道斜阳,时间从指缝中滑过,我也曾有过少年啊,多么宝贵的少年啊!时间吞噬了美好的时光,再也回不去的美好年华。抚今追昔,人生况味,百感交集。我羡慕年轻,我珍惜年轻,然而,不知不觉中我浪费了许多年轻,真对不起眼前这幅清新的坯子。如果能重新走一边人生的道路,用我目前的知识和对生命的体验,一定把人生的路走好,留下带光亮的脚踪,给后人照明,可这一切都是痴人做梦啊!

树在长,花在变,草绿了又黄了;蛇蜕皮,蝉蜕壳,蝴蝶破茧后飞舞在花丛间。世间万物,无不在成长变化。回顾人生不也是这样层层蜕变吗?就连我写的这段粗浅的文字,也是不停地添枝加叶在变化,这就是生命的自然常态。遗憾的是在变化的过程中有的升华有的却堕落,原本可以变得更完美一些的我,却一路颠颠簸簸变得不尽如人意。三十多岁拔掉一颗牙,四十岁左右头上就秃顶脱发,五十多岁腰椎盘突出,六十多岁膝盖骨受到磨损,七十多岁中国字还认不完,时至今日,每天狼奔豕突,总害怕被时光抛弃,扭曲着自己,追赶着时光,记叙流失的过去。

如果有条件,我愿不计代价地赎回我那一头乌发,赎回那一口好牙,赎回两只会说话的眼睛,赎回灵活的头脑,赎回两只聆听八方的好耳朵,赎回两条百米冠军的腿,赎回时光,赎回光明的路程……。

年轻的朋友啊,当年的我就是现在的你,现在的我预示着你的未来,前车之鉴后事之师,选准方向,“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不使生命留下遗憾。老朋友啊,灵性的人,这一份证件,曾经是我的也是你的,我们都有过美好的青春,后边的日月对我们很金贵,老有所为,用我们的双手打印一张最好的自己。

 

(本文作者:拜怀德)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