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违20年重掌阿富汗 塔利班面临5大挑战

美军最后一架撤离飞机在8月30日从阿富汗喀布尔机场起飞后,塔利班鸣枪庆贺并宣布完全独立。联合国安理会也在当天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塔利班遵守承诺,允许阿富汗人和所有国家的国民安全、可靠及有序地自由离开。安理会的决议案还要求阿富汗的领土“不能被用来威胁或攻击任何国家,或用来窝藏或训练恐怖分子,或用来策划或资助恐怖行径。”这项美国、英国和法国起草的决议以13票赞成通过,无反对票,中国和俄罗斯弃权。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说,塔利班需要获得合法性,而这一判断将建立在塔利班在多大程度上履行了其承诺和义务,即允许平民自由往返该国,保护所有阿富汗人包括妇女的权利,以及防止恐怖组织在该国获得立足点。

塔利班周二(8月31日)举行记者会,表示会于近期组织大型活动,庆祝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并表示阿国拒绝外方干涉,坚持与世界各国建立平等友好的外交关系。俄罗斯和中国都表示愿意与塔利班合作。

在美军撤走后,塔利班接管了喀布尔机场并在机场部署特种部队;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称,塔利班将努力尽快恢复商业航班。

但阿富汗饱受超过40年战火蹂躏,根深蒂固的政治、社会问题、国家极度贫穷且在外交上备受孤立等问题,令重掌政权的塔利班面临诸多巨大考验。

 缺乏人民信任

阿富汗人普遍不信任塔利班,这个武装组织上一次在1996年至2001年执政期间,实施严格伊斯兰律法,禁止妇女接受教育和参与大部分公共活动,残忍地处决政治对手,屠杀宗教上和种族上少数族群,例如什叶派哈扎拉族(Hazara)。

尽管塔利班承诺这次执政会较温和,但许多当地人民表示,至关重要的是行动,而非言辞。

此外,女人仍然害怕走出家门,尤其是在城市里的女性,而且喀布尔北方约150公里的庞吉夏河谷(Panjshir Valley),仍至少有一个反塔利班的武装反抗组织。

经济、人道困境

阿富汗是全世界最贫困国家之一,塔利班2001年被推翻后,大量国际援助涌入阿富汗;2020年占阿富汗国内生产毛额(GDP)超过40%的国际援助,目前大多已经暂停,且其余也无法保证会持续提供。

塔利班也无法取得存放在美国的阿富汗中央银行储备资产,这样的紧缩形势恐引发灾难。

联合国监督当局估计,塔利班拥有数以亿计美元的巨额收入,且接管阿富汗后能获得关税收入等,但专家表示,那些收入与营运国家所需经费相比,仍属微不足道。 

人才流失

随着以美国为首的各国驻军开始撤离,阿富汗政府垮台失控,拥有技能、经验和资源的阿富汗人开始出走,这包含官僚、银行家、医生、工程师、教授和大学毕业生,他们惧怕在塔利班统治下生活。

外交孤立

塔利班首次执政时很大程度地遭国际蔑视,如今重新掌权,他们似乎亟思获得广泛国际认可,尽管多数国家已暂停或关闭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使领馆。

塔利班已经与巴基斯坦、伊朗、中国、俄罗斯、卡达等区域强权展开联系,但尚未有任何国家承认它为合法政权。

伊斯兰国(IS)恐攻威胁

塔利班的圣战对手伊斯兰国的区域分支,于各国展开撤离行动之际,对喀布尔机场发动致命自杀炸弹攻击,造成超过100人死亡。伊斯兰国表示将继续在阿富汗境内作战,并在声明中将塔利班形容为叛教者。

身为阿富汗的新主政者,塔利班如今必须保护国民免受伊斯兰国攻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